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当王八》
第9节

作者: 关越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人的痛哭,并非仅仅是蒯县长去世,更多的是这纷繁曲折的经过,还有这诸多的伤感与无奈。
  虽然这个所在到处都不免悲悲切切,但在院中便出现这样的情景,还是少见,过往的人们也不免投来目光,好多人都想到了四个字:亲人相见。
  “妈,别哭了。李哥,节哀。”一个声音在二人耳边响起。

  和对方分开,李晓禾抬头看去,面前是一张梨花带雨的脸庞。那是蒯县长的女儿蒯骄娇,正在读大学,还有两年才能毕业。往日这个开朗活泼的女孩,此时脸上满是忧伤,眼窝深陷,精神不振,显见受到了很大打击。伸出右手,轻拍在这个小女孩肩头,李晓禾发出了坚毅的声音:“骄娇,坚强,向前看。”
  “李哥,谢谢,向前看!”女孩重重的点了点头。
  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参加蒯玉林告别仪式的,请到这边列队,朋友在右边,亲属站左边。”
  “大姐,我们过去。”抹了抹脸上的泪痕,和尤大姐相扶着,李晓禾走到了鹤游厅外面。三人按要求各站了左、右。

  一位年岁较大的老者依序发着白色胸花,这位老者是蒯玉林的叔叔,是一位老工程师,是他把蒯玉林带大的,和蒯玉林是事实上的父子。李晓禾多次见过这位老者,老者给他的印象是睿智、乐观、健谈,但今日老者像是失去了灵魂,眼神空洞,神情也略显呆滞。
  “老人家。”李晓禾轻声打了招呼。
  “来啦。”老者应对了一声,但并没有转头,显然思想根本不在这里,而是机械的应对。
  李晓禾转头看去,心中不免再生悲凉。仅仅只有两列队伍,而且亲属还要比朋友队列长一些。反观不远处那两家,老友故交至少占了八成。
  曾几何时,蒯县长那也是一方政府主官,虽然不事张扬,但也不乏前呼后拥之时,而现在却是如此凄凉。这固然有人走茶凉之嫌,但恐怕更多的还是明哲保身,甚至划清界限;否则即使做给活人看,给同僚看,也绝不至于人这么少的。
  这列朋友队伍中,前后诸人竟然没有一张熟悉面孔,而且大多都是知天命之人,或者年岁更大一些。显然这些人已经退出仕途,或是没有了进取机会,这应该也是敢于在此露面的原因吧。
  看着眼前的一切,怎不令人感叹世态炎凉,怎不让人唏嘘世事无常?
  还应该有一个比我小的人吧?带着这丝疑惑,李晓禾再次转头前后左右张望,结果看到的都是叔叔、伯伯辈的。他不禁心生疑问,也不禁怒火上身:他怎么能不来?
  在工作人员引领下,李晓禾随众人走进告别厅,蒯县长彩色大幅照片映入眼帘。
  这是一张生活照,应该就是自家小区里的一角,画面上天空湛蓝,云朵洁白。蒯玉林身穿一身灰色运动装,正在健身器材上做着运动,身后是不知名的各色小花。画面是那样的逼真,那样的鲜活,就好像画中人随时要走出来一样。
  进到厅中以后,队伍做了重新调整,两列纵队变成了六列,李晓禾站到了第一排。看着那个面带微笑的慈祥面容,不仅再次眼中迷蒙。
  在工作人员主持下,告别仪式开始了。
  令李晓禾意外的是,做生平介绍之人,竟是那个神色似乎略有异常的老者——蒯县长的叔叔。
  老者轻轻一甩臂膀,推却了亲人搀扶,挺起本已佝偻不堪的身子,昂首走向那个小桌子。

  李晓禾发现,老者瞬间变了一个人,又恢复了原来健朗的状态,甚至更精神了。
  来在小桌子旁,老者向众人深深躬下腰去,弯腰幅度近乎九十度。
  缓缓直起腰身,稍微停顿一下,老者到了小桌子后。从衣服口袋中取出一张纸,轻轻打开,老者发出了声音:“各位亲朋故友,我叫蒯成仁,是蒯玉林的叔叔,他的名字是我取的,也是我把他带大的。我是他人生的领路人,还是他生活、事业中的知心朋友。这张纸上的文字,是我亲自写的,我能一字不差的背下来,但为了表示对逝者的尊重,我要把他读出来。蒯玉林同志,生于……”
  透过模糊的水雾,李晓禾注意到,蒯成仁老人语调平缓、神情坚毅,听不出声音中的悲伤,也看不到面庞中的忧郁,有的只是一脸庄重和一身正气。
  更令李晓禾意外的是,致悼词的还是蒯成仁老人。
  在正式致悼词之前,蒯成仁还是先向众人鞠躬,然后才到小桌子后说话:“是我坚持要为玉林致辞,我要以这种方式,再送他一程。”说着话,老人照着新的一张纸稿读了起来:“蒯玉林同志……”
  伴着老者的声音,蒯县长音容笑貌更加鲜活,往日种种再次映入脑海,就像昨天刚发生的事情一样。
  “玉林,安息吧!玉林,安息吧!”蒯成仁的声音忽然高了好多,也哑了许多。
  李晓禾目光投向蒯成仁,他发现此时老者嘴唇翕动、双手颤抖,但还是坚持给众人鞠了一躬。
  这次蒯成仁没有坚持,而是由晚辈搀扶着,缓步走入了亲属队伍。
  随着工作人员声音再次落下,低调的哀乐开启了。
  眼中水雾瞬间喷涌而出,李晓禾缓步向前,绕着水晶棺,瞻仰蒯县长遗容。里面躺的人变了,整个容貌变了,肤色变了,神情更变了。但又没变,那就是曾经的领导,也是生活中的老大哥——蒯玉林县长。
  深深鞠了三躬,李晓禾绕过水晶棺,双手握住了尤大姐的手,两人再次泣不成声。
  “县长,小陈送您来了。”呼号声响起,一个人跌跌撞撞冲进大厅,“扑通”一声跪掉在地,趴伏着奔向那个透明的盒子。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看到那个蜷缩成一团的身影,李晓禾又哭了。这次是幸福的眼泪,那份世态炎凉的心境有了浓重的暖色。
  “玉林,玉林啊……”一声苍老的哀嚎忽然响起,一个清瘦的身影瘫倒在地。
  新的一周开始了,早上刚上班,李晓禾就去了赵强办公室,向书记汇报了对上丨访丨一事的处理情况。
  听对方说完,赵强沉吟了一会儿,才说:“承诺半个月予以答复,你已经有方案啦?如果到时不能令村民满意,村民要是再闹腾起来,你有应急预案吗?”
  李晓禾摇了摇头:“没有方案,也没有应急预案。”
  “老李呀,按说你比我履历丰富,但这事……未免莽撞了一些。”赵强话中不无教训,“基层工作看似简单,其实却也千变万化,你还是要尽快转变身份,适应新形势下的乡政府工作。”
  “书记说的是,我一定尽快适应。”李晓禾做了积极表态。
  赵强语气和缓了好多:“上周五情况比较特殊,你肯定也有不得已之处,事已至此,一切向前看。在这事上,乡丨党丨委绝不会拉你后腿,你该怎么干就怎么干。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妥善处理此事,绝不会给乡里工作造成被动,更不会惹来麻烦的。”

  “谢谢书记信任,我倍感荣幸和感激。只是也好几年没做乡镇工作,难免生疏或考虑不周,又是初来乍到,威信不足,还请书记大力支持。”李晓禾道,“尤其在村民集资借款这事上,请书记给予一些具体指导与帮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