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当王八》
第16节

作者: 关越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时间不长,“叮呤呤”声再起,这次是手机在响。
  手机屏幕上依然还是那个号码,李晓禾根本就不按下绿色键,而是仍由它响个不停。
  忽然,李晓禾止住笑声,收敛笑容。紧接着,嘴角又挂上了微微笑意。
  望着窗外那两个相伴走来的中年男子,听着持续不断的铃声,想着那两个男、女属下,李晓禾心里话:差不多都出场了。这才对。
  “笃笃”,意料中敲门声适时响起。
  李晓禾皱起眉头,说了声:“进来。”
  屋门轻轻推开一条缝,两张圆脸出现在门口。随即一高一矮两人走进屋子,边走边哈腰微笑。

  来在桌前,矮个男子说了话:“乡长好,我俩来了。”
  一直冷眼旁观着二人,此时李晓禾发问:“你俩是谁?”
  矮个笑容更甚:“我是向阳村委会主任乔满囤。”
  “何家营村主任何春生。”高个接了话。
  李晓禾“哦”了一声:“你二位就是向阳、何家营村主任,这可真是姗姗来迟呀。”
  “乡长,一开始电话是村会计接的,他那人记性不好。接电话以后,正准备去跟我说,儿子来找他,让他回家去看小孙子,他就把这事忘了。第二回接电话的,是个到村委会瞎逛的年轻后生,他根本就没当回事,也没跟我说。第三回是妇女主任接到电话,才跟我讲了。”何春生抢先说了话。
  “前两次都没跟你说?”李晓禾反问,“那你怎么知道他们接了电话?”
  “那还是我着急忙慌往乡里赶的时候,在村里碰到他俩才说起的,当时恨不得踹他俩一人几脚。”话到此处,何春生叹了口气,“哎,也赖我,早就该按惯例把电话接到家里,又不愿让人说三道四,这下误大事了。回去以后,我赶紧找人移电话,要看大局,不能再纠结枝头末节。”
  “村里电话倒是安在我家,我有严格规定,还用钥匙锁着,绝不公话私用。就是有当紧事打电话,也要按规定付话费,我都有记录。”做过解释后,乔满囤又说起了今天的事,“早起我就上山了,去检查套野兔、山鸡情况,一下子走了好几个山梁。焦乡长先打电话的时候,是我老婆接的,马上就去山里找我,结果走了个鸡钻架,没能碰面。后来我儿子接了电话,也去找我,又去了别的山梁,更找不见。等我自个回家的时候,才亲自接到电话,出门正好碰见老婆、儿子。看他俩累的那熊色,我也不好硬责骂。哎,还是条件太差,要是像乡里这样能有手机信号,买上手机就好了。”

  何春山接了话:“就是有信号,也用不起,一个月上百块,哪有钱?”
  李晓禾心中暗道:村干部看似老实,其实好多都有蔫主意,眼前这两人就是。何春山编了好几个偶然,把这次误事竟归结到太注重别人言论上。乔满囤更胜一筹,直接把同伴话中漏洞一次补齐,还把这事归结到信息不够发达。
  其实李晓禾心知肚明,这根本就是糊弄人,是他二人明知村民上丨访丨而一直躲着。如果不是村民向其施压,恐怕今天乡里未必能叫来二人。
  见乡长不说话,乔满囤又做起了检讨:“乡长,近段时间家里老有事,本来想着早点来向乡长汇报工作,结果也是一拖再拖。今儿个向乡长做检讨,以后尽量勤汇报。”
  “我也是,政治敏感性不足,认识不到位。”何春山随声附和。
  李晓禾没有理会二人的这套表演,而是直接问到了主题:“眼前的事怎么办?”
  “眼前的事……不好办。”
  “很难,村民实在不容易。”
  乔满囤、何春生吞吞吐吐,都啄起了牙花。
  “别吐吐吞吞的,有话直说。”李晓禾皱起了眉头。
  二人对望着,挤眉弄眼一通,还是乔满囤先说了话:“乡长,这事你肯定也知道了,两个村三百来户村民,一下子就被骗了三百来万,一户平均一万多。老百姓跟公家人不一样,挣钱没那么容易,都是一分分从土里刨出来,又口挪肚攒的。这三百来万,要是放到大老板身上,就是一辆车,几瓶酒的事。可这一户被骗上万,放到老百姓身上,就跟要命差不多了;好多人都急的大病不起,有的女人家心眼小,更是寻死觅活的。”

  “是呀,是呀,那个挨千刀的骗子,他这根本就不是骗钱,简直就是要命。老百姓好不容易吃饱穿暖,有几个活钱,又让骗子一下全都卷跑了。这乡里乡亲的,看着就难受,把我急的也是吃不好,睡不香,这嘴里全是獠泡,你看看。”说话间,何春生扯着下嘴唇,展示“上火”成果。
  李晓禾依旧面色冷竣:“这么多钱被骗,放谁身上都着急,村民确实更不容易。可毕竟是一山公司骗的,又不是乡政府,人们都找到乡里,乡里也没办法呀。总不能乡里出钱吧?”

  乡长的答复有些出乎意料,这不符合常规答案,尤其和上次承诺根本不一样,乔、何二人不禁面面相觑,满脸疑惑与作难神情。
  互相推让一番,这次是何春生说了话:“钱是马骗子骗的,这钱肯定不能乡里出,可老百姓实在没有别的好办法,也只得找政府帮忙。当初……当初要不是乡里出面,村里也不认识那个大骗子,也上不了当。”
  乔满囤跟着帮腔:“当时乡领导说的可好了,又是收入翻翻,又是脱贫致富奔小康的。让他们这么一忽悠,不只是村民借了钱,我跟老何也让骗了万把块。老百姓都急了,成天嚷嚷着找政府闹,找乡里出钱,这还是我俩死乞白赖硬拦着,要不早就住到乡里了。现在是怎么也拦不住,只能是拦住几个算几个,明儿个怕是全村老少都要来,那几个八十多岁的人可咋整?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可麻爪了。”

  “实际村民早就急眼了,要不也不会到县政府去上丨访丨。所好,遇到了李乡长这样的老领导,特别体谅我们老百姓,把话都说到了百姓心坎里。百姓也体谅领导难处,知道李乡长肯定会给百姓办事,这才又等了半个月。百姓现在来,也是带着对李乡长的信任,带着满心希望的。要是不能……哎。”何春生话到半截,停了下来。
  “乡里确实有责任,骗子就是乡里引来的。现在又让人们等了半个月,人们一直在盼着这一天,这要是乡里也不管,我怕……出什么事真不好说,我俩是拦不住。”乔满囤不但添油加醋,还耍了赖。
  这两人可真是人才,简直就像说相声,你一言我一语,便给自己套上了枷锁,分明是在威胁自己,真符合“软难揍”的特点。看着二人略显得意的神情,李晓禾沉声问:“这事闹到现在,主要责任在谁?”
  “骗子马一山,还有……”
  “乡里是第二责任人。”
  乔、何二人配合,给出了答案。
  “还有呢?”李晓禾继续盯问。
  “还有……还有就是村民警惕性不够,主要还是骗子太狡猾,乡里也错误引导。”何春生看似支吾,但却难掩脸上得意神情。
  就在乔、何二人相视一笑之际,李晓禾忽然一掌拍在桌上,厉声道:“此事闹成这样,你二人难脱干系,起码也是第二责任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