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人哭丧,被鬼缠上,该咋办?》
第5节

作者: 千里明月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惊叫着连滚带爬地往外窜去,惊慌中,一头就撞在了一个物体上,又是一声惊吼。

  完了,撞‘灯笼’上了。
  就是撞墙上也得破墙逃命呀。我头昏脑胀,全身神经已紧绷到了极点,在地上翻了一个滚,爬起来就跑。
  日期:2018-06-03 13:42:42
  脚脖子突然就被啥东西一把抓住了,我惨吼着一个狗啃屎,结结实实地扑在了地上,眼前金星乱窜。
  “*你娘,你干啥?”一个声音急骂道。
  咦,二叔?我一下子懵了。
  “你娘的,差点又坏了大事。”二叔骂骂咧咧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手里提着个泥盆。

  “叔?”我一下子从惊恐中醒悟过来,“棺材,棺材响……”
  “啥?”二叔一愣,几步就冲进了灵堂。
  我娘,他这不是找死吗,老太太就要从棺材里出来了呀。
  我顾不得额头巨痛,忙爬起来,扎撒着胳膊站在那儿,惊望着二叔急步进屋,心想老太太若真从棺材里跳出来,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他,老子可以闪身逃窜。
  日期:2018-06-03 13:43:15
  此时,棺材里的牛叫声更大了,且隐隐地有黑烟从盖板缝隙里冒出,感觉整个空间都处在了极度颤栗和诡异之中。

  我二叔虎虎生风地一步抄进灵堂,身子突然像喝醉了酒似的摇晃起来,步履也乱了,踉跄几步,咕咚就跪倒在了棺材前,手里的泥盆骨碌碌滚了出去。
  我娘,这,这是咋回事?
  我昏了,想叫,嘴巴大张却发不出声,想跑,腿脚也不听使唤了,就那么被钉在原地,跟个木偶似的动弹不了。
  而就在这时,忽见墙外嗖地两道赤红幽绿的贼光闪过,紧接着,那两盏‘灯笼’就挂在了墙头上。
  这次我终于看清了,是一只狼獾状的动物蹲在上面,鸡蛋大的眼珠子死死盯着我,好像随时都要扑上来似的。

  日期:2018-06-03 13:49:50
  我特娘的脑子清醒,可身子动不了呀。心里只一个劲地念叨:“完了,完了,今晚非死在这儿不可了,三妮子呀……”
  咦,脑子里怎么突然冒出了她的名字?我擦,我,这都是二叔这个二流子吓唬我的结果,稀里糊涂就把她融入脑海里了。
  “哚……”
  猛听我二叔在屋里奋力发出了这一声叫,惊见他一头扑在棺材盖上,几乎与此同时,右手也“啪”地拍了下去。
  只听“腾”地一下,一团赤红的光焰在盖子上“哧”地窜起一尺多高,“呀”的一声凄厉的惨叫震得我浑身一颤,咕咚一屁股就砸在了地上。

  咦,能动了?
  我精神猛地一振,下意识地抬眼往墙头上看去,那狼獾不见了,满目皆黑漆漆一片。
  日期:2018-06-03 21:47:39
  而此时,棺材前的二叔也站了起来,转头冲我叫道:“狗剩,没事了,进来吧。”
  我靠,这是咋回事,难道我二叔有降鬼的本领?还是……
  我疑惑地提着小心,一步步蹭到屋门口,见那老太的相框不知啥时已滚落到了地上,而我二叔咋坐在凳子上呼哧着猛喘粗气,脸色干白,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子冒了一层。
  他抬手擦了把汗,转头怪异地瞥了我一眼,粗声道:“还傻站在那儿干啥,进来坐下,烧纸!”

  他探身去抓一边的泥盆,却因体力不支,险些一头跪倒。
  我忙跑过去把那倒扣的泥盆拿起,惊悸地看了眼漆红的棺材,把泥盆小心翼翼地放好,又到门口拿来凳子,和二叔坐了个对面,直眼看着他,一声不敢吭。
  日期:2018-06-03 21:48:11
  “到底怎么回事?”二叔沉着脸,道,“幸亏特娘的我回来的及时,要不就出大孽了。”
  我心里一颤,老老实实地说了经过,其实也没啥经过,就特娘的呆坐着,发现院门口有两盏‘灯笼’,心里害怕,挪到屋门口,坐着坐着又打起盹来,迷迷糊糊地就听到了说话声,接着就是一阵牛叫。

  二叔皱着眉头听完,似乎也没啥理由责怪我,就叹了口气道:“唉,还是特娘的该当,若你不打破‘送老盆’,啥事也不会有,记住,以后一定要注意,只要供在灵前的东西,即使金银财宝,山珍海味,仰或是破抹布啥的,一律都不能动,明白?”
  我郑重地点了下头,眨眼想了想,小心地问道:“那,我爹偷喝酒的时候,你咋没……”
  “当时我特娘的坐着打盹,不知道他偷酒喝,若要知道,老子拼了命也不会让他犯忌,唉,该当,阎王爷要他怎么死,都是有定数的……”二叔叹惜着摇了摇头,又冲我道,“烧纸钱!”
  我遂拿起几张黄纸,就着棺材前的长明灯引燃,凝目望着火光,隐隐约约地,竟出现了老太那张狰狞的青灰大脸,吓的我胳膊一抖,一下子把纸扔进了泥盆里。
  日期:2018-06-03 21:49:29
  第二天,丧主儿子并没发现泥盆被偷换,只是问昨晚你们在跟谁说话?
  二叔说这小子打盹,被我踹了几脚,呵斥了两句。
  丧主儿子看看我,说年纪小,不顶熬可以理解。
  我猛然想起了昨晚的那个梦,悄悄问二叔,说这土豪小名是不是叫“富贵”?
  二叔一愣,问我咋知道的?他大名叫张富贵。
  这就对了,也就是说,昨晚那个梦非常真切,那个挂着两只‘灯笼’的狼獾应该是张富贵死去的爹转世的吧。

  老太太呢,难道来世要托生头牛?还是本身属牛的?
  这个问题,到中午的时候也搞清了,老太太不是属牛的,是属虎,写灵幡的老头说的。
  也就是说,她死后要托生头牛了?那体格,正好。
  当然,我只是这么瞎想,真假谁也不知道。
  日期:2018-06-03 21:50:39

  吃中午饭的时候,陌生人人就多了起来,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七七八八十几个,在西屋围了一桌子。
  那个一枝花也来了,不过没抱小孩,也没理我们,挤在桌旁,和十几个男女一起猛吃海喝。
  从这些人的话语和吃相可以猜出,都是丧主家雇来哭丧的。
  那么他(她)们昨天咋不来哭,不来守灵呢?

  后来才知道,这都是套路,是丧主家操持丧事的人定下来的,这些人是配角,而我二叔和那个一枝花是主角。
  主角出场露面多,拿的钱也多,而那些“群众演员”呢,只有在丧家出殡的当天来蹭顿饭,哭一场,酬劳自然也少,每人百儿八十的吧。
  下午一点半多钟,老太太要发殡了。
  日期:2018-06-03 21:51:32
  下午一点半多钟,老太太要发殡了。

  我们这些人赶紧缠好了裹头布,穿戴了白衣裤,只听外面唢呐一声哀号,便齐声哭着从西屋出来,跪倒在灵堂门口,捶足顿胸,痛不欲生的嚎啕起来。
  一时间,哀乐齐鸣,哭声震天,那场面,真的是惊死个人,围观者无不为之动容。
  丧主儿子、儿媳和孙子跪在最靠近棺材的地方,哭的死去活来。二叔和一枝花在他们后面,我则跪在二叔后面,其他人在我后面,从灵堂一直排到院子里,白压压一片,这阵势,一看就是大户人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