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当王八》
第22节

作者: 关越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着远去的女士皮鞋声,屋内男女缓缓站起身形,各自坐到了办公桌后。刚才他俩一直蹲在门后,听着外面的风声。
  女人轻拍前胸,长嘘了口气:“老沈,刚才说的那些,贾娘们不会听到吧?”

  “咋了,刚才不是挺能耐的吗?现在怎么蔫了?”男人反问着。
  女人面带尴尬:“毕竟背后说人家,要是让听去,也不太好。”
  “你放心,她指定刚到这,什么都没听着。要不就她那飞扬跋扈的性格,早踹门而入了。”男人说着宽心话,“万一要是她问起,你就推我身上。多大点事?”
  “嘻嘻,那可说好了。”女人心情一松,便再次八卦起来,“贾娘们咋就和老李相跟上了,会不会两人已经……”
  男人忽然面向门口:“贾乡长好!”
  “贾乡……死老沈吓死我了。”女人抄起扫帚,再次打向男人。

  乡长办公室。
  李晓禾坐在办公桌后,低头喝着茶水。
  对面椅子上的贾香兰正在说话:“县法院说不符合立案条件,要求提供完整证据。公丨安丨局表示,已经展开对犯罪嫌疑人侦查,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进展。律师事务所跑了好几家,把县城的都跑遍了,市里也问了几家,没有一家愿意免费提供帮助;有两家收费最低,不过也只能按收费标准的一半收取。”
  “是吗?什么时候去的法院,谁接待你的?”李晓禾问的漫不经心。

  贾香兰回复:“上周……二,不,上周三去的,直接到的立案庭,问的立案庭长。”
  “哪个庭长?”李晓禾缓缓的说,“副庭长好像去了市里学习,那……”
  贾香兰忙道:“不是副庭长,就是庭长张文武,长俩大獠牙那个。”
  “你确定?”李晓禾追问着。
  “确定,当然确定。”贾香兰一挺上身。
  李晓禾抬起头来,盯着对方,冷哼了一声:“做为政府一把手,我有必要严正提醒你。贾副乡长,你这工作态度实在成问题,不但摆不正位置,不遵守上下级规矩,现在竟然还假话欺蒙领导,太过分了。”
  贾香兰一下子红了脸:“李乡长,说话可要有根据。我一直在基层工作,说话有时是随意了一些,但你也不能无端肆意指责吧?我什么时候撒谎了?”
  “自己不知道?你能在上周见到立案庭张文武?太厉害了,去首都见的?那几天好像你一直没请假出差吧?”李晓禾并非信口开合,他说这话是有根据的。
  张文武和李晓禾关系一直没错,根本不受近期这些事项影响。在上周二的时候,李晓禾曾经给张文武打电话,询问立案的事。张文武表示周一就出了门,一周多才能回县里,还告诉让找刘副庭长。昨天张文武还从首都打来电话,问李晓禾的人怎么没去,刘副庭长可一直没等上人。
  没想到谎言被当场揭穿,贾香兰一时语结,心中也暗怪自己。本来那天已经到了法院门口,结果那个家伙打来电话,非让自己过去,这才没有去成法院。
  “贾副乡长,你也工作二十多年了吧?竟然连最基本的奉命行事都不去做,太说不过去了。”李晓禾语气严厉,“如果你要是对我有意见,可以讲出来,何必拿工作撒气?你知道不,那是三百多户人家的希望,是数千人的命根子,可你竟然视同儿戏,你心里还有没有一点老百姓?我真怀疑……”
  被对方如此数落,贾香兰一直暗气暗憋,可又无言以对。现在听到如此一说,立刻产生了联想,于是回怼道:“怀疑?怀疑什么?怀疑我跟一山公司有猫腻?怀疑我和马一山……领导干部也不能随意诬蔑别人,不能随意给下属泼脏水吧?”

  其实在这段时间,贾香兰也听到了一些闲话,和今天那二人说的类似。但那都是别人学给她的,说的比较婉转,也都点到为止。而今天却是亲耳所闻,那二人又说的实在难听,她受的刺激很大。她一直不明白这些闲话是什么人传出的,曾经怀疑过好多人,也包括李晓禾。现在又听到李晓禾说出怀疑二字,她自然把“始作俑者”与“李晓禾”划了等号。
  自己还什么都没说,这个女人竟然如此猖狂,李晓禾也不禁火起,怒声道:“贾香兰,你什么意思?刚才你撒谎是事实吧?说你工作不尽力,没有冤枉你吧?还倒打一耙来了,说的都是什么乌七八遭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经对方质问,贾香兰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想当然,太莽撞了。但话已出口,不能收回。可贾香兰就是个不愿吃亏的主,没理也要搅三分。直接换了话题:“我是看出来了,你就是看我不上眼,给我穿小鞋。你自己在村民那里买了好,反过来又让我去办事,还说的冠冕堂皇。从那天开始,你催了我不下五、六次了,这哪是催促工作?这分明就是找茬。”
  李晓禾被气乐了:“贾香兰,催了那么多次,你竟然连去都没去,还好意思说?要不这样,咱俩现在就去找相关领导,让领导评评礼。”

  “评什么……大不了我不管了,把工业和招商工作交出去,行不行?”贾香兰一副无赖派头。
  李晓禾“啪”的一拍桌子:“想临阵脱逃?说的好听,你以为想交就能交?”看到对方要起身,他又抢先道,“回去反省。”
  回到自己屋子后,贾香兰越想越来气,觉得受了委屈,于是拿起电话拨了出去。电话一通,就哭了:“姓李的太欺负人,步步紧逼。”
  “我在开会。”手机里传来四个字,便没了声响。
  “呜……”摔掉电话听筒,贾香兰哭了起来。
  新的一周开始了。
  早上刚一上班,何春生、乔满囤便来到了乡长办公室。
  看到二位村主任进屋,李晓禾招呼着:“坐,那有茶叶,自己弄水。”
  自那次被乡长收拾后,二人已经来过好几次,见每次乡长都很随和,也就随便了一些。何春生动手,给自己和乔满囤弄上茶水,又坐到沙发上。
  李晓禾问:“群众工作发动的怎么样,有没有关于马一山的消息?”
  何春生摇了摇头:“几乎挨家挨户都问了,有些人家也说了一些,可没一条有用的,有的是我们已经说过的。”
  “我们村也是一样,除了提供些没用的,要不干脆就是凭空想象。还有人为了表现自己,直接就把电视情里情节搬过来,安到了马一山头上。”乔满囤说,“刚才我出来的时候,村里二柱子还说见到了马一山,结果却是他夜儿个做的梦,还说这是仙人指点,他纯属就是个二百五。”
  李晓禾“哦”了一声:“没有马一山的消息也就罢了,毕竟对这个人不了解,也没有深入接触。何二赖可是你们身边的人,他的消息也没有?这人还能一下子凭空消失了?”
  何春生立刻赔上笑脸:“乡长,何家营出了这种人,是全村的耻辱,老何家都跟着丢脸,也对不起乡亲们。何家咋就出了这种败类?跟着坏人骗乡亲、骗本家,连畜牲都不如。为了这事,我也老上火了,吃不香睡不好的,除了自个打听他的消息,也发动了好几次本家。可他爹刚夏天死了,他娘也没了好多年,又没个兄弟姐妹亲人。平时光听说他在外头混的挺好,究竟是干什么,现在人在哪,我们是一无所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