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城鬼话:摆一摆成都街头巷尾那些不为人知的怪闻鬼事》
第6节

作者: 南方鬼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领导听了觉得事情有点扯拐,想了哈,想把这个搞破坏的人逮到起,就喊大妈晚上辛苦一哈守夜抓人。大妈肯定不干噻,她一个保洁的凭啥子守夜。领导说给她加两百块钱劳务费,大妈这才勉强同意了。
  到了晚上,大妈在最后一场电影收场后没走,换了身普通的衣服,藏在二楼那边的一个卡卡头,她提前做了准备,带了一根小板凳儿来,准备在这守一夜。
  一哈儿天就完全黑了,灯全部关完,不要说电影院这栋楼,就连东郊记忆怕也都没得人了,外面偶尔有几只乌鸦在叫,有点瘆人。
  大妈缩在卡卡头坐起,心想明天可以领两百块钱,坚持吧。
  到了凌晨不晓得几点钟,大妈迷迷糊糊的,一个声音突然从中间的手扶电梯传来,是人的脚步声,电梯早就关了,那人慢吞吞地在往上走。大妈赶紧打起精神,眯起眼睛往外头看。
  果然,电梯走上来一个人,那人一身黑,背对着大妈往娃娃机那边走。
  看来就是这虾子搞的鬼,大妈刚要冲过去拉住,忽然,她发现那人竟然没得手,而且脑壳是红色的,相当阴森可怕,大妈骇住了,缩回了卡卡头。

  那人走到娃娃机面前,好像看了哈娃娃机里头的娃娃,然后前后摆动,用红脑壳往机子上的玻璃撞过去,“砰砰砰”的声音在二楼回荡,大妈的心也“砰砰砰”的跳。
  没得好久,娃娃机上,就变得全是血。
  大妈看得想跑,但又害怕跑出去被那人发现,只能缩在卡卡头打抖抖,衣服被汗水打湿完了。
  在那人脑壳的撞击下,娃娃机晃得厉害,终于,里面的一只娃娃从出口落出来了,那人这才停止撞头,跪下去,用脑壳顶开板板,把娃娃叼了出来。
  叼出来后,那人转身,大妈看得心惊胆战,那人居然一口把娃娃吃了下去。吃完后,那人沿着来时的路,从手扶电梯慢腾腾下楼离开,不晓得走哪里去了。

  人随走了,但大妈还是不敢出来,想喊不敢喊,想叫不敢叫,就那么在卡卡头躲起,直到第二天天亮才屁滚尿流地逃出去。
  也顾不上打扫血迹了,大妈直接辞职不干,就此离开了东郊记忆电影院。
  后来,领导似乎觉得事有蹊跷,也跟到就在二楼安装了监控摄像头,至于以后还有没有再发生那晚的事,大妈她也不逑晓得了。
  日期:2018-01-10 16:49:05
  蓉城鬼话(10)
  少陵路之加油站
  ====
  这个事情,我听到都有点毛骨悚然,是关于少陵路那个中石油加油站的事。
  成都双楠的那个伊藤,好像是盈利最高的一个伊藤吧,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伊藤的对面,那个踏踏有个加油站。
  上个月,我们在老家开了一场小学同学会,同学会上大家喝酒聊天那自不必说,聊到后头,一个女同学给我们摆了那个加油站的一件诡事。
  在2010年的时候,女同学在那个加油站工作,她是加油站便利店的收银员外加打票员,比外头的加油员要轻松点,但到了晚上,也还是要帮着去外面的加油机上给车子加油。

  女同学姓赵,就称她小赵算了。
  那天晚上,差不多九点过吧,也不是特别晚,有点儿冷飕飕的。站长已经上二楼寝室睡觉了,一般站长每三天就要在加油站住一晚,这是规定,当然很多加油站站长没执行这个规定,这是后话了。
  下面的加油区域,就俩人,一个是小赵,她守便利店,另一个叫小冯,在外面加油。
  本来没啥子事,忽然小冯说肚子痛要去厕所,就喊小赵帮到来外面加下油,说完她就冲进了女厕所,应该是昨晚吃火锅遭拉肚子了。
  小赵刚出来,一个黑色越野车就开进来,那车子没挂牌照,是个新车。
  车子停到加油机侧边,窗子摇下去,里面握方向盘的是一个光头大汉,给小赵说,93加满。当时还是93号汽油,不是现在的92号。
  小赵也听话,就开始给越野车加油,没得好一哈哈儿,就加满了,三百五十多块钱。小赵刚把油枪取下来,还没喊光头大汉给钱,越野车一下子就发动,“轰”的一声就飚出去了,瞬间就冲出了加油站,跑了。
  小赵懵了,遇到逃单的了,虽然说加油站有监控,但那车子号牌都莫得,基本上是白吃亏了,这三百多块钱,只能小赵自己掏钱补起,她对到外头就是一顿骂,啥子瓜娃子胎神仙人板板都骂出来了。
  这时,小冯上厕所出来,听到小赵在骂,就过去问咋子了。小赵想了哈,没把事情说出来,因为她晓得小冯家庭条件不好,如果说了,小冯肯定要帮着分担这钱,没必要,就回便利店去了。
  又过了一个多钟头,小冯肚皮又痛起来,只能又喊小赵帮忙加油。
  小赵出来,怪了,刚刚出来就又看到一个黑色越野车开进来,那车子还是没牌照,小赵心头正冒火,再一看,那车子就是之前跑了的那个!
  跑都跑了,还回来干啥子,小赵走过去。
  车门一哈打开,果然是那个光头大汉,没等小赵开腔骂他,他就跳下车,脸色惨白满头大汗,摸出四百块钱递给小赵,求爹爹告奶奶说放过他饶了他,他再也不敢了。
  啥子情况?小赵接过钱,一眼就发现光头大汉手上全是血,他右手的小指头没了,用纸简单包起在。指头好久断的喃,小赵想不通。
  光头大汉应该是痛得入了骨,艰难爬回车子头,把车开走了,留下小赵在加油站的风中木起,根本不晓得到底咋个了。
  这时,小赵一抬头,看见二楼走廊上有个人在那儿往底下看,一惊,原来是站长,站长是个女的,年纪四十岁左右吧。
  小赵左思右想,就跑上去,把这个事情原封不动一五一十给站长说了。站长听后,一点波澜都没有,说那种人就该有此教训,说完就回房睡觉了。
  当晚再没有怪事发生,第二天中午,站长请大家在办公室吃泡椒凤爪,她经常请加油站的人吃东西,大家都了。
  为了大家好抓,泡椒凤爪是装在盘子里的,一群人围着吃,小赵刚要去拿,就发现其中一根骨头,特别像人的小指头,她想起昨晚那个光头大汉的遭遇,便没有吃。
  没得好久,众人就把一盘泡椒凤爪吃完了,剩下一盘子骨头渣子,小赵去把骨头渣子倒掉,这件事也就算完了。
  几个月后,小赵被调到洞子口的中石油加油站,慢慢就和少陵路那个加油站的同事断了联系,至于现在那个站还是不是当初的女站长负责,她也没关注过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