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当王八》
第14节

作者: 关越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我也是被他们逼的没办法,才那么说的,谁让他们骂我了?”焦玉兰找着理由。
  “骂你?骂你还是轻的。”指斥过贾香兰后,何海又转向李晓禾,“李乡长,这个女人刚才去了以后,对我们是横加指责,说我们给乡里添麻烦,给她添麻烦。要是别人说还情有可愿,最不该说的就是她,马骗子第一次去村里,就是她陪着。那时候说的可好听了,说是考察,还说村民能致富,到头来就是一骗人勾当。”

  “对,骗子,女骗子。”
  “当初说的可好了,现在又这么说,什么人?”
  “看着就不像正经女人。”
  人们七嘴八舌,矛头直指贾香兰,有的人还用手对其指指点点。

  贾香兰没再接茬,而是面露胆怯之色,悄悄向办公桌里侧躲了躲。
  李晓禾没有立即说话,只到人们吵混了一通,只到贾香兰也投来求助目光,他才出了声:“乡亲们,听我说,听我说。对于这件事,我从来就没说过不管,派贾副乡长去,也是让她和大家沟通。”
  “我看就是这个女人不说人话。”
  “李乡长就不可能这么说。”
  “这个女人真是变的快。”
  人们又纷纷指责贾香兰。
  站起身来,李晓禾连连双手下压:“乡亲们,听我说句话,行不行?”
  “大伙都别吵。”何海提高了声音,“听他说,看他怎么说。”
  李晓禾面向众人:“刚才贾副乡长所说也是情急之言,是误会。这样,大家先去等着,我们尽快商量好了,就回复大家,怎么样?”

  “又是这一套,李乡长,你也换个新的说辞。”何海“嗤笑”着。
  “何大哥,我这么说,是为了尽快确定给大家的回复。你们想不想解决问题?要想解决的话,就先等着。”李晓禾道,“反正你们也能找到我的屋子,我也不可能开溜。再说了,现在不是还没到十五天吗?”
  何海咬牙道:“我可告诉你,走廊口、窗台下我们都安排着人,后窗户下也有人盯着,你别想耍花样。”
  “你这警惕性可够高的,要是当初能这么防范,该多好。”李晓禾感叹着。
  “谁天生就那么伶俐?还不是被男女骗子骗过,才长了心眼?”何海“哼”了一声,“好吧,我们就再去外面冻着,希望你别玩歪的斜的。”
  “冻着干什么?去大会议室等。”说着,李晓禾拿起电话听筒。
  “好啊,也能多个轮班的屋子,省得在后墙根冻个半死。”何海一副揶揄神情。
  “来我办公室。”讲过之后,李晓禾挂断电话。
  很快,杨小敏敲门走进屋子:“乡长,有什么事?”
  “小杨,打开大会议室,让乡亲们去里边待着。”说到这里,李晓禾又转向何海,“何大哥,村主任来了没有?”

  “他们能来?就知道等现成的。”何海说过后,随着杨小敏出了屋子。
  听着远去的脚步声,贾香兰长嘘了口气:“真野蛮,一群刁民。”
  李晓禾瞪了对方一眼,说:“村主任还没来?联系了没有?”
  “电话都是别人接的,说是村主任出去了,一会儿就转告。”贾香兰回答,“我回屋再催一下。”
  “别回屋了,打完电话直接去会议室。”李晓禾一副命令口吻。
  贾香兰直接道:“我不去,他们太野蛮了,一点都不讲理。”

  “不去怎么行?必须到现场关注村民动态,千万不能节外生枝,否则就是你的失职。”李晓禾语气不容置疑。
  “我就不去。”贾香兰脖子也梗了起来,“凭什么让我去?”
  “凭什么?你现在分管招商和工业,安抚村民是你职责所在。”李晓禾冷笑一声,“一直以来,你都说当时不在场,现在村民亲口所言,就是你把马一山领到村里的,你还有什么理由逃避?必须去。”
  贾香兰猛的站了起来,“他们那么野蛮,我就不去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你真的不去?可以。不过赵书记可是明确说过,刚才更是在电话中强调,由我全权处理此事,要你必须完全配合。那你现在就写申明,就说不愿配合我工作。”李晓禾说着,把桌上一沓信纸推了过去。
  “我不写,也不去,现在不管了,还不行?”贾香兰说着,向外走去。
  “你可别后悔,要是你现在走出这个屋子,那么我立刻就把这个文件报到乡丨党丨委,也同时传给县里一份。”说着,李晓禾去拉抽屉。
  本已抓上屋门拉手,但听闻此言,贾香兰马上转回头去,只见对方正从抽屉拿出一张纸,在手里晃悠着。她连着喘了两口粗气,气呼呼的走回到桌子前,抢过了那张纸。

  看着纸上内容,贾香兰眼眉倒立,咬牙切齿:“好啊,原来你已经知道是我带马一山去的村里,竟然还写到了这上面。还说我目无领导,心无工作,你这哪是报告?分明就是告状信,就是要坏我名声,让我混不下去。”
  “贾香兰,本来想给你留点面子,有些事并未点破,你现在反而要倒打一耙。”李晓禾冷声道,“你看看,这上面写的事情哪件不属实?现在你应该反思,应该努力配合才对。”
  “不要把事做绝。难道你真要做这人神共愤的事?”贾香兰的话充满威胁,“你就不怕因此官位不保?”
  “申明一下,我这是被逼无奈,根本不是你所谓的人神共愤。至于你所谓的官位不保,我还真不怕,我这是坚持原则,县里还能降我的职?我刚来乡里半个月,还能给我再换地方?如果真换的话,那倒好了,也许还能到个富裕乡呢。”说到这里,李晓禾语气一转,“但你说的那些都是假设,会不会发生,什么时候发生还不一定。而我却会在你出门之后,立刻一式两份上呈,到时看谁害怕。因此你非去不可,没得商量。”

  “好,好,没得商量。”牙齿咬得“咯咯”直响,贾香兰转身就走,“我去,现在就去。”

  李晓禾满面笑容,点点头:“好,很好。”
  离开乡长办公室后,贾香兰并未直接去大会议室。而是马上回到自己屋子,关好屋门,打出一个电话,讲说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电话里静了一下,才传出声音:“姓李这家伙一直都是楞头青,生冷不忌,现在更是光脚不怕穿鞋的,不要跟他硬碰硬。”
  “那家伙也太欺负人了,本来是他揽下的事,却非要摁到我头上,还扣了一堆大帽子,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贾香兰依旧忿忿不平。
  听筒里传来一声叹息:“哎,我也没想到啊。刚刚他死了靠山,又被灰头土脸打到乡下,原以为他能消停几天,不曾想却更不着调。他现在简直就是疯狗,什么事都能干出来,咱们都是正常人,千万不要和他一般见识,没必要和疯子同归于尽。”

  “理是这么个理,可他要是老拿这事逼着我,怎么办呀?”贾香兰很是无奈。
  对方语气倒很轻松:“怎么办?他跟村民说半个月给回复,这马上就到了,他着急才对。你再坚持坚持,等他处理完,不就没事了吗。”
  贾香兰恨声道:“他能处理个屁,怎么处理?还能乡里拿钱?他就是处理不了,才找我的晦气,拿我出气。我看了,要是不见到钱,那些刁民指定不能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