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城鬼话:摆一摆成都街头巷尾那些不为人知的怪闻鬼事》
第1节

作者: 南方鬼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1-09 13:56:03
  我不是土生土长的成都人,不过,从滴滴娃儿开始,我就跟到三舅和大姑爷在成都摸滑滚打,对成都的街头巷尾卡卡角角很熟,足迹甚至涉及到二圈和三圈的一些踏踏。当然了,和九十年代初一辆自行车可以骑遍大半个成都相比,现在成都扩大了不晓得好多倍。
  每到一个踏踏,我最喜欢的,就是打听周围团转的的稀奇古怪之事。
  关于那些怪闻鬼事,大家熟悉的我不摆,比如九五年成都僵尸,比如交大八卦阵,比如天府广场幽灵,比如人民公园血青蛙,比如东风渠水怪。那些耳朵都听起茧茧的事我都不得摆,我要摆的,你们之前憋憋听都莫听过。
  听我摆完之后,如果感兴趣,你们也可以去现场查证,只有一点,最好白天去。
  日期:2018-01-09 13:56:48
  蓉城鬼话(1)
  九眼桥侉玉

  ====
  想了哈,先摆九眼桥算了。
  九眼桥靠近水井坊这边,幼儿园街对面的河边步道上,如果你观察仔细点,就可以发现,步道的地砖,有一块砖的颜色和其他不一样,也不是完全不一样,只是细微的区别,不仔细分辨是看不出来的,更何况这里人来人往的,哪个会专程去看地砖哦。
  应该是2015年上半年左右,我赶公交车在九眼桥下车,一开始想换个公交车,后头见人太多,就干脆沿着顺江路往下走算逑,走了几步,我不晓得为啥子注意到了那块地砖。
  那块砖虽然颜色和周围的砖几乎差不多,但色泽要浅一些,上面还有几根儿不起眼的条纹。
  我没觉得有啥,正打主意走,看到河边一个钓鱼的大爷,要不要的往我这边看,我也没啥子事,便走过去看他钓鱼。
  钓了一哈儿,鱼鳃鳃儿都没钓到,钓鱼大爷忽然问我是不是觉得奇怪,我说你说的是不是那块砖,他笑了哈,给我摆了那块砖的来历,还说这周围只有他一个人晓得。
  说是在两年多以前,九眼桥桥这边的这一坨,到了晚上,要不要的就会莫名其妙丢失一些宠物,基本上都是些阿猫阿狗,一般都是宠物主人在这团转带宠物耍,还不晓得咋回事,宠物就突然没得了,到处找不到。
  半年之内,丢了的阿猫阿狗怕是有十来根,晚上来这里遛狗的人少了,直到有一天晚上,来了一个有点行势的人。
  那个人三十多岁,好像姓李,抱着一根小白狗,当时已经快十二点了,九眼桥这边基本没啥人了,路灯都是一晃一晃的。走到这附近的时候,李哥电话响了,他只能把小白狗放下接电话。哪晓得,没说几句话,李哥回头一看,小白狗被一个六岁左右的娃儿抱起走了,那娃儿穿了一身黑色的褂褂,也不晓得从哪冒出来的,抱起狗跑得飞快。

  李哥把电话一挂,骂了一句你这胎神娃娃不落教,跟到就朝那娃儿撵过去,他心头还在纳闷儿,为啥子小白狗被抱走,叫都不叫唤一声喃。
  没撵几步,怪了,那娃儿就在步道上,凭空消失了,小白狗也随那娃儿一起没了。
  这一哈,当场就把李哥整来木起,他完全不晓得发生了啥子,等他反应过来又立马到处找,可哪里还找得到那娃儿和小白狗的影子。
  本来按照一般人的做法,这事也就算逑了,但李哥不是一般人,有点能耐。第二天晚上,他不晓得打通了啥子关系,居然找了一伙人,把那娃儿消失的地方用围栏围起,然后撬开地砖,往下头挖。
  夜深人静,偶尔路过的人以为他们在市政施工,没在意。
  挖了差不多四五米,挖到了异常,李哥他们一看,居然是一副棺材,不是成人的大棺材,是一米多点的小棺材。李哥命令撬开棺材,这一打开,立边就把几个人骇到了。
  小棺材里头,睡起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尸体,尸体一点都没腐烂,尸体上裹了一件黑色褂褂,就和昨晚上李哥看到的一模一样。尸体边边上,堆满了一堆阿猫阿狗的皮囊和骨头,其中就有李哥的小白狗。
  李哥看怕了,赶到把棺材盖起,喊兄弟们守到起,他连夜连晚找了一个算命先生讨教。算命先生听了过后,说李哥要遭起,李哥连忙求他救命。算命先生说,马上把棺材连同小孩尸体拉到郊区去烧了,还有,埋棺材那踏踏有邪性,必须用一块玉石来镇压。
  李哥赶紧照做,当夜就把棺材烧了,烧的时候据说不断有黑血乱飞。烧完后,他又跑到东都建材市场,按照算命先生的指示,选了一块颜色和地砖相近的侉玉,喊人加工成地砖的样子,几下把挖开的步道那坨恢复了原样。
  弄好后,九眼桥这里的步道,才再没有听说过有阿猫阿狗走丢。
  日期:2018-01-09 13:57:41
  蓉城鬼话(2)
  面馆儿

  ====
  在书院街道办事处管辖范围内,有一条落虹桥街,可能有些兄弟伙都莫听说过。
  那条街平时人气不足,原先街道一边有一个垃圾堆放场,臭气熏天,后来改造了,我要摆的不是那个垃圾场,而是垃圾场对面街上的一家面馆儿。
  那家面馆儿具体叫啥子名字,我不敢说也不得说,今年上半年的时候,我去那家面馆儿吃面,味道啥的还将就,给钱的时候,我一抬眼,看见面馆儿墙顶角那儿,挂了一个裹成一团区马黑的口袋。
  我搞不醒豁那是啥子,以为是垃圾之类的,没在意。后头过了几天我又去吃面,那黑口袋还在,我就有兴趣了,憋憋有故事。一般餐馆里头,挂关公挂财神爷挂招财猫啥的都很正常,从没见过挂一个黑口袋的,指不定有些稀奇古怪的道道也说不清。
  把面吃归一,我就跑到落虹桥街外头,到处找那些扫地的大爷大妈问,怪了,连问了几个都摆脑壳。
  看来真是死扣了索,到最后,我刚要走的时候,一个老大爷把我喊到起,他应该有八十多岁,精神还可以。老大爷说他看我在打听,就问我是不是打听那家面馆儿的黑袋子,我点头,他就把我神秘兮兮拉到角落头,给我摆了其中之事。

  那家面馆儿,开了差不多三年了,生意也还算红红火火,不过在面馆儿老板接手之前,那个铺面的生意就没好过。
  曾经开过冒菜馆,开了三个月不到,冒菜馆老板摔断了脚杆,把铺子打出去了。又开过水果摊,也是半年不到,水果摊老板的婆娘得癌症死了,水果摊也垮了。还开过房产中介,还不到一个月,说是中介合伙人在外头捅死了人被关起了,铺子也只能关门。
  一来二去,这个铺面就没人来接手了,哪怕租金一降再降,还是那个鸟样。
  老大爷说,那些个老板都不晓得,在七年多八年前,这家铺子是一家丧葬品店,卖花圈纸钱红烛啥的,后头不晓得啥子原因,丧葬品店老板不干了,立边才把铺面打出去。

  终于,在三年多前,目前这家面馆儿的老板来了,他本钱不多于是看中了这间铺面的便宜租金,就打下来开门卖面,在简单装修的时候,老板听到了周围的闲言碎语,说这铺子风水不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