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6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马阳德已经打开了那叠纸,只看了第一张,脸上就露出了微微惊讶的表情。
  “怎么了老马?有什么问题吗?”旁边黄成礼问道。
  马阳德摇摇头,快速看完后面几张,就递过去说:“你们一起看吧!”
  黄成礼接过去,看完眉毛也挑了一下,然后交给了曹乐山。曹乐山看完正要给丁夏山,却见老太太转过去脸,摆手说:“我很喜欢小萧那孩子,你们都能看得出来,为了确保结果绝对公平,我等他们两人都上交了答案再说。”
  老太太为人方正,但并不迂腐,所以其他几位老人在微微愣怔之后,就猜到了她这么做的用意——显然她很不相信晁玉山的人品,生怕那家伙输了之后拿她做借口,于是索性光棍的连看都不看。
  “既然夏山都这么说了,”冲正要把报告单送过来的曹乐山摆摆手,刘青羊笑道,“那我这个萧晋的准师父就更不能看了,你们三位先收着,待会儿我跟她一起看。”
  曹乐山也不坚持,将报告单重新叠起,放在了马阳德手边的桌子上。
  马阳德用两根手指捋了捋下巴上的胡须,目光看向晁玉山和萧晋两人,说:“现在,你们两位可以依次过来为这位妇人切脉,然后将所得结果写出来交由我们四人判定,结论最正确精准者,就是今天这场考核的胜利者,也就是下一任的杏林山兑长老。对此,二位可有异议?”
  萧晋与晁玉山同时冷冷的看了对方一眼,又齐齐摇头。
  “那好,谁先来?”马阳德又问。

  萧晋见晁玉山没有要动的意思,刚打算起身,余光便瞟见晁玉山的手机屏幕有意无意的歪了过来,紧接着他便瞳孔急缩,身体也陷入了僵硬。
  晁玉山嘴角冷冷一翘,收起手机阴阳怪气的说:“昨天的三场考核中,除了最后一场萧先生想要口述之外,其它基本都是你先,凡事都讲究个有来有回、有始有终,未免破坏掉萧先生的节奏,今天还是你先吧!”
  萧晋脸色铁青,转脸朝詹青雪看了一眼,见那姑娘也正在看着他,且右手隐秘的做了个OK的姿势,这才长出口气,沉声道:“晁先生言之有理,做事确实应该有来有回、有始有终,只是希望晁先生不要后悔才好,因为,那后果是很严重的。”
  说完这句比晁玉山那句还要让人莫名其妙的话,萧晋就起身来到那孕妇面前。
  微微一笑,他坐在椅子上开口说:“大姐你好,麻烦你伸出左手,手腕向上搁在这个小布枕头上,谢谢!”
  孕妇按照他说的做了,他便屏气凝神,将食指、中指和无名指轻轻的搭在了孕妇的手腕上。
  不像生病那样各种症状都有与其对应的脉象反应,怀孕的情况非常特殊,几乎是一人一个样。而且,因为胎儿和母亲并不共用血液循环系统,所以对于华医的医术要求也会更高,基本上只有浸淫医道多年的老华医才能凭经验相对精准的判断出孕妇和胎儿的具体状况来。
  按理说,这场考核对于萧晋是极其不利的,毕竟他比晁玉山还要年轻二十多岁,在从医经验上肯定比不了。

  这当然不是因为马、黄、曹、丁四位长老偏心,而是他们都知道晁家世代都没有出过妇科大夫,不管晁玉山从医经验有多丰富,在验孕这一道上,与萧晋基本上是处在同一水平线上的。况且,以丁夏山对萧晋的喜爱程度,如果真的不公平,她才不会同意。
  话说回来,在两人都陌生的领域考核,也更能检验出他们对医术的领悟和天赋。毕竟,杏林山长老的擅长领域可以有所侧重,却也不能太过“偏科”,否则是很难服众的。
  然而,长老们所不知道的是,这虽然是萧晋第一次为孕妇看诊,却不是第一次接触到孕妇看诊。因为它的特殊和困难性,小的时候,爷爷每次为京城怀孕的贵妇太太做孕检时,都会将他也带上,而且结束后还会单独将每个人的脉象结论都详细的讲解给他听。
  换句话说,萧晋在妇科一道确实没有多少经验,但阅历之丰,却是长老们无法想象的。

  再加上《养丹诀》中专门有一篇医经阐述喜脉,因此,就像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一样,曹乐山昨晚的提议等于是直接将长老之位送给了萧晋。
  当然,这是在晁玉山是一位谦谦君子并与他公平竞争的情况下。
  晁玉山是君子吗?事实已经非常明显的证明过了——小人都比他更加高尚!
  虽然萧晋有很多各式各样的孕妇脉象记忆作为参考,但这毕竟是他第一次为孕妇切脉,所以他非常的谨慎,几乎是自人生第一次为人看病以来精神力最专注的一次。
  也因此,他并没有注意到,马阳德在他看诊的中途出去了一趟。
  “呼……”
  将近二十分钟后,萧晋终于长出一口气,抬起了手,对那妇人笑着说:“大姐,恭喜你啦!”
  “怎么了怎么了?”妇人立刻喜笑颜开的追问,自从怀孕之后,她最喜欢听的就是“恭喜”这两个字。
  “抱歉!现在我还不能说,要等后面那个人也给你看过脉之后才行。”萧晋扯过一张纸,低头边写边道,“不过,我要先提醒你一下,待会儿听了之后可要克制一点,不能太兴奋,以免刺激到小宝宝。”
  妇人紧紧抓住身旁丈夫的手,脸上写满了焦急,显然对于好消息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没一会儿,萧晋写完,吹了一下纸上的墨迹,然后叠起来,双手放在马阳德身旁的桌子上,弯腰说:“晚辈恳请诸位老前辈待晁先生答完之后再一起比对阅看。”

  马阳德面色一紧,转脸看向其余三人。丁夏山自然是第一个点头的,接着曹乐山与黄成礼也表示同意。于是他瞥了晁玉山一眼,开口说:“可以。”
  “晚辈谢过。”又施了一礼,萧晋才转身走回座位,似笑非笑的对晁玉山道:“晁先生,该你了。”
  晁玉山深深的看他一眼,问:“萧先生答的可还顺利?”
  “还行吧!”萧晋坐下说,“看出来的都写了,没看出来的想写也写不了不是?”
  很自然的,晁玉山把这话当成了他的妥协,笑容越发的得意起来,还亲热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才起身说:“嗯,年轻人张牙舞爪的那不叫个性,懂规矩守规矩才有前途可言。”
  萧晋黑着脸不吭声。于是他哈哈一笑,走向了坐在房间中央的孕妇。
  当他刚刚在孕妇对面坐下时,萧晋的手机就收到了一条信息。
  “一切问题都已解决,放心!”
  萧晋扭过脸,就见詹青雪正冲他微笑,脸上满是“我厉害吧”的得意。
  两人这样的互动自然让田新桐很吃味,于是她就低声问道:“小雪,你跟那家伙在干什么呀?”

  “呃……这个我不好说,”詹青雪脸上露出为难之色,说,“还是待会儿考核完了让他讲给你听吧!”
  田新桐不满的噘噘嘴,却也只能耐心等着。
  那边,晁玉山看诊的时间要比萧晋短得多,也就不到十分钟的样子就开始在纸上书写。
  日期:2018-01-11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