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城鬼话:摆一摆成都街头巷尾那些不为人知的怪闻鬼事》
第2节

作者: 南方鬼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做生意的人最信这些,老板也不想亏本,就赶忙飞叉叉地去找了一个风水先生来看。
  风水先生刚一进门,就感觉里面很阴,但他没有明说,看完后把老板叫到旁边,劝老板放弃此地另寻铺面开店,老板忙问为啥子,风水先生不开腔。
  老板一哈子就跪下了,风水先生没办法,说铺子里有煞气,要压住也不是不可以,但只怕老板做不到。老板本来已经投了不少钱在装修上,肯定不想放弃噻,忙央求风水先生指条明路。
  风水先生指了哈老板的手,说只有把老板左手的小指头宰下来,用黑口袋裹紧挂在墙顶角,才能压住煞气。说完后,风水先生钱也没收就走了。
  要一个常人宰断自己的手指,不是那么简单的,老板纠结了很久,最后一狠心还是做了,提刀把左手小指头砍断,就那么血骨叮当地包在黑口袋里,挂上了墙顶角高头。
  说来也怪,按照风水先生的话做了之后,面馆儿开起来的这三年来,真没出过啥事儿,面馆儿生意一直很好。
  我听完老大爷的龙门阵后,觉得太玄了,就又过去面馆儿看了哈,老板煮面的时候左手一直窝着,看不到他的小拇指有没有断。再看墙顶角的黑口袋,想起里面裹的是一根指头,我也不晓得以后还会不会来这里吃面。
  日期:2018-01-09 14:01:18
  蓉城鬼话(3)
  舞厅疯子
  ====
  说一个五年前的事,发生在石人公园,确切的说,是发生在石人公园旁边的一个舞厅,舞厅叫啥子名儿我搞忘了。
  大约2012年左右,石人公园那个叉叉路口旁边有一家舞厅,是一家开了很多年的舞厅,其实说白了,就是砂舞厅,什么叫砂舞厅兄弟们都晓得,我就不多说了。
  那一年,我住在石人公园附近,所以对周围团转很熟悉,平时下午四点过还有晚上十点过,我都会看见一些妖艳儿的女人从舞厅下来回家,我知道,她们都是砂女。
  忽然有一天下午,我跟到舞厅门口过的时候,看见一个将近四十岁的男的,穿的还算称展,不像是白伙食,就是行为语言很怪。那男的眼神空洞,坐在脏不拉几的地下,嘴里念叨叨不晓得在说个啥,要不要的他还手舞足蹈几下。
  之前我还从没见过这虾子,看了几哈后我就走了,哪晓得,连着好几天下午,那个疯疯癫癫的男的环胜要出现在舞厅门口,他也不伤害哪个,就个人在那像个疯子样呆起。
  正好舞厅门口旁边有家小卖部,我过去买水,随口问了哈小卖部的老板,问那疯子的事情。
  原来,那个男的是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姓黄,生意做得还可以,他别的不喜欢,就好砂舞这一口,要不要的就会下午跑到这来耍一哈。
  这本来也没得啥子,男人嘛,理解。怪就怪在半个多月前,那个黄律师好像有点累的样子,打起豁害就进了舞厅,那天的舞厅人有点多,眼看深水区的歌要开始放了,他也搞不赢提前挑人,直接跑进深水区,看到一个身材不错的女的没人要,就屁颠屁颠走过去一把搂住了。
  女的也没说啥子,被他推到墙边,两个身体挨到了一坨。
  接下来,自然是郎有情妾有意,两人搂着跳舞。深水区乌区马黑的,根本看不清那个女的的样子,黄律师也不管了,反正不管是哪个,只要是女的,搂着砂就对了。
  在跳舞的过程中,女的很主动,那小腰扭的,让黄律师很过瘾。至于深水区其他男男女女在干些啥子,也不说了。

  没得好久三曲舞就完了,黄律师牵起女的走出深水区,只觉得女的手冰欠得很,他也没过问。在浅水区找了根椅子坐到,黄律师刚准备摸钱,女的一哈抬头,黄律师一看到女的脸,立马吓耙了,手杆脚杆打抖抖。
  仙人板板,那个女的,居然是黄律师的婆娘,关键是,他婆娘在半年前就死了!
  女的盯到黄律师发笑,黄律师骇得哪还说得出话来,想要跑,可脚杆一直打闪闪起都起不来。浅水区继续放起歌在,女的嘿嘿一笑伸出手,抓住黄律师的手,慢索索往他面前靠。
  黄律师尿把裤儿打湿完了,他再也扛不住了,怕是使出了吃奶的劲,甩开女的手,惊叫唤地逃跑了。
  冲出舞厅的时候,楼梯有个拐角角,黄律师没注意,“砰”的一声撞在了拐角的墙上,他也顾不得痛了,爬起来继续往楼底下跑。
  这一跑,没看清台阶,黄律师又摔了个狗啃屎,摔得昏迷不醒,昏死在了舞厅门口。后来有人打120,救护车开起来把他拉起走了。再后来,黄律师就变成了现在这样,一到下午,就疯疯癫癫出现在舞厅门口,他嘴巴头说的啥子,没得哪个听得懂。
  听完小卖部老板的描述,我简直一愣一愣的,不过,没得好久我就搬走不住那里了,那个疯子黄律师我也再没见过。
  现在已经是2018年年初了,别说黄律师了,石人公园旁那个舞厅还在不在,我也不求晓得了。

  日期:2018-01-09 15:04:36
  蓉城鬼话(4)
  石羊客运站
  ====
  在成都呆了六年以上的兄弟姐妹些,应该都记得到,在2011年六月还是七月,具体哪天搞忘了,反正是个星期天,那天暴雨袭城,全城看海,车子更是堵得来个巴巴适适的。
  我要摆的与当时的雨无关,只是借那天的雨,由客车司机摆出来的一个事。

  那天中午,我从雅安坐客车回成都,本来俩小时就可以到石羊客运站,由于雨天堵车,直到傍晚七点过车才下高速。哪晓得,下了高速后更堵得恼火,车子扭都扭不动,莫办法,司机说如果大家要下就在这里下算逑了。
  一车乘客也知道情况特殊,只能下车,下到最后就剩我一个,我听司机说他还要把车开回石羊客运站放起才下班,我见他孤单,自己也没得啥子事,就打算和他把车吆回石羊场。
  就这样,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个多钟头也只开了不到五百米,堵得心慌。
  期间,我下车去买酸辣粉请司机吃,司机一边感谢,一边问我晓不晓得石羊客运站行军床的那档子事,我说晓得个铲铲,司机哈哈大笑,给我摆起来。
  说是石羊客运站的候车厅旁边,原来有一间休息室,当然那休息室现在也在,只不过封了。休息室里头摆了张行军床,有时候司机啊乘客啊哪个累了可以去休息休息。
  可就在一年多前,一个外地中年老妞儿在里面休息了哈哈儿后,出来就变得疯疯癫癫,把自己的衣服全部撕烂不说,还看到人就冒皮皮吐口水。大家当时还没引起重视,以为只是那个中年老妞儿脑壳有乒乓。可接下来的两天,又分别有一个大学生和一个工人在里头休息,结果,两人也都疯了,他俩自己把自己的脸抓得稀巴烂,还披头散发见人就骂。
  连到三天,连到三个人都扯了拐,于是那个休息室再也莫得哪个敢进去了。
  过了个把月,来了个胆子吹的,那家伙自称冯哥,五大三粗的,理都不理直接跑进休息室就睡。大家在外头看他睡到行军床上,没得啥子异常,也就莫管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