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当王八》
第3节

作者: 关越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出于习惯,李晓禾向前走去。
  肖海洋略微一楞,挥了挥手:“老李不客气。”
  对方如此一说,李晓禾自是不能不识趣,便收住脚步。同时也疑惑不已:“老李”这个称呼,平时可是很少被对方提起,尤其大庭广众之下更是从来没有的事。这到底是怎么啦?他来干什么?想到这个问题,李晓禾不由得心中一紧,但随即否认:不可能吧。
  “您请。”胡玉晶再次颔首。
  “你好,大家好!”一个尖嘴猴腮男人挥着手臂,出现在胡海洋身后。
  看到这个男人,李晓禾再生疑问:他来干什么?随即心中预感更为不妙。
  在胡玉晶陪同下,肖海洋二人走向主席台。
  “大家请坐。”来在台上,肖海洋向众人示意,坐到了中间位置上。
  其余二人,分坐左右。

  看着台上这个布局,李晓禾心里明白了,却又不明白,自己可是连一点信儿都没听到,连个象征性的程序也没走呀。
  “同志们,肖科长在百忙之中,抽*出宝贵时间,来看望大家了,大家鼓掌欢迎。”胡玉晶站起身,激动的拍起了巴掌。
  “哗……”掌声又起。
  “好了,好了。”肖海洋显然不太适应这种掌声雷动的欢迎,急忙摆着双手。
  待掌声停下,胡玉晶坐在座位上,抑扬顿挫的说:“今天,肖科长……”

  “我自己说吧。”肖海洋打断女人的话。停顿了一下,又说:“我现在过来,是受县委组织部领导委托,来宣布一个决定。”说着,打开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一张纸来。
  台下众人目光紧紧盯在肖海洋手上,随着那张纸而移动。
  轻咳了两声,肖海洋宣读起了纸上的文字:“任命决定,经**思源县委组织部部务会议研究决定,报县委常委会批准,决定任命杜英才同志为思源县政府办公室主任……”
  听到这里,李晓禾心头刺痛了一下。果然,原来杜英才就是来鸠占鹊巢了。凭什么,凭什么换掉我,让我去哪呢?
  强自镇定了一下,李晓禾继续去听。

  肖海洋还在说着:“杜英才同志,原双胜乡乡长,该同志政治立场坚定,思想觉悟……”
  怎么没说到我?好像就没说吧?李晓禾转头看去,无人给他答案,众人正注意聆听领导讲话呢。
  “哗”,掌声响过,换成了另一个人的声音:“感谢组织和领导的信任,让我出任思源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我深感责任重大,也倍感诚惶诚恐,唯恐能力不足,有负重托。但我有勇于突破的信心,有善于学习的恒心,有……”
  看着尖嘴猴腮张狂不羁的神情,听着自吹自擂的语句,想着对方毫无建树的能力,李晓禾心中愤愤不平,咬牙暗道:为什么,为什么这么不公平?
  几阵掌声响过,会议结束了,但李晓禾心中还在问着“为什么”。
  “老李,这个是你的。”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

  抬起头,李晓禾看到,肖海洋站在桌前,手里拿着一张纸
  接过纸张,看到上面“任命决定”和“李晓禾”几个字,李晓禾心中一阵紧张,快速扫到关键所在。
  双胜乡?对调?这也太离奇了。李晓禾疑惑的看向对方,只看到了肖海洋的背影。迎接他的是那一个个或奇怪、或不解、或幸灾乐祸的眼神。
  一辆破旧的中巴客气驶出思源汽车站,直奔城南驶去,客车前挡玻璃上贴着“思源——双胜”字样。
  在客车左后侧倒数第二排座位上,坐着一个神情凝重的男人,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原思源县政府办主任李晓禾,他要到双胜乡去就任乡长。
  看着渐渐远去的县城,李晓禾不免伤感。现在自己由县城发配到穷乡,而那个穷乡原乡长杜英才,已经在自己曾经使用两年之久的办公室发号施令了。以前自己虽不说威风八面,不过在思源县范围,每到一处那都是满迎热送;但从前天开始,人们便唯恐躲之不及,今天更是只能灰溜溜的坐着班车去上任了。而上面又给了自己一个哄骗傻子的理由:现在县委、县政府事务繁忙,也正逢敏感时期,要一切从简。

  世事变幻莫测,变化之快让人防不胜防,李晓禾反正是好几次没防住。
  前天上午还在憧憬着美好前景,还在接受着别人并不真诚但却极尽恭顺的祝福,下午却接到了蒯玉林猝死的消息,美好愿景瞬间化作泡沫,随风而去。市委动作真够快,昨天上午就宣布了主持县里党政工作人选,这种快也在情理之中。更快的是,昨天下午县里就调整了政府办主任职务,这完全出乎李晓禾意料,也肯定在绝大多数人意料之外。因为这太快了,快的违反常规,按说怎么也得过度个半年左右,哪怕是一、两个月时间总是要的。

  就是不按常规,就是要这么快,而且还要职务对调,能怎么的?这就是权力的魔力,有时似乎真可以为所欲为,现在乔成就是“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的架势。
  县政府办主任和落后乡乡长对调,真是奇闻,最起码在思源县还没有过,这次可是开了先例。虽然两个职位都是正科,但份量却根本不在一个档次。县政府办主任是县政府大管家,是县长非常信任的人,大都由乡镇书记或县局局长出任,获得晋升机会要大的多。而乡长离这个职位还差着步骤——乡丨党丨委或科局一把手,这个步骤大都需要三到五年时间才能走过。但这次却特殊了一回,有人连进两步,而有人却倒退两阶。

  在到县政府办出任主任前,李晓禾可是乡丨党丨委书记,是乡里一把手,而经过两年多的努力,却变成了乡里二把手,还是个落后穷乡。这真是讽刺,既讽刺了李晓禾的境遇,也讽刺了这次奇葩调整。
  昨天下午会后,李晓禾越想越气愤,直接去找了乔成,当时的情形还历历在目。
  时间回拨十多个小时,拨到昨天下午四点。
  当李晓禾刚到乔成办公室门口的时候,便被其秘书挡驾了。
  随着主子权利大增,四眼秘书薛耀辉脾气也大长,直接气粗的说:“乔县公务繁忙,不见闲杂人等,改日和我提前预约。”
  真是主大奴也大,别说是以前表面的尊重不见踪影,竟然一点礼貌都没有。看着对方的“小人乍富”嘴脸,李晓禾沉声道:“小薛,少跟我打官腔,这套东西我懂。领导就是再忙,十来分钟时间还是有的,只是想见不想见的问题。告诉你,要是不通报的话,我就自己敲门了。”
  “你敢,除非你乡长也不要了。”薛耀辉祭出了自认有力的杀招。
  “你说我敢不敢?”李晓禾猛的向前一步,抬起右手。
  “别别,我来,我来。”薛耀辉急忙拉住对方胳膊,服了软。
  冷哼一声,李晓禾退后两步,等着通报。
  薛耀辉进去时间不长,出来说:“乔县只有五分钟时间。”
  狗屁,我听到他在打电话聊闲篇。暗骂一声,李晓禾走进屋子。
  乔成没在外屋,而是在里屋套间说着什么,显然在打电话。
  站着等了一会儿,见对方还没有出来,李晓禾干脆在办公桌对面坐了下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