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也能发家致富?》
第82节

作者: 雅玩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阿峰笑道:“我们这里鱼鳔是一宝,平时在菜市场,山民买鱼后请鱼贩子收拾时,一般都是弃掉鱼腹的杂碎。其实这些鱼杂碎洗净做出花样来,虽不大得了台面,但却绝对能讨好舌头。”
  闻一鸣夹起块肉,笑道:“真正的鱼杂碎,还应包括俗称鱼划水的鱼下鳍和肥腴而有嚼头的鱼背翅。要是遇见那种十来斤的大鱼的背翅或是尾鳍,砍下来加鲜鱼露、蒜汁腌过,入油锅炸透,撒少许椒盐或是孜然粉,便成一道让人念念不忘的下酒菜。”
  “我曾经吃过一回鱼唇,全部是剪的铜钱大的鱼嘴下面的那块活肉,鲜嫩细滑,丰腴却不腻喉,绝对是人间美味!”
  “行家!”阿峰兴奋道:“这鱼杂碎火锅的最大特色,是越煮越香,越吃越有味,越淘越有货,可以让你身心俱浸在一层鱼杂红汤的鲜香之。”
  大家很饿,一大锅鱼杂很快被消灭干净,可肚子反而更加饿,馋虫彻底被勾来,阿峰赶紧让老婆菜。
  “这是我们当地特产,石鸡!”

  阿峰指着一大盘淡黄色肉道:“我们这里的石鸡可不是真正的鸡,而是蛙!”
  看所有人好的表情,有些得意道:“石鸡形体与一般青蛙差不多,湿漉漉黑糊糊,体极肥硕,粗糙的皮肤,又有点像癞蛤蟆,胸背部还长着刺疣,大的重有一斤。”
  “石鸡这东西,专与毒蛇相伴,喜栖溪流石涧,昼藏石窟,夜出觅食。五六七三个月是捕捉的好机会。每逢此时我们便点起松明火把或打着手电,循溪而去抓石鸡,抓回后养在水缸里待售或留作待客用。”
  “石鸡的吃法有生炒和火锅,把石鸡活杀后,去掉内脏、头和脚趾,斩块入油锅放酱油红烧。煨汤则一定要加香菇,不剥皮味道更佳。大补之物,夏天吃石鸡,身不长痱子不长疮。”
  “青蛙?”凌雨馨有些迟疑,不敢下筷,闻一鸣笑道:“说起这石鸡让我想到了一种已绝迹的土遁子,乡下人的叫法,也是蛙的一种,有着极具隐蔽性的土灰色身子,介于青蛙和癞蛤蟆之间。”
  “俚语形容那类粗短肥壮的傻小子,田间地头,常挖一些大粪窖积肥,渐渐有的粪窖弃置不用或少用,变成坑沿长满旺草和各种昆虫的水凼。它一辈子居住在这水凼子里,自足而又清高,是真正的凼底之蛙。”
  “土遁子性机警,传说能土里遁身,要找着它们的踪迹并非易事,需长久地静静守候,看到了蒿草在动,水晃出几圈波纹,有鼻尖和眼睛露出坑沿边水面,你悄悄地靠近,使或叉,闪电般出手抄住。通常一个水凼子里住着夫唱妇随的一对伉俪,抓住了这只能寻着另一只。”
  说着夹起块石鸡肉道:“两只土遁子烧满满一大碗,乡下人吃青蛙有心理障碍,但对土遁子这种美味却从来不会放过。脱衣那般先剥皮,剥出一个丰腴美白的身子,剁块,装入那种量米筒子大的砂铫子里,搁水和盐,再埋入灶膛灰烬,隔夜取出,肉酥烂而汤呈琥珀色,面漂一层油花,呷一口,吧嗒下嘴,真能鲜到心眼里去!”
  “你啊……”
  凌雨馨听完忍不住露出微笑,经过闻一鸣开玩笑,对吃蛙放松下来。整盘肉下锅,在红油油汤翻腾,芳香四溢,十分诱人。
  “好吃!”
  闻一鸣夹起块石鸡肉,刚放进嘴里,马化成一股浓郁鲜美的汤汁,味蕾欢腾雀跃,耳边仿佛响起阵阵蛙叫,清脆悦耳,一派大自然和谐趣味。
  “青蛙居然如此美味!”
  凌雨馨夹起一小块,轻轻咬一口,瞬间被美味征服,忍不住感叹道:“鲜嫩无,美味之极!”

  所有人哈哈大笑,继续大快朵颐,很快整盘石鸡也消灭干净,每个人满头大汗,疲劳一扫而空,很是过瘾。
  “来,尝尝咱们山里刚采的竹笋!”
  阿峰端来两大盘乳白色的竹笋片,笑道:“估计大家有些辣,没事,竹笋下肚才知道什么叫做鲜!”
  闻一鸣鼻头大动,眼前脆嫩鲜美的春笋,趁着春雨绵绵的湿润,破土而出,成为盘佳菜。因为它属于春天,闻在鼻头,满是春天的滋味。

  “一夜春雨,笋与檐齐,是说春笋蓬勃向,长得极快,故春笋必得适时而食。我们山民采春笋,一定挑那些刚钻出土层笋壳嫩黄的,才特别好吃。笋的节与节之间越是紧密,则其肉质也越为嫩滑爽口。”
  阿峰介绍道:“这里大山不产毛竹,多的是水竹、油竹,还有雅称湘妃竹的斑竹。前二种竹,笋皆味美,唯壳布满麻点的斑竹笋,苗人喊做麻笋或苦笋的,苦不可食。”
  “下雨的时日,竹林里薄雾缥缈,刚破土的笋尖挂着晶莹的水珠,清新无。这是雨后春笋,鲜嫩清雅。”
  “采笋时,瞄着五六寸高的新笋,脚稍一踢,啪一声齐根脆脆断,虽是省事,但留下白嫩的一截在土殊为可惜。”
  “我们通常是拿小铲贴住笋根斜着往土下一插,再拈着笋轻轻一提行。剥笋时将笋竖割一道口子,约划至笋肉,从下到完整地掀去外壳,笋不会断裂,切出来是完整的条状。”

  凌雨馨平时多素食,最喜欢竹笋,接话道:“其实我认为最好吃的是那种青润的小野竹笋!小野竹叶细枝韧,多长在荒寂无人处,如圩堤、坟滩,混杂于野草荆棘。”
  “其笋稍迟,约在四月初的春深时钻出地面,恍如青玉簪,剥尽外壳,细伶伶一小条,那种绝世的不染纤尘气质和清雅脱俗的纤纤体态,会令你观之动容。”
  “我尤喜爱小竹笋切段同肉丝一起炒咸菜,若是再点缀些青莹莹的蚕豆瓣或是圆润的豌豆粒,那真是活色生鲜。”
  “长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
  闻一鸣跟凌雨馨对视一眼,笑道:“前几年有幸去九华山,在那里住了两三日,餐饮山珍,无食不笋。笋是毛竹笋,肥大壮硕,底部割断处有汁液渗出,非常新鲜。”
  “剥净栗色厚壳的笋,白稍透着一层隐隐青碧,切成厚实的滚刀块且焯过水,与肉红烧,或携小排骨并加入腊肉同煮,无须任何调料,肉烂即食,大钵大碗端桌,满屋子升逸着馋人的香气。”
  “我们下到龙池大峡谷的陡坡看野茶树,发现你所说的那种小野竹无处不有,只是在崖沟石罅间更显茂盛。春风吹拂,杜鹃花开子规啼,小竹笋从漫山遍野的灌木荆棘丛探出头来,满眼皆是。”
  “我们住的那家民宿,白天大人采茶,小孩扳笋,留下一个老阿婆坐在门口的竹椅子剥笋壳。”
  “先将笋先撕出一点皮,往食指一缠,三绕两绕,成一支脱去外衣的苗条嫩白的净笋。剥满了一筲箕,烧锅开水一焯,赶太阳晒出去。竹树四合的林间,鸟鸣清幽。”
  凌雨馨夹块最嫩笋尖,放进嘴里,轻笑道:“春笋越往的部分,肉越是嫩,到了笋尖,连壳也是嫩得一碰碎,生吃最美!”
  “笋子虽好吃,大多情况下却处在配角地位,仿佛清新的小家碧玉,虽居于一隅,安宁沉静,却让你怎么也难以忘怀。不张扬,是那种淡泊出尘的意境,又略带几许人清苦的气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