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75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1-09 16:21:36
  弘苍六十五年五月初四,算算时间已经是第三日了。我眼看着天色一点点的变暗,心中不免有些焦躁起来—只剩下半个时辰了!
  这两日我一直呆在赫连嘉这儿,他很贴心的派人将采儿带了过来,自己却不知道去了哪儿。
  不过,听千月的意思,他出去是为了替我配置解药。这令我多少是有些感动的,毕竟我这种身份于他而言,那简直是不值一提的,他完全是可以不必理会我的!
  可是,这又是为什么呢?
  就像上回分析的,他在图什么?可任凭我怎么想,哪怕我想遍了,也找不出一样能让他所图的东西。
  可,若真的说是我的人,他不也得到过了吗?总不能真的是我的真心?
  “小姐…小姐您想什么呢?饭菜都要凉了!”采儿看着发呆的我,忍不住开口。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母亲那边应该收到我的信了。”我回过心思,朝采儿浅笑道。
  采儿想了想道:“算时间应该是今天送达的。不过小姐,您真不打算告诉夫人吗?”
  “还不是时候,现在这种情况…只会让他们白白担心,还是等过些时日我解了毒,我再回去告诉母亲吧…”我微叹了口气说道。
  发生了这样的事,端午我是赶不回去的,所以初二那日,我让人送了封信回家。
  母亲那,我在深思熟虑过后,还是决定等一切尘埃落定了再将一切告知她。因而,在信里我也只道事多,实在是脱不了身,只能过些时日再回家了,望他们谅解!
  “采儿,你也坐下来吃吧!”我看了看眼前的饭菜,再次出声。
  “那怎么行!小姐您还是先快点吃吧!您看,天色都暗了,要真是发作起来…吃饱些还能顶会儿…呜呜…小姐您说…您说姑爷怎么能这么对您…”采儿说着,竟哭了起来。

  我瞧她这模样,心中一暖,“好了采儿,没事的,殿下会把解药带来的。”
  “嗯…可是小姐您怎么还不吃饭?”采儿抹了把泪,瞧着我说。
  “恩,我这就吃。”我轻轻应声,拿过筷子一点点吃了起来。
  可是,没几口之后,我隐约觉得自己的身体在发生变化。是要发作了吗?我忍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采儿!快扶我去床榻!床下有绳子,一定要将我捆绑好!”一切由不得我多想,我唤过采儿,在她的搀扶下快速坐在了床塌之上!
  我虽有所准备,但这发作之快比我预料的还要可怕!几乎就那么几息的时间,我的身体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轻颤起来!
  我双手急急抓过被角,我努力压抑着,我一遍遍地告诉自己要坚持住,要坚持住!可是没有用,我的体温还在不断上升,我的额角已经冒汗了,我的唇也早已被自己咬破!
  那种感觉,好像就是我体内开始燃起小火苗,一串,两串,三串…越来越多,越来越猛烈。
  而我的理智,也在这些越演越烈的火苗中节节败退!我开始渴望甘露,我脑中就那么忽的浮现出了赫连嘉的面庞,我口中也忍不住呢喃出来,他的名字!
  这样的情况,也不知道是多久,我感觉我真的要崩溃了,我连自己最后的神志都涣散了!我开始朝采儿叫喊,我要她放开我,求她帮帮我…

  而我最后记忆的定格,是采儿那张无措而哭泣的脸庞!
  日期:2018-01-10 18:21:31
  我再次醒来,已是次日。
  我起身朝着雕花木窗的方向瞥了一眼,或许是时间尚早,这屋中的一切都很沉静,案椅的摆放也无半分杂乱,亦如同我昨日初醒。

  而我,也已然没有任何的不适,就仿若昨日黄昏只是一场恶梦。但我知道不是,因为我这床上的被褥,连同着我的衣衫都被换过了。
  “咯吱…”我正恍惚时,采儿端着一盆清水推门而入。
  “小姐,您什么时候醒的?可还有不适?”采儿见我坐着,又惊又喜的放下手中的东西,忙上前询问。
  “刚醒,我没事。”我回了采儿的话,顿了顿又问道,“昨日后来,我可是有如何?我…我是说,我是如何熬过昨日的?”

  “昨日…小姐,您昨日可是要吓坏采儿了!您不知道,您晕过去那会儿整个人可都是火红的,身上也烫的惊人!奴婢想用温水给你擦拭降温,可是不行,奴婢越是擦拭,您的身体就越烫,我那会儿吓的都不知道该如何了!好在,好在后来世子殿下及时赶到了,他给您服了几颗药丸,殿下说您服下就会没事了…”说到昨日,采儿的面色白上了三分,眼中也明显聚起了水雾。
  “好了,我这不是没事了吗?”我见她要落泪,忙出声制止。
  还记得那天,那一整个白日,我依然没有见到赫连嘉。
  我本想着,既然身上的毒已解,就该告谢并告辞了。可是千月说,我身上的毒并没有解,那药丸是用来暂时压制我体内的毒素的。
  好在千月还说,正真的解药,赫连嘉已找人配置出来了,只不过提炼制作成丸,还需要再等上一两日。
  我思量再三,还是决定先行告辞。毕竟杨闻远那,我得早日去做个了断!而解药,我两日后再来取便是。
  我让千月转告了对赫连嘉的谢意,感激不尽,却无以为报。
  还记得那个午后,我带着采儿回了杨家,我想先去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待两日后一并带回定溪。
  然而,出乎意料的,杨闻远在!这个时间,他竟然没有去使馆!不过这样也好,也省的我再去寻他。
  说来,那日我是在书房发现他的。我看到他时,他正坐在案前对着一张纸愣愣出神,就连我走近他都丝毫不觉。
  他看起来有些憔悴,嘴唇苍白而干燥,眼窝深陷且眼带红丝,就连他的肤色,比之先前也明显黯淡了不少!
  说实话,那日当我看到这样杨闻远,我的心或多或少的,还是揪了起来。毕竟这么多年的情谊,如今却闹到这般境地。
  “我今日来…是取些物件,我过两日就回定溪了。”我顺着闻远发愣的目光,也发现了案台之上,那已经签好了字的和离书函。
  因而,我把我原本要说的,最后一次寻他签字的话,咽回了喉中。可是,闻远似乎还是被我的突然出声,给惊回了神。
  他忽的抬头,满是倦怠的眸中,竟倏的蹦出了神采。不过也只是一瞬,很快的,那神采又黯淡下来,被大把大把的灰色所笼罩住。

  “你…”闻远抬头望了我好一会儿,才最终吐出了一个字。
  我拿起案上的合离书函,自顾抽出了一份道:“我这次回定溪,父母那边就瞒不住了。不过,就像之前说过的,我会好好解释,只道是不合适,也希望你能口径一致。所以,那些有关我们之外的人,我概不会谈及!另外…前两日的事,这次我也可以权当没有发生过,但没有下次!”
  闻远沉默着没有说话,只是颓唐的用手来回抚额,眼睛也紧紧闭了起来。
  我本想转身就走的,只是他这般模样,我的心终是软了几分。

  我微叹了口气,放缓了语调,又道:“还有,合离是我提的,这点我会言明。这样一来,我父母那边并不会为难于你,相信你父母也一样。是以…你也不必太过忧心。”
  也算是半宽慰吧?留下这段话,我也没有再看闻远,直接跨步,向着屋外而去。
  还记得,那日的阳光很好,明媚到足以驱散我们心底,那所有的阴霾!
  是啊,立在杨家的大门外,看着小厮们不紧不慢搬着属于我的东西,我手里握着那份合离书函,我沐浴着暖阳,我的心忽然就明亮了起来。三个月的彷徨与挣扎,我终是脱离了这道枷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