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也能发家致富?》
第84节

作者: 雅玩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闻一鸣接过好道:“苦艾草根?”
  刁老爹眼里闪过一丝精光,沉声道:“有眼力,这是我们家族世世代代进山的护身符,每次我都带着,既然你们是小峰的朋友,安全第一!”
  凌雨馨接过艾草根,贴身放好笑道:“多谢刁老爹,我们一定跟着您走,不会私自行动!”
  刁老爹点点头,转身开始进山,所有人赶紧跟随,正式开始进山寻香。阿峰凑到闻一鸣面前,低声道:“你们不要多心,刁老爹面冷心热,是个好人,所以……”
  闻一鸣摆摆手,笑道:“放心,规矩我们懂,其实越南进山采香更加复杂,当地传言采香者要想趋吉避凶,定要口含降头!”

  阿峰一愣,好问道:“降头?”
  闻一鸣听过师傅讲过早年见闻,介绍道:“它也是一种艾草植物的根茎,当地人首先将根茎放入蜂蜜,以吸取其精华,三十天后取出置于溪流,冲洗一百天,然后次第置于五个死人之掌,再取出来轮次挂在五位仍然保持贞节女孩胸前,最后又将它和猪腿混在一起让老虎吃。”
  “老虎吃猪腿后,根茎仍会留在虎肚里,此时设法把老虎杀掉,剖腹取出此艾之根茎,即为降头!”
  “在当时被认为是非常具有法力的一种符物,口含降头,在森林里即使不吃不喝也能生存,甚至毒蛇猛兽在身边亦无妨。但使用降头也有时限,不能超过一百天得出林回家,否则便会全身长毛,指甲增长,口露僚牙,形貌变成老虎一样。”
  “真的假的?”阿峰第一次听过这种闻,大吃一惊,反而是前面不远的刁老爹大声道:“是真的!”
  然后停下脚步,转身道:“那是他们愚蒙,进山寻香靠的是经验,沉香乃天地灵物,有缘者居之,没有本事什么降头也是白费!”
  说完转身继续前行,闻一鸣笑了笑,给凌雨馨使个眼色,自己快步走到刁老爹身边,边走边道:“听师傅说过,要在辽阔的崇山峻岭里找沉香犹如海底捞针,靠丰富经验才可能有蛛丝马迹可循。”
  “沉香有时生长在山坑底潮湿处,或山腰;有时单独一颗或五至七株聚生山脊,混交于阔叶树林。有些在地下已被枯枝落叶所覆盖;有时呈枯立木,纵或结沉于活树,亦无固定位置,如在树干、树干表层,或枝干折断处、根部,或在枝丫处。”
  刁老爹惊的看了看闻一鸣,点头道:“你小子倒是有些见识,不错,寻香高手各有本领,自然普通人了解藏香之处。一会你们跟紧行,千万不要掉队!”
  说完加快脚步,往高处爬去,闻一鸣耸耸肩,老头子还挺傲气?

  一行人速度很快,闻一鸣经过合香提升体质,体力过人,这点运动量自然不在话下。凌雨馨也不差,身轻如燕,也是长期运动。剩下的保镖体力自然不用说,反而是阿峰这个当地人,第一个开始气喘吁吁。
  又走了半天,阿峰实在受不了,大叫着要求休息,刁老爹没有办法,只能停下脚步骂道:“哼,你小子真丢人!你们休息一会,我去去来!”
  说完转身继续往高处爬,闻一鸣喝了口水,给凌雨馨是个眼色,自己也紧跟去。
  “刁老爹,站在高处是不是查看地形?”
  刁老爹站在山坡,眺望远处,突然听见背后传来声音,点头道:“没想到你们几个城里人体力还行,站在高地,可能发现特别突出,形状特异的香树。”
  “垂直生长,枝叶茂密,阳光照射时,会发现闪闪发亮的沉香树。常见三至八株呈簇生状态,记住位罝,开始在森林里寻找。”
  “一般有两种沉香树,第一种木质较硬,木材黄白色,很少在这种树发现沉香,不过倘如幸遇,必属品,因其色泽浓黑、质重、油脂含量颇高。”
  “另一种沉香树外皮质白渗以红色,木质轻软,此类多产沉香。用斧头在树干劈下一块,将树皮向逆剥,若感觉有韧性易剥,木质轻软,树皮有异近似烧焦之香气,即可判断为沉香树。”
  刁老爹掏出水囊,喝口水道:“树大树小不是结香的标准,我见过重达万斤的沉香树采不到半公斤的沉香,甚至完全没有结香。反之不同品种直径不够十厘米,树髙五米的小香树,已有沉香形成。”
  老人看着茫茫大山,有些感叹道:“现在后人为了钱,不受规矩,见到香树采,丝毫不留余地。我小的时候采香所有人出发前必须斋戒沐浴,祈灵显圣,长辈对其子侄辈告诫,对于枝叶茂密、树身直,树皮光滑的沉香树不可砍伐!”
  “六至十一月是沉香树开花结果、散播种子之季节,它要传宗接代。真要进山采沉,则必须要在地下寻找,盖曾病变或受伤害之沉香树枯倒后置于森林里,经年累月遭风雨侵袭,木质纤维部分自然腐朽,含有油脂部分吸取日月精华,坚黑结实,历经数百年而不坏,那种沉香质优价昂,可黄金钻石。”
  闻一鸣点点头,接话道:“我也听我师傅说过,要想在活树开采沉香,仅可在一至五月间活动,并要挑选老树,树叶细黄,树干长瘤,或有虫孔者,更应注意枝干折断处,或枝干凹陷成洞积水处。”
  “观察沉香之生长情况,一旦发现感染病菌,树身出现深棕色斑点,嫩叶停止生长,颜色由绿变黄,花蕊不再盛开等征兆,能判断该沉香树正在结沉,为期几十年,即可形成沉香,这时候要养香,留下记号,等待后人再采。”

  “你师傅说的对,小子,有点见识!”
  刁老爹转过头,第一次露出微笑道:“难得遇见你这样的懂行人,有点意思!”
  老爷子把双手放在耳朵边,用心聆听道:“在森林常听到各种令人毛骨悚然的野牛、老虎、蟋蟀、蛤蟆之鸣声,不过我最喜欢听到的是钟鸟声,因为它会预报沉香出现的喜讯!”
  “它们的声音如庙宇的钟声,因为沉香种子既甜且香,每当花开季节,状如小乌鸦的钟鸟,时常飞越山林,群聚觅食,我们站在高处,观其飞翔方向或聚集处,或聆听鸣声,预测远近,据以寻找沉香树,当可在其周围,发现沉香。”
  话音刚落,半空传来阵阵鸟鸣,声如洪钟,刁老爹神情一震,赶紧顺着声音看去。
  闻一鸣也抬起头,看见不远处飞来大片黑色鸟群,个头不大,可叫声洪亮,不停在空盘旋。
  “快走!”
  刁老爹确定位置,转身走,两人飞快回到原地,叫其他人,继续出发,赶往鸟群聚集之地。
  望山跑死马,在高处看不远的距离,众人足足走了大半天。幸亏有刁老爹这个人形定位仪,否则在深山老林里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走两步必定迷路。
  “果然又是这里!”

  大家千辛万苦终于在傍晚来到目的地,刁老爹有些兴奋道:“好几次见到鸟群在此聚集,今天终于找到准确位置,这里一定有沉香!”
  日期:2018-02-23 08: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