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不算阴卦,这个规矩懂不懂?》
第35节

作者: 不谷布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仰启北方殷太岁,斗口主令上将军;威光赫奕通三界,杀气腾腾凌五云。摇动金钟邪祟伏,手持戈戢鬼神愁;煞神闻言心胆碎,瘟疫擎拳悉退藏…”
  孔老汉这段咒语都还没念完,那像是被困住了,在空中打旋的小纸人,立马又重新恢复了自由,朝着前面飘去了。
  又超前飘了两三里地之后,小纸人落了下去,落在了一块空地上面。
  “纸人之下,便是盆骨之位。”孔老汉说。
  “位置已经找到了,我们是直接开挖吗?”我问。
  易八指了指那块凸起的地面上的一棵小树苗,道:“穴后高地前有旗,中科寿短费心机。
  日期:2018-06-12 16:51:00
  这便是说,家中儿孙就算是中了科举也会短命,真是枉费心机!”
  “白楚楚的事儿,是因为这个引起的?”我问。
  “嗯!”易八点了点头,道:“这局已经成型了,若是强破,极容易使白楚楚丧命。白德禄的盆骨挖不得,就算要挖,也只有在破了这风水局之后才能挖。”
  “这棵小树苗长得越好,白家子孙死的就越多。此局的阵眼,就在这棵小树苗上。只有其枯了,死了,白家子孙才能有个好。”孔老汉说。
  “直接把它拔了可以吗?”白梦婷问。
  “若是这么简单,你何须请易主持前来?”孔老汉回了白梦婷一句,然后对着易八问道:“易主持,你有何看法?”

  “操之过急,反而会把事情办砸。关乎人命,咱们必须得小心谨慎一些。”易八皱了皱眉头,道:“旗无法动,但高地是可以改的。咱们把这坟头堆高一点,便能改了那穴后高地前有旗。”
  “虽不能长久,但这也确实是个方法。”孔老汉点了点头,道:“若用此法,保白楚楚一月之性命,当是没问题的。”
  “能争取一个月,算一个月吧!”
  易八一边说着,一边拿了一大包纸钱出来,递给了白梦婷,让她在坟上烧。烧了一层纸钱灰之后,易八让白梦婷在灰上铺了一层泥,然后又烧。
  因为坟里埋的盆骨是白梦婷祖祖的,她跟白德禄算是四代人,所以这纸钱灰需要烧四层,那泥也铺了四层。
  日期:2018-06-12 17:11:00
  弄完之后,坟比穴后的高地,稍微要高那么一点儿了。
  “孔前辈,你看这样可以了吗?”易八虚心向着孔老汉请教了起来。
  “别叫前辈,我一山野之人配不上这称呼,叫我孔老汉就是了。”孔老汉说了易八一句,道:“不愧是道家弟子,这事处理得很细致,没有给你们道家丢人。那白夫子的为人怎样我且不说,但她让你们俩出手救白楚楚这个决定,确实是很明智的。因为只有你们两个联手,才有可能将白楚楚从死神手里拉回来。”
  “你认识白夫子?”我问。

  “只是听闻,从未见过。”孔老汉在说完这句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你们快些离去吧!武清山上不太平,若是久留必惹患。”
  在孔老汉的背影即将消失在树林子里的时候,他对着我们喊了这么一句。
  来的时候我是坐的后备箱,回去的时候,见易八做了法,累得大汗淋漓的,我自然只能将副驾驶的座位让给他坐啊!因此,我最终还是坐的后备箱。
  两天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这天下午,白梦婷乐呵呵地来了心生阁。
  “看你这脸,笑得跟花儿一样灿烂,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儿啊?”我问。
  “你不是那么会看相吗?自己看啊!”白梦婷笑吟吟地看着我。
  “今日卜的是阴卦,只看男,不看女,因此我是不能给你看的。”
  日期:2018-06-12 17:31:00
  我道。
  “楚楚好多了,前两天她眼睛都睁不开,现在可以下床走路了。”白梦婷说。

  “易八昨天找过我,说你们白家要是不配合,一月之期一旦到了,若问题还没解决,他也回天乏力。”我说的这番话,基本上是易八的原话。
  “他想要我们白家怎么配合?”白梦婷问。
  “这个他倒是没有说,不过你可以去找他聊聊。”我说。
  “走呗!咱们一块儿去。”白梦婷也不等我同意,直接就生拉硬拽着,将我拉上了她的那辆Z4。
  安清观的大门依旧是开着的,易八那家伙弄了把破椅子躺在那里,旁边那缺了角的石桌上放着一盏茶杯。
  “你这小日子过得,挺悠闲的嘛!晒着太阳,喝着茶,好不快活?”我说。
  “我就一个茶杯,你们要不介意,自己端着喝便是了。”易八坐了起来,往屋里指了指,道:“里面有根长凳,你自己去搬出来坐吧!”
  “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我问。
  “你是客吗?每次去心生阁,你都让我自己动手,甚至吃完饭你还叫我帮你一起洗碗。到了我的安清观,你还想当客?”这易八,当真是没把我当外人啊!
  我站一会儿倒是没事儿,但不能让白梦婷站着啊!因此我进屋去把那根长凳搬了出来。

  这长凳,瘸了半条腿就不说了,凳子身上,全都是灰,怎么坐人啊?
  “你这安清观还真是穷得可以啊!”
  我找了块破抹布,将凳身擦了擦,然后搬了两块破砖来,垫在了那瘸了半截的凳腿下。
  日期:2018-06-12 17:51:00
  如此一处理,这根长凳,至少勉强可以坐人了。
  “有什么事儿吗?”易八懒洋洋地对着白梦婷问道。
  “初一说你需要我们白家配合,到底要怎样配合,你直说吧!”白梦婷直截了当地把来意说了出来。

  “这事儿你做不了主,你把我的原话,转达给白永长就是了。”易八说。
  白永长不就是白梦婷她爹吗?他是白家的一家之主,白家的主,确实由他做。
  “跟我说清楚了,我再告诉他,不一样的吗?”白梦婷有些不解。
  “白家的有些事儿,你完全不知道,跟你说了也不懂,同对牛弹琴有什么两样?”易八对白梦婷,从来都是客客气气的,今天这是怎么了啊?
  “什么叫对牛弹琴?”白梦婷有些生气。
  “不懂自己去查字典,你们白家的事,自家都不管,我还瞎参合个什么劲儿啊?有那功夫,还不如晒晒太阳,喝喝茶。”
  易八今天的表现,给我的感觉,有些怪。
  白梦婷冷哼了一声,转身便走了。我本来是可以去追她的,易八给我递了个眼神,让我别追,因此我选择了听易八的。
  “你今天搞的这一出,我没太看懂啊!”我说。
  “老是让白家牵着鼻子走,有些太被动了,不管做什么,都感觉有些掣肘。”易八顿了顿,道:“白家的事儿,咱们得让他们白家自己主动起来,该承担的后果就得承担。这世上哪有只占便宜,一点儿亏都不吃的道理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