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城鬼话:摆一摆成都街头巷尾那些不为人知的怪闻鬼事》
第4节

作者: 南方鬼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汤圆儿说,对面富森美家居你晓得噻。
  我说,你龟儿又要踏雪我了索,我晓得倒是晓得,但里头的东西太贵了,要不你龟儿赞助我点,让我可以到里头去买点材料装房子如何。
  汤圆儿骂了一句,又说,锤子,我说的不是里头的建筑材料,我问你,富森美北外侧的路灯,你就没发现有啥子不对哇。
  我说,你不要过场多,哪里有啥子不对嘛。
  汤圆儿神秘兮兮凑近了点说,路灯的间距都是有要求标准的,但那儿的路灯,多了一根。
  我懒求得理他,未必然是你跑去立的路灯桩桩索。
  汤圆儿声音更低,当时富森美工期拖得有点久,完工后,外面的路面修复路灯啥子没得好多时间,所以晚上也要加班整,一天24小时不停工。

  我说,你的意思是,那根多余的路灯,是施工队喝醉了酒立起的哇。
  汤圆儿捶了我一拳,说你狗日的听我把话说完要的不,那天晚上差不多凌晨两点了,我和一个朋友喝得有点高,也不晓得为啥子,出租车司机把我们运到了这个踏踏。我和朋友也借起酒兴,坐在地下石圈儿打赌,输了的要无条件答应赢了的一件事。
  我无语了,你们也真的是好耍哦。
  汤圆儿接到说,哪晓得那天晚上我手气西撇,就没赢过我朋友,我朋友最后提的要求你猜是啥子,他娃喊我去给安路灯的施工队说,要加一根路灯在中间。
  我笑了,这不鬼扯么,他娃真是个胎神哦。
  汤圆儿又说,没得办法,愿赌服输的嘛,我只有想办法跑过去给施工队说,虽然我喝了酒,但我还是晓得我就这样去说,憋憋被撵起走,想了一哈哈儿,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我问,啥子办法。
  汤圆儿得意之情溢于言表,摆了一个装鬼的手势,说,我捡了一块白布纱子把脑壳笼起,又在白布上划了几根番茄酱道道装成血迹,就晃晃悠悠往施工队那边走。
  我哭笑不得,你还真是个混世魔王啊。

  汤圆儿说,那时,施工队安路灯的有两个人,他们好像也一边安一边骂,看到我走过去,他们一哈子就木起了。当时只有一个探照灯亮起在,周围团转黑得很,我就站在他俩十米外不说话。过了一哈儿,他们好像在发抖抖,有一个人问我是哪个。
  我说,你啷个说的。
  汤圆儿说,我没开腔,另一个人也跟到问我有啥子事,我还是没开腔。可能是我的打扮是有点儿吓人,我看他俩有点想要跑的架势,就朝他们摆了哈手。他俩挨到一堆,浑身打抖抖。
  我笑了,你硬是可以哦。
  汤圆儿接到摆,我又装深沉地说,说我在这里住了两百多年了,想不到你们会来打扰我的清静,我也不想追究那么多,你们给我在中间加一根路灯就算完事,说完,我就扯转背走了。
  我跟到问,他们就信了哇?
  汤圆儿哈哈大笑,信没信不晓得,后头我和我朋友酒醒了,都觉得那晚的事太搞笑了,但没过几天我去那边看,嘿,中间还真的加了一根路灯桩桩!
  我一听,差点把饭全部吐出来。
  那天的谈话就此结束,几个月后的某一天,我路过富森美的时候,专门去外头的路看了哈,果然,在一排路灯中间,莫名其妙多了一根路灯,想起汤圆儿的话,我更是哭笑不得。

  日期:2018-01-10 10:52:35
  蓉城鬼话(7)
  省体惊魂夜
  ====
  上半年的时候,我坐63路公交车往天府广场走,在永丰立交附近,上来一个人,我一看,嘿,这人我认得到。
  这人是我同学的朋友,一起吃过几次饭,因为他姓桂,我们都喊他桂公公,他也不生气。
  我对桂公公打招呼,他也看到了我,就坐过来了。一路上,我俩天南海北神吹胡吹,可公交车要到省体育馆时,桂公公脸色一哈子变得惨白,不仅如此,他还浑身打抖抖,坐立不安。
  我以为他咋子了,没得好久公交车开过了省体育馆,他就复原了,我心说还真是日怪了就问他啥情况,他才给我摆了一件事,那件事他从没给任何人摆过。
  那是1213年四川台跨年晚会,在省体育馆开的,大家都晓得,每个卫视为了争夺收视率,都会请一些明星坐镇,四川卫视影响力自然比不上湖南浙江这些,但那一年的跨年,四川卫视请到了东方神起的郑允浩和沈昌珉。
  节目晚上八点才开始,可下午三点起,省体育馆外就人山人海了,那个阵仗,简直不摆了,当然了,那些追星族们都是冲着东方神起来的。这种场合,自然少不了黄牛,他们摇起手头的票,翻两倍三倍高价卖,有的人为了经常亲眼看偶像,不惜花高价买票。
  当晚,桂公公带着他女朋友也在场,桂公公对东方神起不感冒,但他女朋友很迷,没办法,他只能陪着来。
  他们提前没有抢到票,所以也只能是无票一族,在省体育馆门外干等,想等到晚会开场后票价降低然后买。但是,八点晚会开始了,黄牛的票依然不降价,黄牛也是人精,晓得这台晚会的关键就是十一点以后的东方神起压轴登场,所以硬是不降价。
  桂公公没法,就拉起女朋友到街对面的餐厅坐起,再等等再说。
  这一坐,直接到了晚上十一点,他俩再次过街到省体育馆时,这里已经没啥人了,外面的铁门已经打开,可以随便到场馆外,就是进不去罢了。这个时候,该进去的都进去了,进不去的也都个人回屋头了。
  眼看东方神起就要上场了,这个时候,有个场馆工作人员走起过来,说三百元能带进去站着看,问干不干。这个价钱很良心了,女朋友当即掏钱跟着走了。桂公公没啥兴趣,就说在外头等她出来。
  看到女朋友进了场馆后,桂公公有些瞌睡,就在边边上的花坛坐起,手杆撑到下巴养神,他后面的花坛头,有一个三四米的铁皮箱子,应该是配电柜之类的东西。
  半睡半醒之间,桂公公被一阵风吹得打了个嘿嘿,在裹羽绒服的同时,忽然听到后头的铁皮箱子在动,好像里头有啥子东西。
  桂公公以为是电路的声音,没管,可那声音越来越怪,有点像人脑壳在撞铁皮的那种。
  周围团转一个人都没的,桂公公把脑壳转过去,仔细一听,错不了,声音就是从铁皮箱里传出来的。桂公公脑壳昏戳戳的,揉了哈眼睛,就看到铁皮箱子被顶开了,里头站起来一个怪物,人形的怪物。

  那怪物一身焦黑,穿了一件褂子,和电视里演的干尸差不到好多。桂公公大骇,扯起屁儿就跑。怪物见他跑,也跟到一跳一跳地追。桂公公更是屁滚尿流,死命地跑。
  就这样,省体育馆的场馆里头东方神起正在表演,外面这一人一怪,就这样绕到场馆跑圈圈。
  跑了几圈后,桂公公体力不支跑不动了,那怪物反倒没得啥子影响,扑过来就咬。幸好,不晓得哪里钻出来一个绿衣服的老汉儿,对着怪物撒了一把啥子,又用一根针居过去,那怪物“哇哇”惊叫唤,慢慢倒地,变成了一滩黑水。
  老汉儿在黑水上吐了几扒口水,然后摇摇晃晃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