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318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为什么这么认为?你和他关系很好吗?”
  我知道这个话题的发展方向不对,我得把这话题岔开才行。不能继续再聊吕剑南了,不然真的是聊不下去了。
  “华先生,我现在在求人办事,当然得选择相信人家,如果信不过,那又找他干嘛呢?不聊这个了,我给你看张照片吧。”
  华辰风看着我,我拿出手机,翻出那张苏南和林南的合照给他看。原件我已经收起来了,但我拍了在手机里。
  华辰风接过我手机,看了一眼照片,脸上也满是惊讶,“你认识林南?你们很早就认识了?你怎么从来没跟我提过?”

  “你再好好看看,这照片上的人是我吗?”我提醒华辰风。
  华辰风又盯着看了一下,“这难道还能是别人不成?这分明就是你和林南的合照。”
  “可是林南并不承认这照片上人是她,你觉得是她吗?”
  “这肯定是她啊,一个是她,一个是你。你们那么早就认识了,你为什么从来没跟我提过呢?”
  “这不是我。是苏南,苏文北的妹妹。”
  华辰风眉头皱起,“以前你是跟我说过你和苏文北过世的妹妹长得很像,可我没想到会这么像,不对,这不是像,这完全就是啊。这肯定就是你!如果不是双胞胎,你们不可能会这么像,我不信这世上有这么巧的事。”
  这样的话,不止华辰风一个人这样说,华莹也说过。其实我自己心里也这样想过。
  “可是林南却不承认这照片上的人是她,你说这是为什么呢?”我问华辰风。
  华辰风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
  “你对她那么了解,要是你都说不知道,那其他人就更不知道了。要不,你抽个时间替我问问,为什么她不承认那照片上的人是她?”

  “也或许,真不是她?虽然说像,像也不一定就是。这照片上的苏南,不也和你长得一样,可是你也说不是你啊。”
  我顿时心里有气,“所以你这是要护着她吗?你在替她解释?我说不是我,那当然就不是我,难道我是故意在骗你?”
  “这不是好好的说话吗,你怎么突然就火了?你这照片是从哪来的?”
  “是我在苏南的房间里找到的。原件我也有,只是收起来了。”
  “你问过林南了,她说照片上的人不是她?”
  “那天我去阳城的火车上偶遇了林南,我把这照片给她看了,她说那不是她,她说不是,我也不可能逼他承认,不过你倒是很相信真的就不是她,说明你对她还是很信任嘛。”
  我一把夺回手机,放进了包里。
  “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摆手示意不听华辰风的解释,“你相信她,你就相信呗,你不用解释。”
  华辰风摇了摇头,竟然没有再解释。
  过了一会,突然又冒出一句,“你把那照片发一份给我。”
  “你要干嘛,要每天看着林南的照片睡觉?”我说了一句愚蠢的话。
  “这是什么话?那照片上是两个人,我一看不就连你也一起看了?说话真是越来越奇怪。”
  “那你要这照片来干嘛?”
  “我想查一下,这照片上的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不是你和林南。”华辰风说。
  “不必了,这件事我自己会慢慢查。我不要别人查手。”
  “你是信不过我吗?”华辰风有些不悦。
  “那倒也不是,我只是想自己解决问题。而且这是苏南的遗照,我不想让苏家知道我从那里拿了苏南的遗照去作各种调查,这样不好。”

  华辰风点了点头,“这倒也是。那你有了结果,一定要告诉我一声,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你和苏文北的妹妹会长得如此相像。”
  这时我手机响了,是吕剑南发来的一段视频。视频里穿西服的男人正是沈丰。他正在赌博,不时用头捋头发,然后伸手去松领带。这个动作显示他内心的焦躁,这说明他正在输钱。
  然后吕剑南的电话打了过来,“你们公司的那位帅哥输了几十万了,看来他有些扛不住了。再赌一会,应该是要问我借钱了。”
  “麻烦你了,谢谢你帮我。”
  “他一个臭流氓,你对他这么客气干嘛?”华辰风在旁边说。

  没想到竟然也让吕剑南听到了,“让姓华的那个混蛋停止他的叫声,我不想听到他的声音。”
  我自然不会把吕剑南的话传给华辰风听,我说那你先忙着,回头是什么情况我们再联系好了。
  吕剑南说好,回头我帮你把事情办成了,你一定要请我吃饭喝酒。
  人性的贪婪往往会导致不计后果,第二天吕剑南打电话给我,告诉我前一天晚上沈丰竟然在他的赌场输了七百万!
  听到这个数字我也是惊了一下。沈丰现在的年薪是八十多万,也就是说,他一夜之间,输掉了他好几年的年薪。
  而沈丰去的时候只带了三十万现金,也就是说,有七百万是从吕剑南那里借的高利贷。
  普通的小额贷款公司也有高利贷,但他们的利息是以月计,但吕剑南的高利贷,是以天计利息,每天百分之十的利息。而且第一次就会把利息扣除,比方要问吕剑南借一百万,他会扣除十万,只给你九十万,然后以后的每一天,你都得向他支付十万的利息。

  这听起很吓人,感觉没有人会这么蠢,去借这么高利息的钱。但有一种人会,一种是急需钱来救命的人,另一种就是赌徒。
  在赌徒输红眼后,什么都可以拿来赌,在他们的逻辑里,每天十万的利息并不高,因为他借了一百万,到手的筹码是九十万,这九十万一板本,就把前面输的钱都扳回来了,然后再马上把这九十万还上,就没事了。
  当然这里有一个前提就是他能赢回来,如果赢不回来,那以后每天他就得支付十万元的利息,十天以后如果还没还本金,他欠的钱就会翻倍到两百万,然后开始进入利滚利模式,也就是没还的利息,也要开始算成本金加收利息。
  极大多数情况下,如果借钱一月后还没还,那债就要开始讨债了。然后各种手段开始用上,威胁恐吓这是常态,实在不行,讨债人直接进驻,和你同吃同睡,不到一周,一家人都会崩溃。然后就会把所有能卖的都卖了来还债。
  吕剑南告诉我说,今天他不准备问沈丰要钱,都不打扰他,让他好好静静,养好精神,晚上再赌输几百万,就可以正式开始讨债了。
  我说那万一沈丰今天晚上不来了,那可怎么办?
  吕剑南说那不可能,赌徒要是赢了,或许会休息一天,先去把赢来的钱花掉。但如果要是输了,一定会再想办法凑钱,想办法把本给扳回来。绝不会就此收手。要是赌徒能做到那么冷静,那开赌场的早就关门大吉了。
  我说那不行,等不到今晚了,我有件事必须要在今天十二点前就要搞清楚,你得逼沈丰一下,逼到他不行了,你说你和我是朋友,可以让他打电话给我帮忙缓一下。
  吕剑南说那行,我现在就安排。
  结果才到中午的时候,沈丰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我接起,问他有什么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