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不算阴卦,这个规矩懂不懂?》
第34节

作者: 不谷布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这事儿很复杂,最主要是咱们知道的信息,实在是太少了。”易八接过了话,道:“刘兰花有问题,文忠家也有问题,她们白家,也并不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白梦婷是个好姑娘,但并不代表白家的人,全都是善茬。咱们两个,是有些本事,但也不能傻乎乎的让人当枪使啊?”
  易八说的这些,我也想过。只不过,我还是有些担心白楚楚的安危。
  “我们都耗得起,白楚楚耗不起啊!”我说。
  “白楚楚是白家的子孙,白家是一个很团结的家族,他们自家子孙的事儿,自己是会上心的。他们没做反应,那便是说楚楚是耗得起的。再则,楚楚时日不多这话,是那白夫子告诉你的。她的本事,在你我之上。若是她都解决不了的事儿,你我能解决得了吗?”
  易八顿了顿,道:“整件事从一开始,就是那白夫子设的局。她应该是想利用白梦婷,来诱导我们俩替她去做某些事。别说现在白梦婷还不是你的媳妇,就算她已经过了你家的门,也不能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像那样,我们是会被白夫子牵着鼻子走的。”
  我们去找了个小馆子,点了几个菜,喝了两杯。
  日期:2018-06-12 15:11:00
  吃饱喝足之后,我俩便散了。
  晚上十点过的时候,我都躺床上睡了,门口却传来了马达的轰鸣声。
  “这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虽然有些无语,但我还是披上衣服起了床,打开了大门。

  Z4?停在心生阁大门口的,居然是白梦婷的Z4?
  “大晚上的来找我,这还是第一次啊!”我笑呵呵地对着白梦婷说道。
  “快去叫易八,我打听到盆骨的消息了。”白梦婷一脸认真的说。
  我换好了衣服,坐进了副驾驶,Z4启动了,向着安清观的方向去了。
  白天不关门也就罢了,大晚上的,安清观的大门居然也是开着的。
  “易八!”
  我站在大门口,冲着里面喊了一嗓子。
  易八披着他那破道袍走了出来。
  “你们二位,找我有什么事啊?”易八问。
  “白德禄的盆骨有消息了。”我说。

  “你赶紧准备一下,咱们一起去看看吧!”白梦婷说。
  “我尊称你一声嫂子,但今日上西村那事儿,你办得可不怎么样啊!”易八冷着脸,道:“我又不欠你们白家什么,凭什么你叫我去帮忙,我就得去啊?”
  易八这家伙,居然把架子给端起来了。
  “初一,给我好好劝劝。”白梦婷知道她自己劝不动易八,因此便打起了我的主意。
  “易主持不愿意去,我也是不会强求的。”
  日期:2018-06-12 15:31:00
  我很直接地拒绝了白梦婷。

  “你们俩今天是怎么了?”白梦婷问。
  “我还想问问你是怎么了呢?”易八用很认真的眼神盯着白梦婷,问:“最近这两天,你做的这些事,都是那白夫子指使的?”
  “嗯!”白梦婷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只是想把楚楚救回来,再则我又没骗你们什么,你们用得着像这样对我吗?”
  “白夫子打的什么算盘,你知道吗?”易八问。
  “不知道。”白梦婷摇了摇头,道:“白夫子说,我只有按照她说的做,才能救楚楚。”
  “盆骨的下落,也是白夫子告诉你的?”我问。

  “嗯!”白梦婷点了下头。
  “白德禄那盆骨,确实是需要完璧归赵的。既然现在已经有其下落了,咱们还是去瞧瞧看吧!”易八说。
  易八进了里面,把他那青布口袋提了出来。
  “这一次,你们俩谁坐后备箱啊?”白梦婷问。
  易八那货,贼精贼精的,我都还没来得及说我坐,他又一次抢先坐到了副驾驶的座位上。
  “还是老规矩,谁抢到谁坐!”易八这不要脸的,要不是我大度,不想跟他计较,绝对会把他从座位上拉下来。
  Z4是向着武清山的方向去的,白梦婷最终也确实是把车停在了武清山附近。
  “白德禄的盆骨在武清山?”我问。
  日期:2018-06-12 15:51:00
  “据白夫子说,那盆骨离我祖祖的尸骨,不会太远,在十里之内。”白梦婷说。

  十里之内?那不就是方圆十里吗?在武清山这种深山老林里,于方圆十里之内找一块小小的盆骨,这难度,并不比大海捞针轻松多少啊!
  “这跟大海捞针有区别吗?”我无语了。
  “确实很难,不过白夫子说了,易主持肯定是有办法的。”白梦婷用乞求的眼神看向了易八,道:“要今晚找不到祖祖的盆骨,楚楚就真的没救了。”
  “那白夫子说假话骗你的,你也信?”易八摇了摇头,叹道:“不过你也别担心,我既然已经来了,就会尽力帮你寻找的。只不过,能不能找到,还得看机缘。”

  既然盆骨是在白德禄那坟的方圆十里之内,我们自然只能以其坟为原点啊!
  我们跟着易八,去了白德禄的坟那里。
  “甲山庚向,卯山酉向。左水倒右,出癸丑。”易八一边围着坟转,一边在那里念叨。
  “什么意思啊?”
  阴宅风水,我是不太懂的,因此便问了这么一句。

  “这祖坟埋得好,足可保大富大贵,人丁大旺啊!”易八解释道。
  “你能从这阴宅的风水,推断出那盆骨的方位吗?”我问。
  “这倒是一个方法。”易八点了点头,道:“你不愧是我的好兄弟,一开口就给我整高难度的。不过这办法的难度虽然高,但确实是最有效的。”
  易八让我去找了一根竹竿来,他则从青布口袋里拿出了一叠白纸,用手在那里撕了起来。还别说,易八这手艺当真是挺不错的,他那么三下两下的,便将那叠白纸弄成招魂幡了。

  日期:2018-06-12 16:11:00
  易八用左手第四指越过中指,背掐二指,二指掐于大指根,大指掐五指根,五指勾住大指,并将中指伸直。
  “掐请魂诀请魂,借阴宅风水之势,判盆骨之下落,算得上是个妙招。”孔老汉来了,他整理了一下胳膊上戴的红袖标,道:“招虽然是好招,但你不觉得,这样的小问题都用搏命的方法来解决,有些太过冒失了吗?”
  “小问题?”易八收起了他的请魂诀,道:“既然你说是小问题,那就烦请出手帮忙解决一下啊!”
  “你没收白家什么好处,为何要舍命相帮?”孔老汉问。
  “谁说没收好处啊?我可是收了他们好几百块钱的。”易八说。
  “能掐出请魂诀的人,会把几百块钱放在眼里?”孔老汉这是在诈易八吗?

  “我们道家,讲的是个随缘,并不是金钱的多少。白楚楚危在旦夕,那可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若坐视不管,我如何面对道家的先师?”易八道。
  “道家若能多些你这样的弟子,何愁不能振兴?”孔老汉赞许地点了点头,道:“白德禄的盆骨,我帮你找吧!”
  “多谢前辈。”易八说。
  孔老汉让易八给了他一张纸钱,他拿过去又撕又折的,不一会儿的功夫,便弄了个小纸人出来。
  这小纸人不能说是栩栩如生,但看上去绝对是很精致的。
  “天清地灵,众鬼听令!奉符敕旨,旨旨奉符奉法奉令,急急通灵。

  日期:2018-06-12 16:31:00
  吉凶之事,报我知情,吾奉茅山法主敕令,神兵急火如律令!”
  孔老汉这《通灵咒》一念,便有阴风呼啦呼啦地吹了过来。他将手一松,那原本是夹在其两只之间的小纸人,便随着风飞了出去。
  “走吧!”

  孔老汉跟在了小纸人的后面,我们三个,则跟在了他的身后。
  走了差不多两三里地,原本在空中飘着带路的小纸人,突然在那里打起了旋,不再往前飘了。在小纸人的正下方,有个坟头。那坟头还是垮了半边的,一看就是个野坟。
  “野鬼挡道。”易八看了一眼那野坟,道。
  孔老汉将左手小指从四指背越过,中指勾定小指并掐掌心横纹上,大指压中指并曲转大指头压二指,掐了个局邪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