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355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凤声转过头,望向薛如意布满哀容的俏脸,猜测着她是因为面对离别而导致心情不佳,赵凤声安慰式地拍了拍美人手背,劝说道:“在外漂泊这么久了,是该回家看看,天大地大爹娘最大,含辛茹苦养了二十年的大姑娘说不见就不见,他们心里该多着急。什么时候没事了,再过来转转,反正我就在这一亩三分地呆着,随时恭候你大驾光临。记得来之前把刀子磨光点,好狠狠宰我一刀。”
  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这几个月以来,赵凤声天天被一位维秘身材的大美妞伺候的殷勤备至,说不动心那是扯淡,不管是爱慕还是性冲动,都想把脸蛋身材无可挑剔的长腿妞占为己有。有好几次,赵凤声差点按捺不住心中的原始欲望,想要把时常勾搭自己的大美妞推倒,做一回禽兽不如的畜生。幸亏他定力惊人,每次都让理性战胜了欲火,两人才没有跨过最后一道防线,依旧保持着革命纯洁友谊关系。

  可其中爱情占了几分,欲望又占了几分,赵凤声也说不清道不明。
  日夜相伴的长腿妞立刻要旧燕归巢,赵凤声心里尽管极度不舍,但还是笑容烂漫接受了无奈的现实。这位桃园街里土生土长的痞子,从不会为了一己私欲去干涉别人的人生轨迹。罗弦月是,崔亚卿是,到了薛如意这里,依旧还是选择放手,说他自卑也好,说他大度也罢,赵凤声始终扮演着赵凤声,还是那只喜欢自己躲在角落里舔舐伤口孤零零的野狗。
  “你知道我从家里跑出来,是为了什么吗?”薛如意轻声说道。
  赵凤声摇摇头,示意不知。
  “逃婚。”薛如意泛起苦涩笑容。

  “逃…婚?”赵凤声瞠目结舌。
  每次问及薛如意跑到省城的原因,她都闪烁其词将话题岔开,赵凤声还以为她小姑娘心态作祟,跟家人拌了几句嘴,一气之下离家出走,怎么也不会想到是为了婚约而漂泊千里之外。
  “哥,你捂住耳朵,不许听。”薛如意冲薛木鱼又是祈求又是命令道。
  “放心,哥哥六根清净,凡尘俗世入不了天柱。你讲你的话,我参我的禅。”薛木鱼双膝一盘,从手腕抖出一串凤眼菩提佛珠,共有一十四颗,象征着《数珠功德经》里面记载的最小功德。佛珠放在手里来回摩挲,行云流水,珠子与珠子之间却不曾发出声响,也不知多少年才能练成这般娴熟功夫。
  薛如意回头,两名伤号早就装成呼呼大睡的模样,花脸还有意无意说几句梦呓,来证明自己对谈话没有任何影响。
  见到“闲杂人等”知趣回避,薛如意压低声音,将前因后果慢慢说出口,“从我爷爷那代起,我们薛家为了躲避战乱,就从北方移居到凌城扎根。一开始,人生地不熟的爷爷只能挑着担子,挨家串巷卖小吃,靠着乃乃的手艺去填饱全家六张嘴。或许是碰到了好时代,后来我爷爷的生意越做越大,将产品遍布全国乃至出口到国外,到了我父亲成年时,我们薛家就成了大门大户,用你的话来说,就是买车跟买菜一样的土豪家族。”

  “我们薛家人丁还算兴旺,但始终是一脉单传,为了家族能够健康持续扩大,将风险规避到最小,我爷爷制定下发展规划,那就是联姻。三个姑姑全部嫁到了豪门望族里面,当上了锦衣貂裘的阔太太,就连我妈妈都是出自凌城首富
  刘家,其中利益占了几成,爱情又占了几成,谁又能说得清楚呢?”
  “到了第三代,嫡系里只有我跟哥哥两人。我们薛家前些年面临着市场冲击和同行打压,若不是爷爷有先见之明,布置好了联姻成果,那些姑父们关键时刻伸出援手,恐怕薛家早就被人吞的连渣滓都不剩,这或许跟根基太浅有关,导致薛家竞争力在本地就被打回原形。既然是吃到联姻的甜头,我爸和我妈就想尽早布局,可我哥他一心向佛,五岁就开始跟着老和尚云游四海,人都摸不到,拿什么来跟人家联姻?于是就把我推到了前台,让我去跟一位素未谋面的富家子弟尽快完成婚约。”

  “你知道那位富二代是什么德行吗?呵呵…他比我大了十几岁,二婚,据说上一任妻子不堪他的长期凌辱,被逼成了疯婆子。他每天游手好闲,吃喝嫖赌无恶不作,令人作呕的是他居然将十几名女人带到别墅一起Y`in 乱,还恬不知耻将视频放到网上,简直就是典型的纨绔子弟。我跟这样的人结婚,能过上好日子吗?”
  “但是他们家有钱啊,有势力啊,能帮助我们家走出困境,甚至能更上一层楼。我的父母本来就是联姻下的牺牲品,他们当然不会有所抗拒。为了家族,他们可以出卖肉体,出卖灵魂,甚至可以出卖自己的子女!那可是他们的亲生骨肉啊!”
  将肺腑之言倾诉一空,薛如意泪眼滂沱,晶莹的泪水不断冲刷着娇美动人的脸庞。
  赵凤声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劝解。
  明明叫做薛如意,可她如意吗?
  这种家务事最难判断是非对错。
  薛如意父母那里,应该是为了让女儿过上衣食无忧的好日子,信奉浪子尽头金不换,给她寻找一位金G`ui 婿定下终身。豪门宦室的子弟纨绔习气自古就有,对他们而言这不是什么大事,只要能够在大方向不出现偏差,小打小闹还是能够接受。别说富贵人家,就连寻常百姓还会朝秦暮楚,大刚那畜生不就是现有的案例吗?天天像头发情的公牛一样在寻觅猎物。
  赵凤声挠了挠头,“你回家以后,就要完婚吗?”
  薛如意艰难点头。
  赵凤声一时语塞,这时候说祝她新婚快乐简直跟诅咒没什么区别,掏出从三瓣嘴那里顺来的玉溪,点燃,深吸一大口,抽的堵心堵肺。
  “你会去凌城看我吗?”薛如意停止了抽泣,抬起梨花带雨的凄惨脸庞带有期盼问道。
  去还是不去?
  去的话,那不是给薛家添乱?不去的话,又不忍心让她失望。
  赵凤声继续陷入两难境地,皱着眉,哆哆嗦嗦抽着烟,一口吸掉了三分之一。
  “你爱过我吗?”善解人意的薛如意不愿意让意中人为难,换了一个更容易回答的问题,对于没有野心的她来说,两个字足矣。
  可是这个问题却让赵凤声更难回答,直到车辆来到省城都没有开口。
  “我…到了,你以后多多保重。”赵凤声不敢去直视那双水汪汪的眸子。
  “你会想我吧?”薛如意挤出一个惨淡笑容,来面对两人之间短暂的缘分。
  “会。”赵凤声快速答道。

  “那就好。”薛如意心满意足笑了笑,呢喃道:“足够了。”
  即便这次分别将是永恒。
  赵凤声带着花脸和陈蛰熊走下车,薛如意打开车窗挥手道别,当塞纳缓缓启动,薛如意鼓足前半生从未有过的勇气,拿出那张“主仆协议,”捂在心口处,嘶哑喊道:“赵凤声!我会等你!”
  轰隆隆!
  一声雷鸣却将这句话完全遮盖。
  赵凤声任由暴雨倾泻,犹如雕塑矗立在狂风暴雨之中,努力睁大眼睛,目送薛如意越来越远…
  赵凤声三人伤势轻重不一,再次住进了所有东西全部免费的私人医院。
  因为淋雨的缘故,赵凤声有些感冒,伴随着头疼咳嗽等症状,病怏怏躺在豪华房间,手里捧着一本从小护士那借来的杂志,视线却望向窗外的荫沉天色,瓢泼大雨伴随着雷鸣接踵而至,让赵凤声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也不想分清楚白天还是黑夜。

  长腿妞的骤然离去,致使赵凤声心里空空荡荡,甚至还伴随着后悔,后悔离别时连简单的答案都吝啬说出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