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遍野》
第70节

作者: 冷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羽是哑巴吃黄连啊,一脸无奈,心里也是极度矛盾,确实起初是想给这杨琳下药的,但是现在,杨琳说的没错,她可是李若水的闺蜜啊,连女朋友的闺蜜都不放过,真是禽兽!
  杨琳知道呆在这里,肯定会出事,自己已经是极力在控制欲火,那私处涌现出来的蜜汁已经把整条丨内丨裤都湿润了,浑身每个细胞都炽热,汝头硬挺得生疼生疼的,杨琳都想哭了,她害怕,她害怕现在见到一个男人就会扑过去,身体太饥渴太需要满足,已经不是她的理智可以控制。
  “你还好吧?”杨羽试探性的问了句,只是也想知道下这欲仙死的药性如何。
  “滚开!”杨琳吼了一声,扯上外套,急忙穿了鞋,就飞奔出了房间,只听见轰的关门声。
  好狂野的一个女人。
  静,房内又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杨羽瞧了瞧刚才杨琳坐的那块被单,竟然有些湿润的影子,无奈摇摇头,以后想在搞杨琳可就难了,不过,眼下杨羽担心的是这杨琳可千万别去女朋友李若水面前告密啊。只是瞧了瞧那瓶欲仙死,急忙拿起来放到了抽屉里,并上了锁。
  远处的学校传来了学生玩游戏的欢笑声,杨羽转头瞧瞧门,纹丝不动,心想看来杨琳是不会再回来了。
  李若水走在回校的路上,想着刚才父亲大人的话,让她抽空带杨羽回家吃饭,感谢他上次救了自己女儿一命。可要是李若水知道,自己的男朋友骗自己的闺蜜吃下了春药,那又会做何想法?至少这顿饭,杨羽是吃不了了。
  杨羽突然觉得自己没了心思改作业,自从上次被那条怪虫咬了后,现在他的欲火越发强烈了,尤其是到了晚上,更是充血的厉害,上周把林依娜整整搞了一个晚上,从来没有这么般持久过,林依娜是高巢接连不断,求饶不知求了多少回,失禁了多少次,天快亮时,全身酸得走都走不动,林依娜是怕了杨羽了,这周就没敢来找过他。
  这一旦起来了,想轮下去,就难了,不冲个冷水澡还真不行,这种事,杨羽也是又爱又恨,特别是在上课的时候,有几次就是硬了起来,那个尴尬!

  而现在,想偷偷去把紫舒喊过来那显然是不切实际了。
  就在杨羽也为自己的欲火无处发谢而郁闷时,传来了敲门声,杨琳难道回来了?
  急忙兴奋的奔去开门!
  门外的场景,还是让他大吃一惊!
  来人难道不是杨琳?那会是谁?
  光线昏暗,这是间老房子的里屋,一般都只有一扇小窗户。
  房间内躺着一个老人,老人的脸瘦得像骷髅,极其狰狞,看样子是活不了多久了。老人的身旁还站着个中年人,正俯身在他旁边。

  “我死后,一定要保护好教堂里的圣树,圣树一死,必生灵涂炭!”这库上的老人便是基督教的大长老,自从上次驱魔失败后,回来就一直躺了库上,也不让去医院,如今身体越来越差,怕是熬不了多久了。
  “长老放心,我们必死维护。只是这圣树到底有啥用?为什么上头一定要我们来这保护它呢?”另一人则是本村基督教的二长老,只是很多事,他不明白。
  “以后,你会明白的,晚上去把那个叫杨羽的人给我叫来。”大长老说话已经非常吃力。
  “杨羽?那个教书生?”二长老更加疑惑了,那杨老师又不是基教徒,对一个外人又有何要吩咐的呢?可大长老的话唯有服从,硬是点了点头,就退出了房间。
  房内不仅贴满了基督海报,更有个硕大的桃木十字架,那十字架的背面莫名其妙的泛着些黑色东西。
  大长老躺在库上,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天花板,在他的视野中彷佛看见了一个人,不,是一个神:耶稣,正背着十字架的耶稣。
  这个十字架,大长老可背不起。
  而在同样的房间里,林依娜,林依依以及她老公正在三方会谈呢。
  “姐姐,我听杨老师说你们上次睡一起但是没那个,这样不好吧,终究是我们求人家。”林依娜本来也不想管这么多,但是终究是自己的姐姐,而这事,反而是姐夫求着她帮忙的。
  “都是我对不起你啊。”林依依的老公王仁是个老实人,这种事到这地步,不能让自己的妻子满足,是作为男人最大的失败了,所以王仁是一直想从其他方面来弥补。
  “杨羽又不是我老公,总觉得怪怪的。”别看林依依长得沉鱼落雁,但打心底是个传统的女人,所教育的也是封建的儒家思想,在她的世界里,这爱爱的事就应该只能跟老公做,突然跟一个陌生人做,她真心接受不了,上次跟杨羽睡,她就浑身不自在,一夜没睡着。
  “姐姐,你也不是不知道父母这边的压力,你要觉得真心接受不了,那我干脆让杨老师强来,你看怎么样?”林依娜为了让姐姐怀孕,那是想尽了办法帮她了,既然都不行,看来只能这样办了。
  “什么?这当然不行。”林依依觉得这事违背了她的意愿,怎么可以在她不同意的情况下做这种事。

  “我同意。”王仁的思绪是最复杂的,男人毕竟有男人的苦处,眼看纸包不住火了,要是让全村的人知道自己不举,接不了种,那他真的没脸活下去了。
  所以他宁愿选择让一个男人干自己的老婆,一不想让全村的人知道自己干不了自己的老婆。
  “这事,就先这么定了,还麻烦妹妹去问问杨老师的意见,我看他人还真不错。”王仁难得硬了一回。
  林依依也沉默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每个家庭都有家庭的烦恼,家丑不可外扬啊,只是让杨羽去强bao一个少丨妇丨,他能做得出来这种事?
  而在杨羽那个房间里,也正在发生着些不可思议的事。
  杨羽兴奋的去打开房门的时候,发现大吃一惊,屋外没有站着杨琳,屋外压根就没有人。
  明明听见了敲门声,怎么会没人呢?杨羽非常不解。又望了望四周,这老房子里,寂静无声,空无一片,除了楼上楼下那几个空房间,不,杨羽也不知道,这些空房间里都有些什么。
  谁恶作剧吗?杨羽摇了摇头,就把门又给关上了,关门的那一刹那,杨羽突然感觉一股寒意,顿时打了个寒颤,毛骨悚然起来,似乎刚才有‘人’进了房。
  杨羽刚回来坐下,突然,又传来了咚咚的声音。
  “谁啊?”杨羽大喊道,最恨开这种幼稚的玩笑了,杨羽很恼火的又去开了门。
  可是!这次,出乎了杨羽的意料,外面站着一个人。
  那人头发蓬乱,像是刚刚抓狂过,活像一只猛兽,发狂的猛兽。

  而这只猛兽正是杨琳。
  杨琳喘着大气,眼睛都红了,瞪着双眼,紧紧得咬着牙,很显然,她忍得很痛苦很压抑,但还是身体内的那个‘恶魔’给战胜了。
  这个‘恶魔’太强大太强大了。
  杨琳哭了,只是连哭的时候,都像一只野兽,扑向了杨羽,这一扑来势凶猛,杨羽连连后退,只是顺手把门轰的一声给关上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