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当王八》
第21节

作者: 关越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他的……好像也没人搭理他,都躲的大老远。”停了一下,杜英才又引出了事例,“他这人的霸道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上上周挑了我许多不是,还把胡主任直接骂哭,可见他不讲理到了什么程度。今天这事,他也是一拖再拖,我给他打电话根本不顶用,还得劳烦县长您亲自催促,他简直猖狂的没边了。”
  “其它的先不说,但就今天贾香兰挨骂来说,也是咎由自取,还不是你自己拉屎没擦干净?贾香兰也是替你受过。”说到这里,乔成“嗤笑”一声,“一个巴掌拍不响,那娘们也不是省油的灯,孰是孰非还不一定呢。”
  杜英才忙道:“县长,小贾其实……其实挺老实的,主要是那家伙欺人大甚。他自己做的不好,领导已经给出改正机会,本来就应该夹着尾巴做人,可他竟然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真是人品恶劣到极点。”
  乔成没有接对方话题,而是说出另外的内容:“以前我就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档子事,要是早知道的话,还不如让你先在那,把这事处理了再说。”
  听到这段话,杜英才暗吸一口凉气,紧张不已,没敢再接茬。
  停了一会儿,乔成抬起头:“老杜,我问你一件事,你要如实回答。”
  杜英才忙道:“县长,我到这儿已经两周,工作早都熟悉,完全能够胜任。现在要是再……”
  “我是说,在一山公司诈骗借款一案中,你究竟有没有牵涉,牵涉多少?”乔成眼睛死死的盯着,仿佛要直接看穿对方内心似的。

  以为县长还要说对调的事,没想到却是这个更尖锐的问题。杜英才稍一迟疑,便坚决的说:“县长,我是您一直看着成长起来的,我的为人您肯定了解。我不敢自比海瑞、于成龙那样的廉吏楷模,但绝对无愧人民公仆这个身份。”
  乔成“哦”了一声:“那就好,那就好,希望您不要办糊涂事。”说完,挥了挥手。
  看到手势,明白了县长的意思,杜英才说了声“我先走了”,躬身退出屋子,关上屋门。然后长长嘘了口气,右手提起衣领抖了抖,才迈步走去。
  从门口收回目光,乔成眉头微皱起来,眼中满是狐疑,他的思维已经从杜英才身上,跳到了李晓禾那里。
  其实在刚才杜英才讲说的过程中,乔成的关注点一直就放在李晓禾身上,只不过是被杜英才引到了一边。
  从内心来讲,对于李晓禾今天的处理方式,乔成还是很赞赏的,但他绝对不会赏识李晓禾本人。他现在已经看出来了,李晓禾逼着周香兰去面对村民,再以等村主任为由进行拖延,其实是让这两拨人进行缓冲,也趁机收拾那个嚣张的娘们。经过碰撞缓冲,李晓禾再出面的时候,人们的情绪就和缓了一些,也有助于问题的解决。李晓禾今天的“一管到底”表态,虽然只是一句空话,但也足以抓住民心,为其脸上抹粉。

  想到这些,乔成食、中二指轻轻扣击桌面,自语着:“这家伙真够滑头的。”
  好多人自以为读懂了李晓禾的作法,其实只是看到一些表皮而已。
  李晓禾利用贾香兰和村主任做缓冲的确是真,收拾他们也是真,尤其贾香兰带头挑衅,必须要杀贾香兰这只鸡,以赅周良和其他猴子。但绝不仅是为了收拾而收拾,他是要把相关人尽量套在此事中。这些人不但包括他们仨,也包括今天打电话的杜英才,甚至包括乔成。
  经过这一段的变故以及所见识的世态炎凉,李晓禾更加深刻意识到,自己处境非常凶险,让自己做乡长绝不是某些人的最终目的。而自己现在无依无靠,还倍受打压,一切只有靠自己,只有适时寻找机遇。村民上丨访丨就是一个契机,他要以此事套上相关人员,也要套上杜英才,从而让乔成投鼠忌器,这样自己才可能相对安全。这也才促使他做出了“一管到底”的保证,当然从他本心来说,他也要为村民的事竭尽全力。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李晓禾的思绪。看了眼来电显示,他按下了接听键。
  手机里立刻传来一阵笑声:“老李,你可真够滑头的。”
  李晓禾也“哈哈”一笑:“你也知道啦?我正有事找你,就是村民钱款被骗的事。”
  日子过的很快,不经意间,十一月份已经过去了一多半。

  这天上午,贾香兰吃过早饭,离开单位食堂,向自己办公室走去。刚过前排房子拐弯处,忽然听到“贾娘们”三字,便赶忙后撤一步,侧耳倾听起来。
  拐角处房间里,坐着一男一女,男女都有三十多岁,二人正在说笑着。
  “小刘,千万别说名字,要是让那娘们听见,还不把你嘴撕烂了。”男人显得很警惕,下意识的看了看屋门方向。
  女人“嘁”了一声:“撕我嘴,她敢?她配吗?再说了,她就是娘们呀,不是男人吧。这还是客气的,没叫她骚*货就不错了。”
  “你还越说越来劲了。”男人点指对方,“不记得她去年把小黄和老姚骂成那样,还差点动手?”
  “也就是她们老实,要是换成我,哼……”说到这里,女人“咯咯”一笑,“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候是谁当政,现在又是谁掌权?你没听说那天的事,让老李把她训的就跟三孙子似的。”
  男人纠正道:“不是三孙子,是三孙女。”
  “咯咯咯,老沈你更损。”女人笑的前仰后合。
  “哈哈哈……”男人也大笑起来。

  屋内两人正说笑的开心,不料声音早从虚掩的门缝传到院内,全都进了贾香兰耳中,只把贾香兰气的火冒三丈,咬牙攥拳,抬起了右脚。
  “她咋那么坏,咋跟着马骗子合伙骗村民?”女人的声音适时传出。
  脚尖几乎已经挨上屋门,听到这句话,贾香兰又生生收了回去,她倒要听听“狗男女”怎么说。
  男人不以为然:“不可能吧?以前没听说呀,怎么现在就冒出来了?”
  “有什么不可能?现在可都传遍了,都说当初就是她领的马骗子去村里,后来又是她分管这项工作。”女人坚持自己看法,“以前的时候,马骗子一直在,谁会注意这事?现在马骗子跑了,人们这才想起来。”
  男人“哦”了一声:“你要是这么说,倒时也有点道理,从始至终,她可是一直都参与的。当时那娘们风光的,一会车接车送,一会又下馆子,简直……”
  “你不说我还忘了。”女人抢了话:“我听他们说,今年夏天,有一次她和马骗子喝酒,结果喝的酩酊大醉。当时马骗子的手到处乱摸,都伸到她那两个东西上面了,她还舒服的……哎呀,死老沈往哪看?”说着,女人抄起扫帚,挥了过去。

  “条件反射,别打呀。”男人起身,连连躲避,但嘴上还是不停的叨叨,“嘿嘿,条件反射。”
  暗骂了一声“狗男女”,贾香兰倒退两步,准备冲上前去,飞踹屋门。
  “贾副乡长,锻炼呢?地方小了点吧?”身后一个声音忽然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贾香兰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头也不回,没好气的说:“哪有那闲心?”
  站在贾香兰身后的人,正是刚刚吃完早饭的李晓禾。眼前女人说话一直这副德性,李晓禾已经见怪不怪,反正自那天收拾这个女人后,她已经老实好多。便也没有计较,而是直接道:“现在到我办公室一趟。”
  “那天不是已经……”话到半截,见对方已经走向前去,便闷哼一声,气咻咻的迈出了脚步。在经过那扇屋门的时候,贾香兰心中暗骂“狗男女,败坏老娘名声,你们等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