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6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幕让刘青羊和丁夏山都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些许紧张之色,丁夏山更是找马阳德将那孕妇的孕检报告单要了过来。反正这会儿萧晋已经答过了题,她没必要再继续避嫌。
  片刻后,晁玉山将自己书写的纸交给了马阳德。马阳德当众将他和萧晋的答案并排放在桌子上,然后邀请曹乐山、黄成礼和丁夏山一起同时阅看。
  四个老人围成一圈,都没说话,但不时会响起的一声惊咦,还是证明了今天的考核结果并不平淡。
  刘青羊看完孕检报告单后就急的像是锅上的蚂蚁一样,听了他们的声音更是不耐,等了半天见他们还没完事儿,就忍不住出声道:“到底结果怎么样啊?你们四个都是老江湖了,看个脉诊而已,用得着这么长时间吗?”

  丁夏山看看他,又看了看晁玉山和萧晋,开口说:“咱们去东厢房谈。”
  说完,她便当先出门而去,其余六人面面相觑,只好也跟着陆续走了出去。马阳德离开前还望了晁玉山一眼,目光复杂。
  “我觉得应该让老刘他们也参与进来,七个人明显比四个人更容易出结果。”东厢房里,人一到齐,丁夏山立刻就建议说。
  “这怎么行?”马阳德反对道,“说好了长老之位由我们四个来判定,要是让他们三个也加进来,那一开始分开的意义不就没了吗?”
  “关键是我们四个根本达不成一致啊!”丁夏山道,“两票对两票算什么?平局然后加考一场?”
  “就不应该两票对两票!”马阳德瞪起眼,“你看这份,内容和报告单上的结论没有丝毫出入,就应该判它赢才对。”
  “另外一份也没有多大的出入啊!”丁夏山眼珠子瞪得比他还大。
  “但它明显比前一份少了一条结论。”马阳德坚持道。

  “可它也多写了一样啊!”丁夏山据理力争,“而且,这多出来的一样有多么困难和可贵,别说你不知道。”
  马阳德眼角抽搐一下,说:“咱们当中谁敢保证自己看这个能看准?没有证据对照,它多出来的这一样根本做不得数。”
  “想要证据还不简单?”丁夏山冷笑,“胎儿父母虽然不知道这个,但医院做检查的医生肯定是知道的,让老黄给那位院长打个电话问一问不就清楚了?
  另外,你要是觉得我和老刘会偏心作弊,那我们可以退出,由你们五个来判定。如果医院那边的结果是肯定的,老太婆还就不信你们所有人都会昧着良心判他输!”
  马阳德一滞,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反驳了。这时,黄成礼点了点头,说:“我同意夏山的这个提议。”

  旁边曹乐山想了想,也点头附和。马阳德无奈,只好抬头对刘青羊、郑怀玉和朱启正说:“你们过来吧!先看看玉山和小萧的答案再说。”
  刘青羊全程都听到了马阳德和丁夏山的争论,急得抓耳挠腮,现在一听可以看了,立刻就跟火烧了屁股一样蹿过去,一手拿起一张纸,细细阅读一遍,就啪的一声将其中一张拍在桌子上,指着最后几个字斩钉截铁道:“不管这是谁的答案,只要确定这一点是对的,那无论另一张写的是不是开出了花儿,它都赢定了!”
  马阳德闻言脸色就变得十分难看,不悦的说:“老朱和怀玉都还没有看,你就这么急着下结论做什么?刚刚我们已经商量好了,你和夏山都退出,不参与判定。”
  刘青羊眼珠子一瞪就要发怒,丁夏山却扯了他一下,目光意味深长的看着马阳德说:“没事儿,不参与就不参与,老朱和怀玉又不是瞎子。”
  刘青羊当然能听出她话里有话,皱起眉头看了马阳德一眼,面露狐疑,似乎有些不信的样子。

  “到底是什么样的答案让你们分歧这么大啊?”郑怀玉笑呵呵的拿起两张纸,边看边道,“我跟老朱确实不瞎,但听夏山你的口气,这瞎不瞎的,好像我们自己还说了不……”
  话没说完,因为她的表情已经变成了震惊,手指指着之前刘青羊指的地方一个劲儿的颤抖,好一会让才像是终于能喘气一样感慨地说:“这……这个如果能证明是对的,那它要是不赢,除非老太婆真的瞎了!”
  此言一出,马阳德的脸色就开始泛白,几乎是用抢的将那个两张纸递给朱启正,激动道:“他们都被那个玄乎的答案给惊傻了,平日里就数老朱你最冷静,你好好看看,平心而论,到底哪个该赢!”
  “你们都没事儿吧?!”朱启正被他们给整的一脸好笑,接过去看着说,“不就是两份脉诊嘛!非黑即白的东西,再出奇又能奇到哪儿去?”
  “先别急着装大个儿,”郑怀玉撇嘴道,“两份都看完,你要是还能这么淡定,老婆子才会佩服你。”
  朱启正笑笑,快速的看完一份放在一边,说:“这个跟那妇人的孕检报告单基本上如出一辙,不出意外的话,胜者就应该是它。”
  马阳德立刻激动的拍了下手掌:“我就说嘛!还是老朱你最……”
  “别急,”朱启正抬手拦住他,慢条斯理的说,“我才看了一份,而且刚刚我也说了是‘不出意外’的情况下,保不齐这第二份就是个意外呢?”
  马阳德表情凝住,郑怀玉则爽朗的大笑:“老朱果然是个明白人!”
  朱启正摇摇头,继续阅看第二份,没一会儿,眉毛就狠狠的抖动了一下,抬起脸像是见了鬼一样的说:“我算是知道你们为啥都这么激动了,还真他娘的有意外。”

  “那你怎么看?该哪个赢?”丁夏山问。
  朱启正又瞅了瞅手里的那张纸,沉吟片刻,说:“为了防止这位是碰运气瞎猜,待会儿得先让他好好解释一下,如果解释的通,医院那边又给了肯定的反馈,那就没什么悬念了,套用老刘刚刚说的那句话:另外一份就是真写出了花,在这个结论面前,都一文不值!”
  “嗯!这话才算是真正说到了点子上。”曹乐山点头道,“我之前跟老马的判定一样,就是考虑到了这其中还有个瞎猜的可能,毕竟情况就那么三种,运气好的话,蒙对的概率还是非常大的,那些传说中的老军医不就是靠这个混饭吃的么?”
  “这是三分之一,不是二分之一,”丁夏山不满道,“而且,这种情况有多稀少,你不会不知道吧?!要真是瞎蒙,那他为什么不蒙概率更大的另外两种呢?”

  “那我就不知道了。”曹乐山摊开手,说,“或许他就是想搏一把呢?毕竟蒙错了又不丢人,可要是蒙对了,那就等于赢了呀!”
  “算了,”丁夏山摆摆手,满脸鄙夷的说,“我也懒得跟你们争,反正我相信他既然敢写,就肯定不是瞎猜,你们想知道确切理由,那就问他好了,也好让你们心服口服!”
  众人目光都转向了马阳德,马阳德心中默叹口气,认命般的说:“那我们回去吧!”
  当老人们离开房间之后,晁玉山的神色就开始不安,扭脸看看表情轻松淡然的萧晋,忍不住低声道:“小子,你不会连自己的丈母娘都不在乎吧?!”
  日期:2018-01-12 07: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