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天生命薄,姥姥年年为我烧替身,拜堂口,收兵马》
第28节

作者: 小叙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姥姥的大牙一咬,菜刀高高的挥起,“让你撒谎不说实话!”
  ‘砰!“
  房门猛地被二舅踹开,“妈!”
  “若文!”
  一股腥热的液体直接喷到我的脸上,我浑身一抖,眼皮子颤动了两下慢慢的睁开,只见二舅的手拦在半空的菜刀刃上,血顺着手掌不停的往外涌着,“妈!是我没教好四宝,是我错!她什么都不懂啊!”
  ‘哐当’一声…
  姥姥一阵摇晃,手里的菜刀应声落地,她看着二舅的手,嘴一瘪,眼泪直接流出来了,“若文啊,你糊涂啊!糊涂啊!这孩子不教那就真管不了啦!”
  我怔怔的站在那里,看着二舅不停流血的手,一股从未有过的酸涩感在身体迅速的蔓延,我心有些发揪,胸口也闷,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二舅扯过毛巾擦干净我的脸后包到自己流血的手上,看着我直接蹲下身子,“四宝,我知道你是好孩子,小孩子犯错没什么的,我们改就好了,来,你跟姥姥说,你说姥姥别生气了,你以后不会了。”
  我说不出口,其实我最会说这些,轻飘飘的,我从来都不觉得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只是看着姥姥生气就习惯的说我错了,但是现在,我说不出来,浑身上下都有了一种很异样的感觉,很难受。
  二舅看着我还在示意,“别发愣啊,四宝,说了你姥姥就不生气…”
  “薛大姐!薛大姐你在家吗!哎呦,这怎么了!出这么多血!“

  姥姥擦了把泪看向进来的人,“老徐啊,教训孩子不小心给若文弄伤了,你有事儿啊。”
  老徐婆子瞄了我一眼似乎就什么都明白了,“你去韩家看看吧,那老太太回来作妖闹了!”
  姥姥摆摆手,“正常,死的不好那肯定得回来闹啊,没多大本事的,你去压压不就成了吗。”
  老徐婆子无奈的撇嘴,“韩大勇是找我过去了,可咱得讲理啊,这事儿我不能硬管,你还是把你家这小祖宗领去念叨念叨吧,她能耐的把人老太太上路的钱都给祸祸啦!”。
  日期:2018-06-12 13:09:45
  “上路的钱?”

  姥姥不明白,“什么钱,那老太太现在搁谁身上作妖呢。”
  老徐婆子叹口气,“孙桂香呗,就说饿,送下去的钱压根儿就不够打赏小鬼的,结果被欺负个够呛,说这事儿就你家这小祖宗干的。”
  “不能。”
  二舅起身揽了揽我的肩膀,“徐大姨,我家四宝动人家死人钱干什么啊,她还不至于那么不懂事儿。“
  徐婆子鼻子里哼哧了一声,“若文啊,你家这孩子啥事儿干不出啊,我也是摆弄这行当的,这玩意儿你得断清楚来龙去脉才能给人安生的送走吧,我想她本来是想磨葆四的,谁知道你家这孩子阳气太烈她上不来这才回去找的孙桂香…”

  说着,老徐婆子还摇了摇头,“还有她家那个小霖子,也被吓到了,现在傻不傻蔫不蔫的在炕上呢,我问的时候嘴里也念叨你家葆四的名字,可能都跟你家这祖宗有关系啊,薛大姐啊,你赶紧带你家孩子去看看吧,咱干这行的都知道深浅,我是能给打走,可是咱没理啊,上路钱那是能瞎碰的么。”
  絮叨了大半天,徐婆子见姥姥一直绷着脸就转身告辞了,走到门口时还扔下一句,“薛大姐,韩大勇还在家里等你呢,你得快点去看看,不然那个孙桂香肚子都容易吃爆了。”
  姥姥冷着脸点了一下头,“满烦你了老徐,我马上就过去。”
  日期:2018-06-12 13:49:45
  徐婆子点了一下头,最后看了看我还一言难尽的样子,“唉,我看了一辈子男女了,当初咋就没看出若君肚子里的这个是白虎星转世的主儿啊…”
  等她走了,二舅仍旧揽着我的肩膀看着姥姥,“妈,这事儿肯定不是四宝干的,韩家老太太那烧纸钱谁能…”

  姥姥抬手打断二舅的话,转过脸直看向我,“韩霖他奶死那天你给你陈爷爷的烧纸哪来的。“
  我还沉浸在刚才血喷在脸上的情境中没有抽离出来,懵懂的望着姥姥,“什么烧纸,我忘了。”
  “就是你给陈瞎子的烧纸!你让他买东西吃的烧纸!”
  姥姥这一吼我倒是想起来了,颤巍巍的张嘴,“就是在韩霖家院子里拿的,不是挺多的吗,我就拿了几张…”

  二舅惊了,“四宝,你拿人家的烧纸干啥啊,你想玩火家里不有纸吗。”
  “闭嘴!”
  姥姥呵斥二舅,咬牙看向我,“是不是我用秤称完的烧纸的让你给拿了!”
  “我不知道,就是在院里拿的。”
  姥姥抚着自己的心里似乎喘气困难,“你真能啊,那三斤六两纸是可丁可卯的,送人上路一点都不能差的啊,你连那个你都敢碰啊你!”

  二舅一见姥姥又要打我赶紧给我护到身后,“妈,这事儿不怪四宝,那三斤六两纸韩家人称完怎么不看着点赶紧烧了呢,怎么办丧事都这么稀里糊涂的。”
  日期:2018-06-12 14:29:45
  “那是人家糊涂吗,当时他们家就孙桂香一个人,韩大勇都没回来呢,烧纸不得找女儿烧吗!没女儿我不得安排人烧吗,谁能想到就让这丫头钻空子给碰了!你还护着她!你是真想给她送笆篱子里啊”
  二舅没声了,“总之四宝不懂这些,孩子不能老被打,会有阴影的。”
  “你看她那样!她像是有阴影的样吗!”

  姥姥的怒气没法形容,“你让开,我再问问她,那韩霖是怎么回事儿,韩霖怎么会被韩家老太太吓着!为啥要念叨四宝名字,四宝!问你呢!”
  我感觉今天一睁眼就是晕的,被我姥打的,被血喷的,脸和脑子都发木,“我昨晚看见韩霖她奶了,然后,就听见韩霖喊我,我就告诉他说他奶在这儿了,他一开始不信,后来他就看见了,就跑了…”
  姥姥眉头一紧,“你看见韩霖他奶了?你怎么能看见!”
  “就老娃子叨我,往我身上拉粑粑,然后我就看见了他奶了,会动的,动的特别快…”

  姥姥推开二舅把我拉过去,仔细的看了看我的手背,随即又掀开我的后脖领子,“你太姥真能耐啊,还骗我,说你是摔了…那个韩霖昨晚是不是碰到你了,是不是!”
  我翻着眼睛仔细的想,“他想拉我回家,之后他就自己跑了。”
  姥姥伸手捂住额头,踉跄了一下坐到炕沿上,“事大了,原来昨晚那些老娃子是奔着葆四来的,她被盯上了…”
  “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没听明白啊,四宝昨晚不是一直在家吗。”
  日期:2018-06-12 15:09:45
  “她在什么家!”
  姥姥看着二舅痛心疾首,“她肯定跟着去看热闹了,但那杆子是她弄到的,所以那老娃子就奔她去了,那玩意阴气重,给她挠破了再拉屎的她能不撞鬼吗,这气一连着,那老韩家的小霖子再碰到她,肯定也会撞邪了,这孩子缺心眼她不怕脏东西,别的孩子能不被吓破胆吗!”

  “不对啊。”二舅念叨着,“老娃子不是被鞭炮吓跑的吗。”
  “不是鞭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