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人哭丧,被鬼缠上,该咋办?》
第6节

作者: 千里明月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6-03 21:53:50

  唢呐声繁,喇叭声咽。
  随着八个大汉抬起棺材的一瞬间,“轰”的一声巨响,满屋满院子几十个男女歇斯底里的哀嚎交织成一个节奏,惊天泣鬼,天塌地陷。
  棺材被大汉们一步步抬出了院子,来到了街上。
  我偷眼四望,周边黑压压的人头攒动,阵势空前。
  周边十里八村的乡民都听说土豪张富贵家老娘死了,要出大殡,携儿带女地来看光景,瞅热闹,能让他们饭前饭后谈论好多日子的。
  送葬队伍启动了,最前头是举着旗幡开路的,,撒纸钱的,接着是五彩斑斓的纸牛、纸轿,还有童男女,中间是十多个吹鼓手,什么铜喇叭、唢呐、铜锣、小鼓啥的,吱吱哇哇,铿铿锵锵的震得人耳膜生痛。吹鼓手后面就是八个人抬的漆红大棺材。棺材后便是哭丧的孝子孝孙了。
  日期:2018-06-03 21:55:14
  这支队伍,稀稀拉拉,吱吱哇哇,哭哭啼啼地从院门口一直延伸到了村里的十字大街,前后足有近百米长。
  通常来说,农村的十字大街是一个村子里最繁华的地段,相对的也是村里婚丧嫁娶的中心舞台。
  果不然,前头的人马在十字路口停下了,后面的人员慢慢聚了上去,似蚂蚁般,所有看客们里三层外三层地把送葬队伍围在了中间,喇叭唢呐不停地朝天哀鸣。

  日期:2018-06-03 21:56:16
  哭丧的男女主角该登场了。
  只见我二叔高吼一声:“我的亲娘呀……”
  往前踉跄几步,咕咚就跪在了棺材后,咚咚咚连磕了三个响头,额头立马见红。
  “再叫一声我的娘啊,这一切好像梦一场,娘啊娘,我亲亲的娘, 孩儿把娘想呀,娘您回头再望望,您的孩子都跪在您身后,您老怎舍得把俺都撇光……铜鼓已敲响,整整三天又晚上,娘啊娘,俺亲亲的娘,今天您出门,下不达地府,上要通天堂……”
  日期:2018-06-03 21:56:50
  二叔瘫坐在地上,双手扒着地,双脚蹬歪着,像个孩子似的,哭的是声嘶力竭,肝肠寸断,任凭谁拉也拉不起来,悲号之情感天动地,比死了亲娘还悲痛万分。
  可我依稀记得,我叔奶奶死的时候,二叔只跟在棺材后低着头一声不吭,脸上没有半点悲伤的表情,至今村里人提起这事还在背地里笑话他呢。现在为了几个钱,竟……

  二叔嚎啕着扯着长腔说着说着,突然“嘎”的一声,仰面倒了下去。
  主持操办葬礼的人忙大叫着扑上去猛掐他的人中。
  日期:2018-06-03 21:58:44
  我不知道二叔是真昏还是假昏呀,跪在那儿瞪眼张嘴地傻了。
  突然,一声凄厉的哭嚎响起,一枝花也登场了。
  她不磕头也不打滚,而是膝行着爬到棺材边,哀嚎一声,开始了正式表演。
  “跪在灵前我把泪滴,哭声娘啊您在哪里,叫声亲娘您回来吧,儿女们想念您,我的亲娘呀,千呼万唤叫我的娘,忘不了娘送儿把学上,娘在村口等儿把学放,孩子病了疼坏了娘,更怕儿又火烧饭烫,娘为儿受尽苦难,娘为儿常把心担,娘为儿受十分苦,儿却三分也没报完,我的亲娘呀,再看一眼您的儿女吧,俺们跪在您面前,您咋就不理俺,娘呀娘,您为什么不说话,想起亲娘俺痛断肠,从此后,娘一去再也不回头,孩儿心里好悲伤,想娘再也见不到娘,盼娘再不能还阳,娘的恩情永记心上,娘啊娘,孩儿有苦还跟谁诉,孩儿有苦还去跟谁讲,跪在灵前把泪流,孩儿心里好难受,盼娘再拉拉孩儿的手,跪在灵前泪横流,娘啊您一生没少受屈,吃苦受累都是您自己,幸幸苦苦操劳一辈子呀,老了您却命归西……”

  日期:2018-06-03 22:00:04
  一枝花声泪俱下,嗓音抑扬顿挫,那表情,那悲伤的腔调,比旷野中哀嚎喊娘的孩子还要令人揪心,令人悲痛万分。不但把看热闹的乡民们的眼泪催下来了,连我听着也入了戏,情不自禁地跪在那儿呜呜大哭起来,也不是为了哭谁,就是特娘的心里难受,忍不住想哭,哭的昏天黑地才会觉得心里舒畅。
  这一场哭丧,效果极佳,所有在场的人都跟着男女主角掉了泪,现场一片唏嘘,有心慈的妇女还哭出了声,直到天色近傍晚的时候才收场。
  日期:2018-06-04 10:52:47
  回来的路上,我的情绪还囿在悲伤之中不能自拔,心情自然极度低落。

  二叔却兴奋地扬手“啪”地打了个响指,得意地道:“狗剩,见识了吧?特娘的,两天一宿,管吃管喝,动动嗓子,八百块钱就到手,还有比这更轻松,更挣钱的营生吗?好好跟二叔学着,等我老了,以后你小子就是远近闻名的名角了……”
  啥?让我哭一辈子丧?亏你想的出。
  我忙摇头道:“我可不干这个,能把人哭死呢。”
  二叔白了我一眼,低骂一声:“棒槌。”
  便不再理我,甩开膀子沿路往前走去。
  我突然想起他说的完事请吃大餐的承诺,遂急走几步追上去,小声问道:“二叔,咱今晚去哪儿吃饭?”
  他头也不回地道:“你想去哪儿吃?”
  日期:2018-06-04 10:53:09
  “我?”我一愣,随口道,“去镇子上吧,那儿有好几家饭馆呢。”
  “不去,太特么贵了,一顿饭要一百多块钱呢,杀爷爷的价。”二叔骂道。
  “那去哪儿?”我不乐意了,说好的事,咋能反悔?
  二叔道:“村里,大棒槌家。”
  啥?我懵了。

  大棒槌杀猪宰羊,牲畜下货多,自家就在街上开了个羊汤馆,他老婆操持,他闺女三妮子帮着打下手。但我从没去过他那羊汤馆,一是没钱,二是从小就怕大棒槌那牛眼,当然还有自卑心理。
  我急了,忙道:“那你去吧,我回家睡觉。”
  日期:2018-06-04 10:54:04
  二叔一听,满口应承,说好。

  我听他答应的这么痛快,脑子一转,不对呀,老子跟着你哭了两天,担惊受怕地差点搭上小命,不能这么吊毛赚不到一根就算完呀,工钱总的给我吧?若不紧跟在他屁股上要,这流子一晚上就能把钱玩光,到时还要个毛呀。
  我遂吭哧道:“那,那你给我工钱吧,我自己去小卖部买点东西吃。”
  他粗声道:“吃了饭再说,急啥急。”
  “你去吃,我不去啊,我自己去小卖部……”

  话刚说到这,他骂道:“棒槌,特么不管咋的,老子能丢下你吃独食吗,先回家等着,我去买两斤熟羊肉,咱爷俩好好喝一壶。”
  真事咋的?我心里一振,忙应了,加快脚步跟他回了村,二叔直奔大棒槌家而去,我则急急回了家。
  日期:2018-06-04 10:54:44
  没多大工夫,二叔手里攥着个纸包,骂骂咧咧地回来了,说大棒槌家吊毛没有了,只剩下一个猪蹄和俩火烧,咱爷俩凑合着吃了吧,等老子挣了大钱,再领你去城里吃大餐。

  我靠,我一听就急了,八百块钱不是大钱?大棒槌家没了肉食,小卖部有的是呀,啥火腿烧鸡的,还有面包,你不能去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