《谍战长安(史上第一女间谍成功复国故事,南北朝的谍战神话爱情悬疑)》
第23节

作者: 孙大娘威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人答道:“工头平日只包装送往两个地方的羊肉。”
  其余的对答都无误。
  慕容绍和慕容楷对视了一眼,慕容楷气愤地问道:“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背叛燕国,这可是你的国家啊!”
  所有人都看着她,慕容鳞也看着她,目光中有一些微妙的情绪。
  慕容绍也质问道:“如果燕国亡了,你是亡国之子,猪狗不如,秦国人如果要泄愤杀人,你是首当其冲,你为什么要这样?”
  太后一直抱着慕容绍的大腿,哭喊着冤枉:“我是太后,如何会叛国,这都是清河这丫头对我嫉恨在心,故意陷害我…”
  这也是所有人的疑惑,所有人都有叛国的可能性,唯独太后和皇上不会,因为这是他们的国家。一旦亡国,他们会比普通老百姓更惨。

  清河叹息了一声,望着门外:“连咱们的皇上都已经逃跑了,太后投敌叛国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此话一出,慕容楷和慕容绍气得霍然站了起来:“皇上逃走了?”
  清河讥诮地点头:“慕容评和他一起逃走了。不过,我已经派人追他了。两位哥哥不必担心。”
  清河走近太后跟前,看着太后那张皮肉渐渐松弛,可是却涂着厚厚一层粉的脸,眼泪鼻涕流了一脸,然后拍着双手鼓起掌来,说出了一句惊天动地的话来—
  “演技真好。难怪能假扮太后这么长时间。”

  然后,她冷冷地笑了起来:“真的太后自然不会出卖燕国,可是假的太后呢?”
  她说一国太后是假的,就算是说王猛在阵前倒戈,来投奔燕国,也不会比这更让人震惊了。
  所有人都呆住了,只有慕容鳞若有所思地低头喝茶,牛肉干张大了嘴:“怎么可能,你意思是,这太后是假的?这,这也太夸张了吧?”
  尺子走上前去,前后左右转了一圈,仔细审视着面前这个中年妇人,然后摇了摇头:“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这一仔细看,眼神不同,母后的眼神很散漫,透着威严,这个女人的眼神很警惕,很小心。”

  日期:2018-01-11 09:23:54
  慕容楷一把抓起伏在地上的女人,厉声质问:“你到底是何人?你冒充太后有多久了?”
  太后浑身颤抖,被眼前这些质问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只是一直不停地摇头辩解着:“你诬陷我,诬陷我,我不是秦国人,不是秦国人,我是燕国太后,燕国太后…”
  没人信她。
  慕容鳞看着这一幕,忽然露出了一丝笑容。

  慕容楷愤恨地把她掼到地上,命侍卫把她待下去审问。
  慕容绍问道:“你是怎么想到去查那羊市的?”
  清河微微一笑:“因为我知道,太后从来不吃内脏。可是近一个月来,却经常吃羊杂。事若反常必有妖。”
  慕容绍望向其余宫人,宫人们都点头。
  慕容绍又问:“你怎么会知道太后不喜欢吃内脏。”

  清河微笑道:“因为我很早以前就调查了皇室和官员所有人的饮食起居习惯,所以,我知道所有人的所有秘密。”
  这句话带有恐吓的意思,但是也足以证明她的情报渗入有多么可怕。
  对于这样肆无忌惮侵犯自己隐私的人,没人会喜欢,哪怕她对燕国有再大的贡献。
  慕容绍收回目光,深深地看了一眼清河,又问道:“那图是怎么被取出九重塔的?她并没有慕容家血脉。”
  清河微笑道:“这个就要看两位大将军能否撬开她的嘴了。”
  慕容绍沉默了起来,这真是一个棘手的问题。他抬头看着清河,目光中有一种复杂的情绪。正待说些什么,慕容楷咳嗽了一声,然后两人一齐走了。
  清河命令其余人都下去,厅里只剩下了慕容鳞。
  慕容鳞静静地看着她许久,清河也看着他。
  许久,慕容鳞问道:“你为什么留下我?五妹。”
  … 
  牛肉干和尺子走出大殿以后,穿过几道回廊,在一个无人处,相互看了一眼,牛肉干忽然说道:“刚才你没有演好,当五妹指出太后是假扮的时候,你一点惊讶的表情都没有,果然时间仓促,没有来得及事先排练。”

  日期:2018-01-11 20:09:46
  第20章  笑面佛
  尺子不满地回答:“可是我佐证了她眼神不对。我这人从不说谎,可是为了配合你们的指鹿为马,我能演成这样就不错了。”
  一阵冷风吹来,牛肉干裹紧了大裘,把手缩进了毛绒绒的袖筒,轻声说道:“可是,我们查明的真相明明是太后打算和那羊市老板逃往晋国。那些羊肚里,装的只是金银珠宝。那些有关传递情报的线索,都是有人故意留给我们,栽赃给太后的。”
  “五妹却将计就计,联合你我演这一次场戏,就是为了让楷哥哥和绍哥哥相信,太后是秦国奸细,同时也让那个真正的间谍放松警惕。可是,这种做法,会不会影响到燕国内部的团结,毕竟她是太后,是皇上的生母。”
  尺子不知想到了什么,神色有些恍惚:“五妹说,她这是要送给慕容垂一个人情。”
  廊外的细雪纷纷扬扬洒落,洒在鲜红的梅花上,梅花鲜艳如血,像极了那一年死在大雪中的段姓女子。
  那女子,被太后以赴宴的名义囚禁在这个宫里,七天七夜,用尽了各种酷刑,要她诬陷她丈夫使用巫蛊之术诅咒皇上,那女子无论如何也不松口。
  最后那天,下了很大的雪,太后命人脱光她的衣服,让一辆马车拖着她,在雪地里奔跑,鲜血染红了雪地。
  那个女子姓段,没有几个人知道她的名字。
  可是,她的死却对燕国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
  因为,她是先吴王妃。
  也就是慕容垂的妻子。

  当慕容垂收到宫里传出的死讯之后,连夜带着部属投奔秦国。
  这就是燕国走向灭亡的关键点。
  尺子看着雪地里的那一树一树红梅,似乎看见了当年那个受尽酷刑折磨也绝不陷害自己丈夫的女子,看见那一夜慕容垂带兵出走的决绝背影,再联想到今日王猛大军已经兵临城下,不由点点头:“五叔,就是被这个女人害了。”
  牛肉干也点点头:“燕国,也是被这个女人害了。”
  日期:2018-01-11 20:10:15
  五叔,这个称呼,他们已经有许久没有称呼过了,不过今天看见那个女人的可憎模样,他忽然想起了那个男人是被逼走的。
  于是,他们对于这一次的构陷,没有丝毫愧疚。他们从慕容楷两兄弟的表现也看得出来,就算他们看出了清河的构陷,也不会帮太后洗清,因为他们也早就想铲除她。
  因为,是她毁掉了燕国。
  他们挚爱的燕国。
  …
  距离燕国五十里的地方。
  秦国大军忽然停了下来,中军簇拥的那辆马车上,有人掀开了帘子:“唤医者来。”
  一个军医背着药箱急匆匆跑了过来,上了马车。
  马车里面很大,铺着一张狼毛毯子,毯子上躺着一个人。
  一个女人。
  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
  束在头顶的头发已经解开放下了,那张脸庞俊美英气,形容不辨男女,然而她眼睛紧闭,面色苍白如纸,只剩下一口气。
  “丞相,她中毒很深。”军医战战兢兢说道。
  那一日入城,上官无言背负着两个重要任务。
  一个任务是给清河下毒,另外一个任务是造成兰陵长公主的假死。他会刺进长公主心口右边一寸的空穴,然后在她的铜棺沉入漳水之后,再派人将她救出来。按理说,她应该会有短暂的昏迷,而不会像现在这样昏迷了整整一天了。
  他守候了一天,换了几个军医,都是同样的话。
  她中毒了。
  中了很深的毒。

  于是,他的心情就很不好,非常不好。
  因为,他一向算无遗策,谋划的事情从来没有失败过,然而这一次,他却少算了一步。
  以兰陵长公主的武功和智慧,世界上有能力给她毒的人,无非就是那寥寥数人。
  而有动机给她下毒的人,拿寥寥数人之中,又少了数人,剩下的人,联想到近日收到的一些信息,他就猜到了是谁。
  于是,他心情不好之中,又带着一种愤怒。
  他愤怒于,他这半生,本来看不起所有女人,好不容易活了半辈子才遇见一个唯一看得起的女人,而这个人却被别人毒害了,在他这辈子唯一一次假公济私,谋划许久之后,被人毒害了。
  在他的视野之内被毒害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