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战长安(史上第一女间谍成功复国故事,南北朝的谍战神话爱情悬疑)》
第19节

作者: 孙大娘威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清河命人唤太医前来,然后坐在凳子上,不发一言,微圆的脸上,一派漠然,她在思考问题。

  这场刺杀的目标,竟然是长公主,而不是她。
  原来,那首歌果然是个陷阱,目的就是要调开她们二人身边的力量,好让刺客前来行刺。
  可是,这世上,能这么轻易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杀死自己的人,而自己竟然来不及保护,那么这本身就是很有问题的事情。
  要么就是来行刺的人有问题,要么就是自己有了问题。

  清河再次看向了那把剑,那把极薄的剑,她知道问题在哪里了。
  原来,这才是他们真正的杀着。
  那把剑的锋刃上,有一层淡淡的光,在夜色里,看不分明,需要很仔细很仔细才能看见。那把剑并未刺中她,可是在和她的棒相撞的时候,剑上有一种特殊的毒性被激活了。
  那是一种极其罕见的毒,那种毒叫做“黄泉之下。”
  黄泉之下,是什么?
  是地狱。
  地狱里有什么?

  有鬼。
  清河明白了,这毒是给她的。
  这毒对活人都没用,只对她有用。
  因为,她不是人,她是一个鬼。
  她的前世还在承受永罚,来生已经遭了情劫,只有今生是自由的。

  可是,今生的自由是有代价的,那就是舍弃肉身,成为一个孤魂野鬼。
  她原本是杀不死的,只是可以被困住。
  清河看着那毒,感觉自己的魂魄散了一散,凝固魂魄的骨骼肉身松了一松,头上那根五行山化作的古簪腾地一下变得重了起来。
  本来,魂魄的执念越强,寄宿的肉身越强健,二者结合得越紧密,她就会越强大,她抵御头顶上那座山就会越轻松。
  可是,现在这毒却让她的肉身魂魄都松散了起来。

  有一天,如果她的肉身魂魄变得松散到再也无法支撑头上这座大山,那么那座大山就会压了下来,将她的魂魄压得魂飞魄散。
  为了让魂魄凝固,肉身强壮,好抵抗住头上那如山的重量,她每天要吃很多东西,用来修身养魂。
  现在,王猛给她出了一道难题。
  如果,她不想被五行山压得魂飞魄散,要修身养魂,那么她就需要一直吃很多东西;而吃了很多东西,那具身躯就会长胖,就会不美,秦王就会看不上她,从而,她就无法完成复国大计最终就无法完成。

  好毒的计划!
  她曾经以为,就算被古簪压制住了法力,但是她天生有神性,修炼墨宫功法大成,在这世间应该没有对手。
  她前世是孔雀大明王,来生是女儿国国王。
  她来到此间,全凭一个执念。
  执念只能凝聚成为鬼魂,而不能拥有肉身。
  这幅身躯,是她上身了一个病重将死的少女。
  那少女,年不过十五,名叫慕容清河,乃是燕国慕容家的清河公主。她原本打算借着她的身躯和身份,完成自己的目标。
  当三个月之前,她来到这个时空之际,她并未感受到这个时空有超越凡人的存在,这个香火供奉还很少的年代,不会再有神佛前来,缺少香火供奉的神仙,金身很快就会虚弱,虚弱到极致,就会死去。
  曾经,她以为,这个时空不会有人是她的对手,就算她凝固魂魄用了一段不短的时间,导致那段时间墨宫无主。
  她也对自己有绝对的信心,因为,在这世间,她是唯一的神佛。

  可是,很显然,现在看来,除了她以外,还有一个超越凡人的存在,也来到了这个时空。
  只是,那人究竟是谁?是王猛还是其他什么人?
  然而,现在还容不下她去想那些事情,因为现在有更现实的问题出现了。
  那就是兰陵长公主死了。
  牛肉干和尺子都失去了理智,清河觉得心里沉甸甸的,对于这个女子,虽然她表面上并无多少感情,但是其实是很有好感的,因为在这个注定要亡国的国家,她是少数几个能当大任,而且头脑清醒的人,是她的好帮手。
  然而,现在她死了。
  燕国军中还有谁能组织最后的抵抗?王猛的十万大军就在邺城百里之外。
  而她,还有更重要的责任。
  她叫尺子带着鹰卫出宫查探一些事情,就站在铜雀台的栏杆上,望着漳水对面,若有所思。
  忽然一片雪花落了下来,落在她脸上,有些冷,今年的雪来得有些晚,像是不忍心见这美丽的北国毁于一旦。

  自从她回宫,到现在不过才一天一夜时间,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她也觉得有些累了,她看着这个亭子里的一切,忽然想起了一些事情,于是回到自己的清凉宫里,又证实了一些事情。
  灭国之危在即,所有仪式从简,在举行了一场简单的仪式以后,兰陵长公主的尸体被装在桐棺里,直接沉到铜雀台以西的漳河里。
  这是流行于燕国最古老的葬礼,称为“水葬”。
  “砰”的一声,巨大的铜棺沉入了漳河,激起一大片白色的浪花,然后迅速地将棺材吞没。
  名震天下的燕国女将,墨宫上代主人慕容恪的亲传弟子,燕国的兰陵长公主,慕容霜雪,十六岁从军,征战十年,杀敌无数,曾经,所有人都以为,她最终会轰轰烈烈地死在战场上,然而,最终却悄无声息地死在刺客手上。
  清河静静地望着那具铜棺,面色依然冷漠,可是眼神却有些哀痛。
  “走好……长姐。”
  她死后,她终于唤了一声“长姐”,可惜她再也听不见。
  “下雪了,回去早点休息吧!”牛肉干给她披上一件大裘,声音里带着孤注一掷的绝望,还有一种平静面对死亡的释然。
  “刚刚接到消息,王猛于卯时渡江了。”
  渡过潞川,北上百里,就是邺城,意味着最后的决战即将来临。
  现在,燕国最后一道防线,就是非攻阵。
  虽然,非攻阵最终也只不过会阻挡一阵子,并不会改变最终的结果,可是,至少会让那些侵略者明白,要燕国灭亡,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清河没有回答牛肉干的话,她只是淡淡问道:“姑娘们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