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城鬼话:摆一摆成都街头巷尾那些不为人知的怪闻鬼事》
第3节

作者: 南方鬼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哪晓得,冯哥在里头一睡就睡了一个晚上,直到第二天客运站开门,他还在里头。
  这个时候,一个背着包袱的老头慢条斯理走进候车厅,碰巧从窗户看到了休息室头的冯哥。老头立马破门而入,冲到冯哥面前,按到冯哥的脑门心,又滴了两滴不晓得啥水在冯哥的太阳穴,然后才喊人把冯哥抬出来,还说如果再晚几分钟这人就憋憋死了,旁边的人都搞求不醒豁。
  等了好几个钟头,冯哥醒了,他一身都在发抖,连说话的声音都是哑的。
  冯哥说,他睡到迷迷糊糊的时候,将醒不醒的样子,忽然看到了一个两米高的人。那人慢索索把房间的门和窗子都挂起帘子,然后一言不发,站在行军床边的角角头,动都不动一哈。冯哥心头开始虚火,以为那是梦,可等哈儿他再次醒转,那人居然还在那角角头。
  这一哈,冯哥骇安逸了,想要大喊一声壮壮胆,可他只能把嘴张大,根本发不出半点声音,想爬起来跑,但手杆脚杆就像是被一根手给缠到起,动不起来。

  越是想动,越是动不到。就在这个时候,那个两米高的人微微弯腰走过来,那人眼框框蛮实大,每个眼框框头都有两颗眼珠珠,四颗眼珠珠就那么直勾勾地盯到冯哥看,还要不要的露出诡异的笑,笑得冯哥直接昏死逑了。
  听完后,大家满都瑟瑟发抖,老头反倒是独自走进休息室,一番检查后,在行军床的床边边上,发现了几滴血迹。
  出来后老头说,行军床上之前憋憋睡过一个大个子,大个子的肩膀受了飞巴严重的刀伤,后来大个子由于失血过多死了,由于他怨念相当深,不干净的东西就回到了这屋头。
  后来,老头在休息室地下撒了一地面粉,又摸出一块蓝色铜盒放在行军床上,关好门在门外念了几句什么,随后开门把铜盒拿出来。只见铜盒从蓝色变成了深红色,上面还有一个苍白的巴掌印,而满地的面粉上,一串脚印由深到浅,最后在中中间间凭空消逝。
  再后来,老头说没事了就走逑了,司机说他后头往来开车成都雅安一年多,也再也没看到过那个老头。
  话说之后有一次,我在石羊客运站赶车的时候,专门去找了那间休息室,果然还在,只不过门口确实巴起了封条,被封了。

  日期:2018-01-09 16:24:05
  蓉城鬼话(5)
  灵堂
  ====
  现在要摆的这个事情,发生在成龙大道二环外三环内那个坡坡上,坡坡的旁边是一个非常大的小区,其实一想就晓得是哪个小区了。
  小区有很多个门,在坡坡的半中半腰就有一个,但那个门平时一直锁起在,只有一个时候才打开,啥子时候,就是死了人摆灵堂的时候。
  跟到成龙大道上过,只要看见那个门外摆了花圈,那就晓得了,里面憋憋在摆灵堂。要说的话,里面也适合摆灵堂,一大片平地空起在,空地围了一圈矮树。据我观察,那里每个月至少会看到一两次摆灵堂的。
  扯远了,现在摆的那件灵堂事,是发生在冬天家的时候。

  当时冷飕飕的,萧条得要命,小区门里摆了一个灵堂,死者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头,据说他生前比较刻薄,但人死都死了,生前的事也就不提了。
  摆灵堂大家也都晓得,搭个棚棚,正前方摆起死者的遗像、骨灰盒、牌位啥的,家人朋友些就在棚棚头做仪式吊丧守灵。在成都是不允许土葬的,所以在灵堂摆的是骨灰不是尸体,也就不会存在诈尸走尸之类的事了。
  当天晚上,前来吊丧的人陆陆续续走掉,到了夜里十二点的样子,就走得只剩下三个人了,死者生前确实不得人心啊。
  这三个人,一个是死者的大儿子,一个是死者的二儿子,还有一个是死者的外甥。
  按照传统来说,灵堂一般要摆三天,更久的还有摆五天的,但现在人的思想变了,有的摆两天就撤飘。这三个人商量的就是摆两天,今晚和明晚,摆完后就送到公墓埋了脱手。
  冬天的晚上,不是那么好过的,夜越来越深,三个人冷得打嘿嘿,围起唯一的电暖气取暖,只想天快点亮,为了打发时间,三个人找来扑克牌,打斗地主。
  也不晓得打了好久,这个时候,灵堂外晃晃悠悠走进来一个人,看身形也是个老头儿,他没管那三个人,直接抵拢走到牌位那儿。
  三个人也没管他,以为是哪个亲戚朋友来悼念死者的,这种事情也很正常,于是就继续打牌。

  接下来的事情就怪了,那个老头儿在死者牌位前站了一哈哈儿,突然发难,把死者遗像举起来,直接往地下丢,丢完过后,他用脚疯狂乱踩。
  三个人木起了,不晓得发生了啥子,转眼间,那老头儿又抱起骨灰盒往灵堂外丢,满地的碎骨头。
  眼看那老头儿又要砸牌位,三个人才反应过来,大儿子带队,冲过去制止,见过捣乱的,没见过三更半夜在灵堂捣乱的。
  大儿子一把抓到老头的手杆,一抓,又干又瘦,冷得刺骨。
  老头儿慢慢把身身转过来,三个人一看到老头儿的脸,当场吓趴了,老头儿居然是死者的哥哥,更关键的,这个哥哥在三年前就死了,土葬埋在农村了。
  二儿子和外甥爬起来就跑了,大儿子也想跑,老头儿一哈诡笑,在大儿子脸上吹了口气,大儿子就昏死逑了。
  等二儿子和外甥出灵堂后把人喊起来,就看到大儿子倒在地下人事不省,灵堂一片狼藉乱得不成样子,那个老头儿早就不见了。

  把大儿子送到医院后,一堆人你看我我看你,不晓得该咋个办,最后有个人提议,要不然干脆也不要再守灵了,把地上的骨头渣子捡起来装起,赶紧拿到公墓埋了算了。
  大儿子不在,二儿子做主,他点头照办,这个灵堂就算是摆完了。
  后来,大儿子在医院住了大半年才有所好转。
  再后来,有传言说,那个死了三年的老头儿,虽然说是死者的哥哥,但生前非常痛恨死者,所以才在死者灵堂里出现。有人甚至提议去农村挖开老头儿的坟,看看坟里是啥子情况,最后有没有人去挖坟,那就不晓得了。
  日期:2018-01-10 09:09:57
  蓉城鬼话(6)
  路灯
  ====
  摆一个好耍的,当然了,具体好不好耍,你们看了就晓得了。
  三年多前我装修房子,穷人装房子自然要亲力亲为,为了寻找装修灵感,我经常跑到宜家去逛,当时成都的宜家还只有南三坏的那一家,人多得不下老台,尤其是周末,现在好了,北面也有了个宜家。

  那次正好是特么个星期六,我跑到宜家,里面简直密挨密的都是人,没办法,我也只能随到起人流看,哪喊我有那个需求喃。
  逛了哈哈儿,前面遇到了一个熟人,是我小学同学,外号汤圆儿,在世纪城那边上班,不晓得他虾子跑宜家来干啥子,不会是趁人多揩美女的油吧。
  我俩老同学见面,那自是说不完的话,两个老爷们儿就那样一起逛了半天,最后在宜家餐厅点菜吃饭。
  这些都不是啥子事,吃饭的时候,汤圆儿和我说起一件事,那才真的是把我说来方起了,下面就是我和他娃的对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