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人哭丧,被鬼缠上,该咋办?》
第1节

作者: 千里明月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6-02 15:30:22
  给死人哭丧这营生,在农村很普遍。
  但哭丧也是个技术活,一要脑子好使;二要表演到位,否则露了馅就麻烦了。
  报载:一哭丧的汉子把“大爷”哭成了“大妈”

  ,不但吊毛没挣到一根,反而被丧主家好一顿揍。
  还有一哭丧的老太太,因表演太到位,动了真情,悲伤过度,“嘎”的一口气没上来,死了。丧主因此丢了脸还赔了钱。
  所以,年龄大的人,丧主一般不敢雇,怕说漏嘴,怕哭出事。
  他们雇的多是脑子灵光的年轻男女。

  当然,在乡村愿意干这种营生的人,多是些好吃懒做的二流子、半大孩子和闲妇,正经人是不愿干的。
  日期:2018-06-02 15:31:47
  我之所以能干上哭丧这一行,完全是因为我二叔。
  二叔四十出头,光棍一条,虽然长的鬼头哈么眼的,比猴子强不了多少,但能说会道,心眼溜精,嘴巴蜜甜,又极具表演天赋,所以在我们这地方,那是远近闻名的“哭客”,人家死了人,都喜欢让他去哭。

  那年初春,地里没活,我爹闲的蛋痛,就跟着我二叔去给人哭丧,想挣几个钱,没想到在丧主家熬了一夜,还没等第二天出殡,就在灵前蹦了几个蹦,大吐几口鲜血后死了。
  日期:2018-06-02 15:33:08
  二叔说,是我爹不听他话,半夜犯困,偷喝人家供在灵前的贡酒想提提神,结果神还没提起来,却被鬼打灾了。且死了白死,也没赖上人家,谁让你跟死人挣酒喝的呢,不找你茬就算面子了。
  爹被鬼打灾暴死,娘精神抑郁让黄仙迷住,神叨了几天也上了吊。
  家庭的变故使我的心情颓废到极点,加上学习不好,又在学校跟人打架,被迫辍学。
  十五岁的孩子能干啥?二叔怕我学坏,就要带我干个“既轻松又来钱快”的营生。
  日期:2018-06-02 15:40:12
  那天,大约是农历冬月初的早晨吧,我正躺在土炕上拥着破被褥迷糊,二叔穿着崭新的蓝袄裤,戴着呢子帽进了屋,先是“梆梆”敲了几下门框,待我睁眼醒来,他便道:“狗剩,起来,跟我去走一趟!”
  我一愣,擦了擦惺忪的睡眼,不悦地道:“我叫茂盛,李茂盛,不是狗剩”
  “呀呵,你特娘的,敢跟我犟嘴了?”二叔把眼一瞪,加重语气骂道,“我说狗剩就是狗剩,你能咋的?赶紧起来跟我走!”
  你娘,碰上这么个不讲理的堂叔,真是哪辈子造的孽呀。我问道:“干啥?”
  “干啥?哭丧呗,这大冷天的还能干啥,赶紧的!”他催道。

  啥?我一下子就不乐意了,我爹就是因为给人哭丧死的,你还让我再去?姥姥!
  日期:2018-06-02 15:42:01
  我火,二叔也火了,说老子是看你可怜,让你出去散散心,挣两毛钱,吃顿肉,你特娘的还梗上了?不知好歹的玩意,你爹暴死是他自找的,谁让他不守规矩的呢。只要你小子好好听话,老子包你吃香的喝辣的,攒够钱过几年就给你讨媳妇。要不你这屁大的年龄能干啥?赶紧的!
  娶媳妇?你给人哭了二十多年都没娶上个媳妇,还来忽悠我?
  我连摇头说不娶,毛还没长全呢,娶啥子媳妇。
  二叔点了点头,说道:“好好,那你特娘的就在家死熬吧,老子吃肉去!”
  说完转身就走,但见我仍无动于衷,又忽地折回身来,气急败坏地骂道:“小狗剩,我可告诉你,你那年跟大棒槌家的三妮子偷着亲嘴的事,老子可是看见了……”
  我靠,我一下子昏了。大棒槌可是村里有名的狠人,专业杀猪宰羊,红刀子进,白刀子出,眉头都不皱一下。打架更黑,村里栓娃骂了他一句,被他追出半条街抓住,几巴掌就把栓娃打的满地找牙。

  他若知道自己的闺女被人……岂不更疯了?
  日期:2018-06-02 15:43:10
  我急了,忙辩解道:“我,我……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小孩玩过家家娶媳妇能算数吗?”
  “算,咋不算?”二叔恶狠狠地道,“你不但亲了,还摸了她的屁股,这若被大棒槌知道了,不特娘的一刀子捅死你,砍吧砍吧把你当白条肉卖了,算你小子长的俊……”

  晕死,老子从小到大,就做了那么件激动人心的美事呀,若被这个二流子叔嚷嚷出去,岂不要碎尸万段,比我爹死的还惨?
  于是忙麻溜地穿上袄裤,跟着他出了门,往东北方向奔去。
  日期:2018-06-02 15:43:34
  路上,二叔得意洋洋地地说,今天这个丧主是十几里外的王家村,儿子是暴发户,家里钱海了去了,只要咱好好表演,两天下来,挣个千儿八百地没问题。
  这么多钱?怪不得他整天吊儿郎当,吃喝嫖赌的不差钱呢,原来哭丧这营生是个肥差呀。
  不过我对钱并不那么感兴趣,屁大的孩伢子,有了钱也不知咋花,我担心的是跟三妮子的事,已经过去八九年了,我都忘了,我二叔咋还记着?

  唉,啥也甭说了。
  可对哭丧这事,我心里没底呀,就问怎么哭?到时若哭不出来或被人看穿咋办?
  他说甭担心,一切看我的,我怎么哭,你就怎么哭,只要不胡说八道就行。
  我点点头,谨记在心。
  日期:2018-06-02 17:50:56
  二叔又介绍起死者的身份来,说今天咱们去的那家是个老太太,八十多了,而咱俩的身份是她的远房外甥,我叫她舅母,你就哭姥姥。当然,丧主还雇了别人哭丧,竞争很激烈的,到时一定要哭好,诉好,赢得看热闹的喝彩和痛情,完事后,我特娘的就请你下馆子,让你小子开开荤。
  我应了。
  待我们气喘吁吁地赶到王家村村口时,就隐隐听到村里传来呜哩哇啦的唢呐哀乐声。
  “这是在招人呢,赶紧的!”二叔下意识地整了整呢子帽,抻了抻新袄裤,撇着一双罗圈腿,急急往村里走去。
  我不敢马虎,也揪着心脏,紧跟而上。
  日期:2018-06-02 17:51:18
  一进村,就远远望见大街上围了一大堆人,人群中间,花红柳绿的纸马、彩轿等格外惹眼。
  那就是了!我暗沉一口气,紧跟着二叔就奔了过去。
  还没等接近人群,二叔就突然嗷的一声叫,咕咚扑在地上,连滚带爬地伸着手往前挪去:“老天爷啊,你咋这么狠心呀,俺舅母一世为善,广使恩德,你咋就让她走了呀……”

  声之悲呛,惊天动地。
  他这一哭,吹鼓手们的喇叭和唢呐以及铜锣、小鼓,呜哩哇啦,铿铿锵锵就紧着响了起来,气氛一下子就起来了。
  我靠,这就开始了?
  我稍一愣怔,也忙跪在地上,大嘴一咧:“亲姥姥呀……”
  哭着往前爬去。

  日期:2018-06-02 17:52:15
  这下子,众人的注意力全部转到了我俩身上,纷纷小声嘀咕起来。
  “这是谁呀?”有老头问道。
  “外甥呗,没听他们哭舅母、姥姥?”一女人说道。
  我们刚哭了几声,街北侧院门口就跑出来两个披麻戴孝的男子,冲着我俩就嚎啕着扑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