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当王八》
第8节

作者: 关越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半个月给回复?那不是扯吗?还不是废话一句。”何海立刻提出意见,“就是想把我们骗走罢了。”
  “是呀,是呀,政府就爱这么糊弄人。”
  “到时连人都找不着了,没准又派出一个人来。”

  “对付我们老百姓可有办法了。”
  附和之声不绝于耳。
  “大伙静静,静静,我问句话。”杨大山一边大声说话,一边挥动胳膊示意着。待到现场静下来,才又面向李晓禾,“李乡长,你这么答复,我们确实没法相信,这其实就相当于什么都没说。你要是真想给我们解决的话,就说句准话。”
  李晓禾后退两步台阶,又站的高了一些,大声说:“乡亲们,我这么回答,才是对大家负责任。如果我说当下就给钱,可能吗?谁能出这钱?我之所以讲出半月为限,是经过认真考虑的。刚才我就说过,我前天中午到的乡里,到现在满打满算也才两天,对这事一点都不知情,是今天你们到县政府后,我才听说,才了解的。所以我要有一个了解过程,找当事人了解,找知情人了解,也要查看相关资料。只有把这些都了解清楚,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正确方法。大家想想,我现在能给出你们所要的答复吗?没有任何调查研究,这样的答复可信吗?”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何海仍很疑虑,“对了,你说你是乡长,谁能证明?到时我们上哪找你?”
  “我能证明,他就是双胜乡乡长。”一个男人高声答着,从政府办公楼走了出来。
  见到这个男人,众村民叽叽喳喳评说起来。
  看到来的是杜英才,李晓禾轻轻“嗤笑”一声,心道:来给老子帮忙了。
  何海再次说了话:“你就是那个什么杜乡长吧?”

  “准确的说,我是前乡长,李晓禾同志才是现任乡长。”说着,杜英才用手一指。
  “前……杜乡长,你这人好像是个满嘴跑火车的主,经常说了不算,你的话我们不信,我看他八成是你的托。”何海的话满含讥诮。
  杜英才脸上一红,又黑了下来,过了会才基本恢复正常。他从衣兜里拿出一张纸,打开,来在人群中:“大家看看,这是县里下的红头任命文件,上面有大红公章,这不会有假吧?”
  人们的目光都投在那张纸上,有人还念叨起来。

  “看见了吧?你们的事正归他管,以后有什么事直接去乡政府找李乡长,李乡长在第二排房最东边一间办公。”杜英才声音很高,“他刚调到乡里,怎么也得待几年,他指定得把你们的事处理了,这也是县领导的硬性要求。”
  “那可不一定,有人待了好几年,正经事一件没办,倒是把老百姓祸害的够呛。”抢白杜英才后,何海又对着李晓禾,“李乡长,那你给个痛快话,到底能不能把这件事处理了,我们能不能去找你?”
  “我可以告诉大家,我会尽百分之百的努力,去帮大家处理此事,大家尽可以去找我。”李晓禾说的很肯定。
  听李晓禾说完,村民又三五成群,扎堆商议起来。
  过了一会儿,还是何海说出了大家的想法:“你要是解决了最好。要是你也解决不了,那我们该找谁?”
  “我当然会尽力解决,如果我的能力不足以解决,那你们可以来找杜英才主任,他现在已经是县领导了。”说到这里,李晓禾又补充了一句,“如果你们有需要,我可以陪你们来。”
  “好,你俩一个都别想跑。”何海说过之后,又看向了众人,“你们说呢?”
  “行,行。”
  “就这样。”

  众村民给出了答复。
  “今天是十月二十四号,半个月就是到十一月八号,要是解决不了,我们就去乡里。”何海砸定着准确日期。
  李晓禾点点头:“好,到时准给答复。”
  “走。”何海一声呼喊,带着众村民向院外走去。
  看着远去的人群,杜英才咬牙道:“姓李的,你真够阴险。”

  “杜英才,老子这是救了你。你没听见村民怎么说你?”李晓禾也咬着牙根,“乔县长那里还用我汇报吗?”
  “不用你去。”杜英才狠狠瞪了对方一眼,转身走去。
  李晓禾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暗道:妈的,不挨骂长不大。
  周日上午九点多,李晓禾出现在茂中市殡仪馆,他要参加蒯玉林县长的告别仪式。

  茂中是仓吉省地级市,蒯玉林家在茂中,在去县里之前,担任茂中市文体局丨党丨委书记、常务副局长。两年前,蒯玉林才由茂中调任思源,出任茂中市下辖县的政府一把手。
  在任官员去世,理应由现任职单位或人事关系所在单位操办殡葬事宜,并组织举行告别仪式,这是常规和惯例。但蒯玉林这次告别仪式却很特殊,操办单位既不是思源县政府,也不是曾经工作八年之久的文体局,而是蒯玉林的家人。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形,主要是由于对蒯玉林死因的认定,目前组织还未给出一个权威说法。如果定性为公出去世,那自然应该是思源县操办其殡葬的事,并且应该隆重进行告别。如果要是认定为饮酒猝死,那这事就复杂了,还需要做进一步的认定。现在上级没有任何结论,自然就没单位出头了,哪个官员愿意没事惹事呢?
  关于蒯县长遗体告别仪式举办地点和准确时间,李晓禾是向尤大姐打听到的,尤大姐是蒯县长的妻子。本来在到双胜乡上任的第二天,李晓禾就要到市里看望大姐,也来祭奠蒯县长,但被尤大姐拒绝了。虽然尤大姐给出的理由是“现在不愿见客人”,但李晓禾明白,大姐是不想让自己多奔波,更是不想给自己带来过多的麻烦。
  本来准备昨天就来,但前天接到县里通知,上级领导次日要路过双胜乡,乡书记赵强又出差未归,李晓禾只好乖乖在乡里等着,可是直到天黑时才等来消息,领导走了另一条路。李晓禾只好连夜到了县城,乘坐后半夜火车,在今天早晨八点赶到茂中市。
  今天的天空也阴沉沉的,增加了浓重的悲呛气氛,李晓禾迈步向殡仪馆院内走去。
  “咚咚”礼炮声响起,两列身穿孝衫的男女发出悲戚的哭声,从门口向里面走去。

  李晓禾注意到,院中不时出现手捧遗像、悲悲戚戚的身影,还有花花绿绿的花圈挽联。
  一个熟悉但却佝偻了许多的身影出现在前方,李晓禾赶忙快步奔过去,喊了声“大姐”。
  那个佝偻的身子转过来,还未喊出“晓禾”二字,已是泪痕连连。
  刚才看到这个身影的时候,李晓禾已经感觉鼻子发酸,此时再看到对方泪眼滂沱的样子,他也禁不出“扑簌簌”的滚下了泪珠。

  “晓禾,心意领了,工作那么忙,你又何必大老远赶过来呢?”伴着泪水,尤大姐发出了嘶哑的声音。
  “大姐,我必须得来,否则我这心里……”李晓禾声音哽咽了。
  尤大姐抬起颤抖的双手,攀上了对方臂膀:“好兄弟。”
  “大姐,县长。”李晓禾一声悲戚,扎到对方肩头,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老蒯呀……”尤大姐拍打着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大放悲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