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城鬼话:摆一摆成都街头巷尾那些不为人知的怪闻鬼事》
第5节

作者: 南方鬼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桂公公吓得哪还说得出话来,就在寒风中木起,等了一哈儿跨年晚会结束,人群出来,他才接起女朋友走了。
  从那以后,桂公公没再去过省体育馆,也没再见过那晚的绿衣服老汉儿,每当坐车经过省体育馆时,他就会想起当晚的事,相当不适。
  日期:2018-01-10 13:27:05
  蓉城鬼话(8)
  机场
  ====
  摆个双流机场的事,发生在17年五月。
  应该是星期天,那天晚上,我在外地刚参加完一个大学同学的婚礼,坐飞机回到双流机场,由于晚点太凶了,我提前打电话喊三舅开车来机场接我。

  三舅,就是从我滴滴娃儿开始就带我在成都混的那个,我们甥舅关系好得很。
  下了飞机,三舅把我接到起,两人一边摆龙门阵,一边往停车场走,三舅特别喜欢开我的玩笑,就问我婚礼时有没有和伴娘甚至新娘搞在一起啊,我简直哭笑不得。
  到了,三舅的车是开了好几年的C4L,他打开后备箱把我的行李放好,就喊我坐副驾驶,他也跨进了驾驶室。
  刚点火,三舅往窗子外头看了哈,忽然就楞起了。
  我见他紧到不发车,我心说预热也没必要这么久噻,就问三舅咋子了。三舅不开腔,还是在驾驶室木起发呆,动都不动一哈。
  这时差不多晚上十一点了,我不晓得该咋个整,伸手摇了哈三舅的手膀子,三舅这才回过神来。

  我说,是不是太瞌睡了,要不然我来开算了。
  三舅摇脑壳,说事情不对,有点邪。
  我问他啥子有点邪,三舅这才缓缓道来,说刚才停车的时候,明明停在这个停车区域最左边的位置,驾驶座车门外左边还有一根桩桩,但现在车子却在区域中间,左边是个车位,车子被挪了一个车位。
  我说不可能哦,是不是三舅你记错了哦。
  三舅说绝对莫记错,因为下车的时候,开车门还撞到了那根桩桩,他印象深得很。一边说,三舅一边指了哈外头那根桩桩。
  怪了,我三舅虽然爱开玩笑,但这种事他绝对不得乱说。我想了哈,就问他先前停车的时候,有没有遇到啥子怪事。
  三舅仔细想了哈,突然说想起来了,停车时,前面有一个穿红衣服的女的在游荡,就是因为她的原因,下车的时候才没注意到,车门撞到了桩桩上。
  我连忙下车,在停车场到处找那个女的,三舅也跟到下来,神情凝重。
  找了半天,哪里找得到人,我和三舅一合计,觉定去找停车场办公室调下监控,毕竟这个事情太诡异了,不查清睡不戳觉。
  飞叉叉地跑到停车场办公室,给工作人员说明来意,三舅还递了烟给他们,好说歹说,他们同意陪我们看监控回放。

  找到三舅车子侧方的监控探头窗口,把时间调回一个钟头前,那个时候,三舅车子刚刚停好,确实停在边边上,三舅开门下车,车门也确实撞了哈桩桩,看到这里,我和三舅都有些心虚。
  又过了一刻多钟,车子就停在那儿,动也没动,三舅那个时候应该在机场到达区域等我。
  就在这时,画面头出现了一个红衣服的女的,她戴了一顶白帽儿看不清楚脸,三舅一下子就指出,就是她就是她,停车时看到的就是她。
  紧接到,红衣女走到三舅车子跟前,居然一下子就拉开了驾驶座的门,坐了上去。我们看得目瞪口呆,她没得车钥匙,是咋个打开车门的。
  车身一抖,车发动了,三舅车子慢慢动起来,只不过没有开走,而是一进一退,挪到了旁边的车位上,熄火了。
  三舅脸色惨白,浑身发抖抖,我连忙扶到他,生怕他晕倒。
  工作人员也觉得事有蹊跷,又回看了一下,还是那样,而且后头的事更可怕,在视频头,那个红衣女一直没下过车,直到我和三舅从机场出来开车门坐上去,那个女的也没再出现过,不晓得藏在车的哪里。
  三舅战战兢兢说了句“有鬼”就耙了,工作人员赶紧和我们一起跑回车子那里,仔细搜查,可车子头一切正常,没有任何异样。
  当晚,我们不敢开那个车走,打了个的士离开,工作人员也说要继续调查此事。
  但到了第二天,工作人员回复说没查到任何线索,喊三舅把车开回去。后来,三舅立即把车开到4S店保养,全方位地检查,可还是没发现那红衣女的半点痕迹,这件事,也只能这样算了。

  日期:2018-01-10 15:07:42
  蓉城鬼话(9)
  东郊记忆
  ====

  摆一哈东郊记忆的一件事,东郊记忆大家都晓得三,以前是叫红光啥子厂,后来原址改建,变成了现在的东郊记忆音乐公园。
  周末的时候,东郊记忆里头人还是多,里头有家电影院在二楼,我要摆的不是那个电影院,而是电影院外头的一个东西,这个事情,是一个大妈给我摆的。
  大概是去年还是前年,我去车站赶班车回老家,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大妈,一来二去我和她就聊熟了啥子都说。班车开到一半,大妈告诉我她以前是东郊记忆电影院的保洁,我问她为啥子不继续干喃,她才给我摆起了那次的事,摆的时候,她的牙齿都在打架。
  在东郊记忆电影院门外,摆了几台娃娃机,一块钱抓一次那种,当时,大妈每天早上中午和傍晚都会进行打扫。
  有天一大早,大妈刚上二楼,一下子就看到其中一台娃娃机的玻璃屏上全是血迹,血骨叮当恶心得遭不住,大妈以为是哪个白伙食搞的恶作剧,就一边骂胎神瓜娃子一边打扫。

  这一天无事,到了第二天早上,大妈又去,还是那台娃娃机,又全是血迹。
  大妈这哈更是冒火,但工作必须干,她把血迹擦干净后,跟到就跑去领导办公室,把这件事给领导说了一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