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349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脑子抽抽了?遇到楚巨蛮之后,因为强烈恐惧导致做出不寻常举动?拿了钱宗望的二百万就要尽忠职守?还是目睹陈蛰熊慷慨赴死,激发了心中久违的豪气?
  或许都有。
  看破生死的赵凤声反而心如止水,唐刀的角度愈发刁钻古怪,几刀下去,庄晓楼的属下接连躺倒在地,捂着鲜血长流的伤口痛哭嚎叫。
  唐刀比起一般的刀Ju,自身重量要多出一到两倍,刀身宽厚,刀刃锋利,刀刃砍到人身上会伤及皮肤组织,哪怕用刀背砍人,骨骼也会遭受重击,十有八九会落个筋骨断裂的下场,甚至比刀刃的威力还大,杀伤力异常强悍。
  在赵凤声破釜沉舟的刀式下,对面仅剩童颜巨汝一人。
  赵凤声使用唐刀的套路,全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拼命打法,虽说砍翻了几人,但小臂和肩头各自挨了一刀,鲜血顺着手腕流向刀身,亮银色的刀刃滴滴答答,不停滴落血迹,分不清是敌人的血还是自己的血。
  赵凤声发觉手心变得粘稠,连刀柄都有些打滑,趁着两人各自喘息的机会,将手心往衣服边缘蹭一蹭,廉价的运动装出现一片暗红印记。
  赵凤声正要发起攻势,忽然觉得脑后生风,匆忙回头,看见去而复返的花脸拎着蝶舞悍然冲锋,目标直指童颜巨汝。
  “你怎么还不走!”赵凤声顿了顿,心急如焚喊道。
  “哥,摆平这个小妞,咱们俩一块走!”花脸说完,刚毅果决剌出了一刀。
  童颜巨汝双刀翻飞,一柄架住了花脸攻势,一柄冲着对方心脏部位剌去,落点相当荫毒,跟那张与世无争的动人脸庞形成鲜明对比。
  “你当楚巨蛮是吃素的?!”
  赵凤声无奈,为了尽早让花脸带领钱家姐弟逃离是非之地,也顾不得江湖里以多欺少的规矩,况且对方还是一位秀色可餐的小妹妹。唐刀舞出一道径直轨迹,迫使童颜巨汝抽身匆忙后撤,赵凤声紧跟着大腿爆发出恐怖力道,脚面狠狠抽中大波妹胯骨部位。
  童颜巨汝在两名势均力敌的高手之下,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扑通一声单膝跪地,想用匕首再度撑起身躯,可是左腿像是失去了知觉,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哥,快跟我一起走。”花脸拽起赵凤声布满血迹的小臂。

  “晚了。”赵凤声望向小院方向,无力地泛起苦笑。
  陈蛰熊和楚巨蛮二人的巅峰对决,似乎比他预料的还要快,至于谁是最后胜者,走出大门的楚巨蛮已经证明一切。
  这位省城超一流的高手虽说笑到最后,但肋部好像是被捅了一刀,衣服染成暗红色,双手布满殷红血迹,一边行走,顺势在黄土路上拖出一道黑色轨迹,搭配他似笑非笑的神情,看起来宛如来自地狱的恶鬼。
  “花脸,最后跟你再说一句,你如果还不走,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弟弟!”赵凤声面无表情说道。
  “我只要你活下去,哪怕你以后不认我了。”花脸轻轻笑道:“哥,你交待我的事,我都办好了,已经告诉姐弟俩车辆确切的停放位置,并且把钥匙交给他们,你就放心吧。”
  “你这孩子,老是不听话。”赵凤声望向千娇百媚的脸庞,语气中的宠溺远远大于责备。

  “哥,我都二十五了。”花脸用数据来暗示哥哥话里的语病。
  “只有小孩才不听话。”赵凤声微笑道。
  花脸赧颜一笑。
  “那咱们兄弟俩就会一会省城数得着的高手,看看他到底有何出类拔萃的能耐!”赵凤声甩去刀身血珠,晨风吹起了发丝,露出了棱角分明的脸庞,战意凛然。

  “好。”花脸保持跟赵凤声半步左右距离,指尖弹向蝶舞刀身,发出清脆高亢的声响。
  楚巨蛮看似一步三晃走到战局中心,扫了一圈倒在地上的残兵败将,感兴趣说道:“连陈蛰熊都一败涂地,你们还要负隅顽抗?”
  赵凤声堆砌出灿烂笑容,“事关生死大事,总要拼一拼。用我们街坊的话,是骡子是马得拉出来溜溜,没准是你身负重伤,在故弄玄虚呢。”
  楚巨蛮咧了咧嘴,“看来我的恶名还没有到达耸人听闻的地步,否则你们两只雏鸟断然不敢说这种话。”
  赵凤声随意舞起唐刀,哈哈大笑道:“好几年没听人夸过我年轻了,就冲这句话,我得敬你三杯。”
  楚巨蛮举起右手,拿鼻尖轻轻嗅着血腥味道,一脸沉醉,缓缓说道:“其实我知道你说这么多废话,是为了给钱宗望的子女争取一线生机,这么大岁数就能称得上有胆有谋,不简单。”
  赵凤声反问道:“那你还愿意跟我扯这么多?大叔,被姓陈的伤到脑子了吧,秀逗了?”
  “相对于万恶的金钱来说,我更喜欢杀人的快感。”

  楚巨蛮伸出猩红的舌头,舔舐着指尖残留的血渍,表情跟颈部的恶鬼剌青如出一辙,“再说有你们这些忠心耿耿的属下做鱼饵,钱宗望肯定会花大价钱捞回去,否则他就会身败名裂,背负起江湖骂名。这种口碑,对于生意人来说是致命弱点,传到圈子里,以后谁还会跟背信弃义的家伙做买卖?”
  “刨去你的恶名,仅仅从说话来分析,不明真相的家伙初次跟你打交道,还以为你是位哲学家。”赵凤声依旧笑逐颜开跟对方扯皮,根本没有摆出进攻态势。
  “你好像还在拖延时间,让我猜猜你在打着什么鬼主意。嗯?是在等待我流血过多,失去战斗力?”楚巨蛮笑容玩味,指着对面家伙的伤口说道:“从现实情况来看,你的伤势似乎比我还要重,熬下去的话,你要比我先陷入休克状态。”
  “我这人有一个特长,那就是血量储备比一般人多得多,要不咱俩打个赌,看谁能撑得更久?”赵凤声强忍住失血过多带来的眩晕感,勾起嘴角一通乱扯。
  “等咱们俩都倒地之后,让你旁边没受伤的兄弟来收拾我?呵呵,年轻人,我发现越来越喜欢你了,有情义,有胆色,有谋略,有担当,我楚蛮子就爱和你这种青年才俊打交道。要不然以后跟着我干?钱胖子那有什么奔头,陈蛰熊就是你的前车之鉴。只要你喊我一声大哥,以后亏待不了你,金钱,美女,通通都会给你。”楚巨蛮伸出了橄榄枝。
  “以前有位江湖大哥跟我说过同样的话,可惜他嗝屁鸟朝天了。”赵凤声像是油盐不进的混不吝,对充满诱惑的橄榄枝视若无睹。
  “这句话惹得我很不高兴。”楚巨蛮握紧了沾满血迹的双拳。
  “不要生气嘛,我只是实话实说,要不然你去武云市打听打听,看我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眩晕感导致赵凤声稍微踉跄了一步,急忙用唐刀撑住地面,晃了晃昏沉沉的脑袋,仍旧无济于事。

  “我要出手了。”楚巨蛮平淡说道。
  赵凤声和花脸慌忙摆出防御架势,如临大敌。
  赵凤声听陈蛰熊讲过,楚巨蛮对敌时相当自负,从来不会仰仗兵器之利,不论是群殴还是单挑,他都会用双拳让对手痛不欲生。
  既然楚巨蛮说“出手”,那挥舞出来的武器一定是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