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人哭丧,被鬼缠上,该咋办?》
第2节

作者: 千里明月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还没明白是咋回事,只听二叔又嗷的一声:“表哥呀,我心都碎了呀,舅母咋就说走就走了呀,我还没来得及尽孝啊……”
  我也不知道说啥呀,只好咧着嘴,捂着脸瞎咧咧,又怕被别人看穿,还偷偷把唾沫抹在了脸上,假充泪水。

  那俩孝子干嚎着过来,跟二叔是抱头痛哭,那表情,那哭声,肝肠寸断,痛不欲生的,不由令众人动容,旁边有看热闹的妇女忍不住抹泪叹息。
  日期:2018-06-02 17:53:46
  几个人当街哭了一小会,哀乐声渐渐微弱,遂又互相搀扶着进了院门,往屋里走去。
  我偷眼打量,见是座二层小楼,外墙一色白瓷砖,窗明几净的,非常气派,一看就是个富户。

  我们一行穿过院子,进门迎面就是一个大客厅。客厅北墙下横摆着一口红漆雕花的大棺材,棺材上还摆放着一个相框,相框里的老太太一脸横肉,活似电影里的地主婆,正瞪着一双三角眼在盯着我呢。
  我心里一颤,刚要低头,忽听“咕咚”一声响,二叔跪到地上,冲着棺材就咚咚地猛磕起头来:“舅母呀,外甥来晚了呀,当年俺家穷,您老人家舍不得吃穿,光接济俺们了,这个情,俺记了一辈子呀……俺的舅母呀,俺就是十辈子也还不上您老的情呀……”
  日期:2018-06-02 17:54:10
  二叔连哭带磕带说,鼻涕一把泪一把,嗓子都哑的不成溜了,那种悲伤,感天动地,无与伦比。
  我则跪在他屁股后,也紧着磕头嚎啕叫“姥姥”。
  三哭两叫的,竟想起了我爹,不由触景生情,最后真哭了,嗷嗷的,别人劝都劝不住。
  我二叔呢,更狠,直接躺地上打起滚来,拼死拼活地要跟‘舅母’一块走。幸亏被几个白衣汉子拉住,要不真能一头撞在棺材上呜呼哀哉。
  日期:2018-06-02 20:53:02
  我和二叔连哭带嚎地在灵堂的棺材前表演了约五六分钟,丧主的儿子见差不多了,街上看热闹的乡民也都挤满了门口,便招呼着人把二叔和我搀扶起来,送到西屋一房间,扔下粗布麻衣大褂,便又忙活去了。
  “第一关过了。”丧主家人刚离开,二叔低声说了一句。
  咦,这么简单?这钱很好挣呀。

  我心里一喜,小声问道:“那咱要了钱走吧?”
  二叔一瞪眼:“走啥走,今晚还要在这守灵呢,明天出殡还得哭,明白?”
  说完,就抄起一件白大褂往身上套,我也跟着穿上,又学着他的样子,把一根白布条缠在了脑门上,布头随便打了个结。
  日期:2018-06-02 20:53:49

  二叔瞥了我一眼,伸手替我捯饬起来,并叮嘱说,裹头布打结是有说法的,直系亲属布结在脑后,旁系亲属在一侧,男左女右,绝不能马虎,明白?
  话刚落,忽听外面“呜啦……”一阵喇叭声响起,紧接着就传来一个女人的尖嚎声。
  我一愣,忙打眼往院子里望去。
  随着凄厉的哀乐声响,院门口处,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抱着孩子就哭嚎着,跌跌撞撞地扑了进来。咕咚就坐在了地上,丢下怀里的孩子,连滚带爬地往客厅门口爬来。
  “姑妈呀,一眼看见灵堂啊 , 侄女心都碎了呀,亲亲的姑妈你棺材里睡,侄女好像做梦一样,我的好姑妈,我的亲娘,孩儿我不敢相信啊……”
  女人哭,孩子叫,声嘶力竭,感天动地,一下子把我的情绪激了起来,泪水夺眶而出。
  日期:2018-06-02 20:54:35

  这女人的哭声太有感染力了,一看就是娘家亲侄女,要不谁能哭的这么悲呛。
  “雇来的,”二叔闷声道,“梁山村的一枝花……”
  啥?我转眼诧异地看着他,下意识地擦了把泪。不可能呀,她若是雇来的,那孩子呢?看样子最多有两三岁,趴地上正哭闹的揪人心呢,谁能为了几百块钱,连孩子也搭上?
  “孩子是租来的,一天五十。”二叔面无表情地盯着窗外,口气颇有些醋意。
  我靠,这也太畜生了吧,谁家能舍得把孩子这么折腾,大冷天的趴地上又哭又叫的,别说亲眼见,就是想想都心痛。
  日期:2018-06-02 20:55:35
  那女人不管不顾,一个劲地嚎啕着往客厅门口爬。这举止和悲号,令院门口所有人都为之动容,有几个妇女不忍,挤进来要抱孩子,却见屋里奔出两个穿着素服的女子,哭嚎着把娘俩搀抱进了客厅。
  “特娘的,喝水!”二叔一屁股坐到墙边的沙发上,脸皮抖动着,从茶几上摸起一盒烟,抽出一支点了,又端起茶壶倒水。
  我不敢乱说话啊,拘谨地坐到他身边,耳听着隔壁里的哭嚎声,感觉像在做梦一样。

  “这女人,忒不是个东西,仗着自己漂亮,勾引了不少男人呢,烂到家了……”二叔猛吸了口烟,端起茶碗,仰脖咕咚灌了下去,那举止表情,很可能跟那女人有啥仇恨。
  日期:2018-06-02 20:56:46
  灵堂里的女人撕心裂肺地哭嚎了一会,也被人架进了西屋,一屁股坐到对面的沙发上,一手抱着孩子,一手紧着拢头发,擦拭脸上的泪痕。完全不在意我俩的存在。
  二叔闷着头猛抽烟,我则偷眼打量起她来。
  这女人,约莫三十多岁,长发,瓜子脸,皮肤细白,柳眉杏眼粉嘴唇,下巴尤其好,肉肉的微翘着,让人恨不得亲一口。
  真俊,怪不得叫一枝花呢,比三妮子还好看。
  我心里暗赞了一声,又把目光落到了她怀里的孩子身上,是个女孩,已经睡了。
  “看啥看,没见过装逼的?”二叔突然骂了一声。

  我一愣,脸刷地红了,忙挠头把眼光移向了别处。
  日期:2018-06-02 20:57:44
  一枝花好像没听见似的,把孩子放到沙发上,拿过边上的粗布白衣裤,兀自穿戴起来。
  她虽然穿着碎花素袄,但仍遮不住那鼓囔囔的胸脯,随着胳膊的伸展,两个大奶在棉袄里像圆球似的颤动。

  一枝花穿好孝服,坐回到沙发上,边整理着头上的裹头布,边从兜里摸出个小圆镜子,对影自怜。
  “狗剩,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二叔并不看我,仍低着头,兀自说道,“古代有个潘金莲,那浪劲可大了,见了男人……”
  话刚到这,只听一枝花扑哧笑出了声,抬眼冲我问道:“小伙子,你咋叫这名字呀?嘻嘻……”
  我脸一热,刚要辩解,她又紧接着道:“古时候有个癞蛤蟆呢,老想着吃天鹅肉,可人家天鹅不理它,他就想着法子败坏天鹅的名声,老天爷都怒了,咔嚓一个炸雷就把他劈成了罗圈腿……”

  我靠,俩人这是干啥呀,一个损,一个讽的,难道我二叔曾追求过她?
  日期:2018-06-02 20:59:51
  “对,潘金莲变成了癞蛤蟆,武松成了公天鹅……”二叔语气颇为得意,但仍不看她。
  一枝花脸色一呱嗒,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叹道:“唉,有些人啊,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啥德性。”
  “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男子汉大丈夫,坐的直,行的正,不坑老,不害小,谁能管的着?是吧,爷们?”二叔终于转头看了我一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