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不算阴卦,这个规矩懂不懂?》
第31节

作者: 不谷布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武清山离上西村只有四五公里远,不一会儿的功夫,我们便到了。
  村里人睡得都比较早,现在这个点儿,自然全都已经睡了啊!黑灯瞎火的,看什么都不方便,从哪儿开始查啊?
  “上西村你来过几次,比我熟,快带路。”白梦婷说。
  “带哪儿去啊?”我问。
  “那刘兰花不是找你看过相吗?咱们先去她家看看。”我实在是不知道,白梦婷到底是在打什么鬼主意。

  刘兰花家的门是关着的,也没亮灯,一看就是睡觉了嘛!
  “人家都睡了,不好打搅。”我说。
  “我家楚楚等不起了。”白梦婷那是一点儿也不客气,一边喊着刘兰花,一边在那里敲起了门。
  门开了,刘兰花出来了。
  “你们二位,找我有什么事吗?”刘兰花睡眼惺忪地问。
  “上西村这一年多以来,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儿?”白梦婷旁敲侧击地问。
  白德禄的盆骨,是一年前丢的,因此白梦婷的这一问,算得上是比较巧妙的。
  “奇怪的事儿?”刘兰花皱了皱眉头,说:“文忠家最近这一年里,特别奇怪,三天两头装神弄鬼的,也不知道是在搞什么玩意儿。我听说,好像是有小鬼缠上他家了。”
  我今天不敢看女人,因此刘兰花说的这番话,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我不敢做判断。

  “谢谢了!”
  白梦婷道了声谢,然后便拉着我向文忠家去了。
  日期:2018-06-12 10:10:45
  “你信刘兰花说的?”我问白梦婷。
  “信与不信,咱们都有去文忠家看看的必要,不是吗?”白梦婷说。
  也不知道文忠家是不是真的没人,反正白梦婷在那里敲了好久的门,喊了好半天,也没有半点儿的回应。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今日咱们查到上西村文忠家这里,已经算是有很大的突破了。”我说。
  “好吧!”白梦婷皱了皱眉头,说:“明日咱们再来吧!”
  卯时到了,又到了用阴阳钱卜卦的时间了。
  阴卦?今日又是阴卦,不能看女,只能看男。
  “嗡…嗡…”
  什么车啊?发动机的轰鸣声这么大?
  我出门一看,发现是一辆保时捷。对车我还是比较了解的,眼前的这辆,是一辆卡曼,在保时捷家族里,算便宜的。
  “初一大师,你好啊!”坐在车里的黄卓,整张脸都是笑哈哈的,看这样子,他昨晚应该是赢了不少钱。
  “昨晚你是怎么把鼻子弄鼓起来的?”我有些好奇地问。
  “创可贴!”
  黄卓很得意地笑了笑,然后说道:“我最开始只贴了一张,赢了点儿小钱。后来我灵机一动,又贴了两张,接下来的运气,简直好到爆了。昨晚打牌的哥几个,全都输给了我一家。”
  “你今天来,是向我道谢的?”我问。
  “嗯!”黄卓塞了一个厚厚的信封给我,说:“除了道谢之外,我还想请你帮我再看看。
  日期:2018-06-12 10:30:45
  今天就别看财运了,看姻缘。”

  “姻缘不看。”我斩钉截铁地对着黄卓说道。
  “为什么?”黄卓问我。
  “每个相人,都有自己的忌讳。师父在世的时候就跟我说过,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所以我们心生阁,是不相姻缘的。再则说了,姻缘这事儿,讲的是一个缘分。不适合的人,就算勉强走到了一起,也是不会幸福的。”我说。
  “不相姻缘,那你今天能给我相一下什么啊?”黄卓一脸期待地问我。

  要换做是别人,在我说了这话之后,多少都会跟我扯扯,让我随便看一下什么的。这黄卓,居然直接就让我相别的了。足可见此人,对姻缘这事儿,确实是有些不在乎。
  不在乎姻缘的人,离异那是常有的事。就黄卓这身世,娶个媳妇,那是多简单的啊!所以他会做很多次新郎这个,我应该没看错的。
  “把你的左手给我看看。”我对着黄卓说道。
  “你是要相我的手吗?”黄卓一边问着这话,一边将手伸了过来。
  我盯着黄卓手心里的纹路看了看,然后对着他说道:“小贵纹奇小贵官,纵无官禄积闲钱。”
  “什么意思啊?”黄卓显然没太听懂。
  “你这命是小贵之命,意思就是说,你能当一个小官,但不会缺钱。就算你不当官了,也不会缺钱花。”我说。

  “这命好,当官多没意思啊!规矩还多,只要有钱花,谁稀罕当那破官啊!”听我解释完之后,黄卓可开心了。
  日期:2018-06-12 10:50:45
  “下次要是还有机会,我会再找你看的。”黄卓又摸了一叠百元大钞出来,递给了我。
  就凭他给我的这些钱,我也得提醒他一句啊!
  “昨日你贴了三张创可贴,基本上算是把你的财运用完了。水便是财,水带财运。最近这半个月,你千万不要再赌了。最好去找个有水的地方,住上一阵子,将你那财运好好养养。”我说。
  “半个月不打牌,这会难受死我的。”黄卓说。
  “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若是不听,非要去赌,把财运全都赌光了,你这辈子保管赌一次输一次。就算有金山银山,只出不进,也得给你输完。”
  这番话有一部分是真的,有一部分是假的。黄卓好赌,而且已经有了赌瘾。
  赌瘾这东西,一天不赌就浑身不舒服,如果我这话真能让他戒上半个月,就算他的赌瘾戒不掉,但至少是会变得小一些的。至少他内心里能有一个潜意识,就算半个月不打牌,这日子也是可以过的。
  相人嘛!只有以善才能立身。既然收了黄卓的钱,那就应该用自己学的相术,将其往善的方向引啊!

  “真有这么严重?”黄卓应该是想听我的,但他还是抱着一丝侥幸。毕竟半个月不赌,对他来说,确实有些太难了。
  “相人不打诳语,若是这次不听,从此以后别再来找我了,找我也不给你看。”我顿了顿,拉下了脸,道:“看相是窥测天机,我跟你说的这些话,就等于是在泄露天机。
  日期:2018-06-12 11:11:00
  你知道泄露天机,我得担多大的因果吗?”
  我把黄卓给我的钱全都拿了出来,递回给了他。
  “你都拿回去吧!”

  “初一大师,我错了。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这还不行吗?”黄卓赶紧又添了一些钱,递给了我,道:“在未来半个月之内,我一定不打牌,保证不赌。”
  “未来的半个月赌没赌,我是可以轻而易举地从你的财帛宫看出来的。所以我奉劝你,最好别生那骗我的心思。”我说。
  “你真是个神人,我就稍微动了那么一点儿念头,就被你给看穿了。”黄卓这一下,应该是彻底服气了。
  “不就半个月吗,我一定能做到。”黄卓拍了拍胸脯,像是在对我做保证。
  黄卓开着他的那辆卡曼走了,今天的这一卦,我算得很开心。因为从黄卓刚才的表现来看,他还没有坏到骨子里,是可以加以引导,进行改造的。
  像他这样的权贵子弟,不求他未来有多大个贡献,只愿他别走上邪路,害人害己,那就足够了。
  下午的时候,白梦婷来了,她让我陪她去上西村走一趟。
  一到上西村,我们便去了文忠家。昨晚来的时候,文忠家里没人,没想到这大白天的,文忠家还是没人。
  “易八不是说了吗?白楚楚这事儿,是要讲究机缘的。这机缘还没到,强求是不会有任何结果的。”我叹了口气,道:“你的心情,我很理解。

  日期:2018-06-12 11:31:00
  不过你放心,我和易八都不是那种做事只做半截的人,白楚楚的事儿,我俩都记挂着呢!”
  “你没有骗我?”白梦婷用认真的小眼神打量着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