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战长安(史上第一女间谍成功复国故事,南北朝的谍战神话爱情悬疑)》
第12节

作者: 孙大娘威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慕容凤好奇地问道:“五姐,你和山哥哥打了个什么赌呢?”
  长公主也问道:“我也想知道。”
  当年,你打了一个什么赌,让慕容山从此以后只吃山上的东西,不吃水里的东西。这也是另外几个人的疑问。
  清河没有回答这么的问题,因为慕容山在她教训慕容冲的时候,居然敢咬她一口,于是她把慕容山打了一顿,威胁他以后不准再吃水里的东西,这种事情她有必要说给他们听么?
  她只是看着慕容山,对牛肉干说道:“带他去‘地牢’吧!”
  牛肉干吹了声哨子,几个鹰卫从木桥上走过来,正准备把他带走,慕容山忽然闭上眼睛,喉咙里发出荷荷的声音,一口黑血噗的一声吐了出来。
  兰陵长公主抢上前来,试图阻止他自杀,然而却晚了一步,气得将龙泉剑刷的一下放在桌子上,很生气地瞪着着清河:“你从‘墨宫’学成归来,要阻止一个人自杀,想必不是什么难事?为何这次却失手了?你知不知晓这个人有多重要?”
  清河冷笑一声:“你号称从军十载,杀敌无数,可是却连个半老头子都打不过,还好意思说我?莫不是你十分仰慕于她,所以故意让他赢的?”
  清河口中的“半老头子”自然就是秦国丞相王猛,在兰陵长公主从军之前,秦国和燕国还是友好互助的关系,王猛和太原王慕容恪也互相仰慕,自然身为慕容恪的最忠诚追随者,兰陵长公主在年少时,对王猛也是有几分仰慕的。
  然而,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如今,两国既然已经成为敌对的国家,那么那些年少的仰慕早就换成了滔天的仇恨。
  绿毛鹦鹉此刻又识相地叫了起来:“长公主喜欢王猛,长公主喜欢王猛……”
  兰陵长公主气得满脸通红,握剑的手一直颤抖,如果不是勉力控制,只怕就要朝着清河砍来:“我才疏学浅,自然不是王猛的对手……可是你呢?你可是‘墨宫’宫主,是‘墨宫’主人麒麟子的嫡传弟子,‘墨宫’世代守护燕国,从未失手,可是你呢?你为什么也守不住燕国?”
  你为什么守不住燕国?
  为什么守不住你的国?
  清河很难得地没有马上顶回去,她并不是因为这一句质问,而感到羞愧,而是她想起了在另外一个时空里,也曾经有人质问过她同样一句话——

  “为什么你守不住你的国?”
  日期:2018-01-06 14:28:05
  第10章  三种情况
  不同的是,这一次是燕国,上一次是西梁女国,问她的是那个和尚。

  清河沉默片刻,示意其余人退下,亭子里就只剩下牛肉干、尺子和兰陵长公主。
  牛肉干痛心地看着慕容山的尸体:“五妹,你只凭一句话就判断他是内奸,倒情有可原,可是……”
  他的话说到这里就止住了,他本来想问虽然你看出他是内奸了,那为什么不放长线钓大鱼,而是要当众揭穿他,这不是打草惊蛇吗?
  然而,他看见清河的眼神,于是他明白她这么做别有深意,可是有什么深意难道不应该和他通个气吗?
  于是,他有些生气,她总是这么忽然独断。
  清河没有说话,因为她在看人,她环视了一圈,把每个人都仔细看了看,最后落在其中一些人身上。
  她私底下调查慕容山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很清楚慕容山只是一个小角色,传递情报的价值也很有限。
  他和“笑面佛”根本不是一条线上的,秦国的情报机构也是实行单线联系,这样是为了确保情报传递的安全性。
  “笑面佛”隐藏得很深,但是她有一种直觉,他也应该是伪装成了或者就是某个慕容子弟。
  她曾经当过间谍,知道间谍都极为警惕敏感,任何一丝风吹草动都会引起他们的防备和变化,有可能是暂时停止一切活动,有可能是变化联络方式,有可能会做出一些事情。
  那些变数,就是破绽。

  如今,她就是当众揪出慕容山,好让那些变数发生,让那些破绽露出。
  她当时看了看在场的人的神色,心里大约有了一点数,于是,她谈起了另外一件事。
  “今天傍晚,我回宫之际,在内城东南门听见有人在唱一首歌。”
  众人还来不及反应,她已经唱了起来。

  “月出于东山兮,花开于邺城。子栖于江南兮,人望之清河。钟天地之灵气兮,集山水之秀丽。若西子无颜兮,徒王嫱实惭愧,予愿采灵山之琼瑶兮,献之以佳人……”
  这一首歌,叫做《花开邺城》。
  这是最近邺城流行的一首歌,听说最早是从潞州传来的,当时清河进城的时候,正好听见一个小乞丐在唱,那小乞丐是个五六岁男孩,面前放着一个破瓷碗,缺了个大口子,碗里放着三粒米。他唱的歌五音不全,口齿不清,然而,清河却听懂了。
  那个乞丐跟前的那个缺口的碗,和碗里的三粒米,是燕国谍报系统“暗夜之鹰”的接头暗号。接头一般分为上家和下家,两人之间要有暗号和暗语,同时对上,才能传递情报,然而,那一天,那个乞丐在没有人前来对暗语的情况下,直接传递了情报。
  而且,满城都在传唱那首歌谣,满城都在传递那个情报。
  这说明了什么问题?
  牛肉干有些不屑:“还不如我写的那首《黑色的心》好听呢?你听听:噫吁戏,黑夜给了我白色的眼睛,却给不了我一颗黑色的心……真真痛杀我也……”
  清河又开始卷袖子,牛肉干往后跳了三步。
  清河一边啃鸡大腿,一边缓缓道:“半年前,长安的‘老鹰’忽然和我们失去了联系。六天前,这首歌从潞州传来,可是,据我的鹰卫查探,这首歌,其实最早是从长安的音律坊传出来的。”

  长安的音律坊是长安管辖乐伶的机构,也是秦国的宫廷乐队的所属机构。
  每隔几天都会在音律坊的大门口,贴出最新的曲子和相关公告。在那些张贴的数张公告上面,那些代表着特殊意义的字通常会在最后一笔,略微往上勾一点。
  通过这种特殊的记号,留下接头的时间地点,然后,接收情报的人,会根据上面留下的线索,到指定的时间地点,去领取情报。
  十年来,虽然偶有中断,但是最长不会超过三个月,最长中断过三个月,这个传递情报的渠道从未断绝过。
  可是,自从半年前开始,这条线忽然断了。再也没有任何接头的时间地点出现在那些公告和词曲里,也就是没有任何情报传出来。
  暗夜之鹰在长安有几个据点,互相之间并不知晓,因为他们的情报传递方式是单线联系。每个谍者只知道到什么地方去取情报,然后把取到的情报再以一种事先确定的方式传给自己的下线。
  负责去音律坊取情报的是代号“草蜢”。草蜢说,他已经有半年没有看见音律坊有情报传出来了。
  一个谍者半年没有任何消息传出,并且对自己的上线和下线没有任何影响。一般最大的可能有两种,一是发现有暴露的危险,选择了暂时潜伏不动;一是已经死了。
  可是,现在,消失了六个月的“老鹰”忽然又出现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六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