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战长安(史上第一女间谍成功复国故事,南北朝的谍战神话爱情悬疑)》
第10节

作者: 孙大娘威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人的弟弟慕容垂叛国投敌这件事,是燕国走向灭亡的最关键一环,所以不论起因为何,慕容家的子弟们都有理由仇恨他。
  “他是个叛徒,你还叫他五叔干什么?”
  “慕容垂如果不叛国,我们燕国怎么会被人逼到如此地步?”
  ……

  众人之中,十七岁的慕容鳞低下了头,因为他是慕容垂的次子。刚才大家同为慕容家族的子弟,其乐融融地吃一顿火锅,也没什么了不起。
  可是,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这群年轻的孩子们也很快就分出了阵营。
  有年轻的慕容子弟看向了那个低头的年轻人,那年轻人和慕容家的子弟们一样,身材修长,肤色白净,脸型窄小,高鼻深眼,只是眉毛很淡,像是没有一般。
  果然是不一样的,慕容家的年轻子弟们看着他,他们什么话也没说,可是他们的眼中都写满了那两个字——
  叛徒。
  慕容鳞低头不语,低声分辨:“可是我父亲在投奔秦人之前,我给太后报过信。”
  众人有些惊讶,他父亲虽然叛国投敌,可是他却胸怀大意,向太后报信,众人一时情绪有些复杂,不知该如何对他。坐在他旁边的慕容山一边吃鱼,一边看着慕容鳞。
  清河又捞了一块青鱼起来,慢慢吃着,一边吃一边皱眉,似乎嫌弃这味道不好吃。
  兰陵长公主静静地看着众人:“今天,我召集大家来这里,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忽然“啪”的一声,清河放下了筷子,冷冷地再次打断了她的话:“现在,我有两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说。”
  “两件”这个词咬得很重,意思是要在数目上要压倒对方,兰陵长公主脸色白了白,没有说话,右手按在了腰间的龙泉剑柄上,众人吓得不敢再发一言,心想平素五妹和长姐不对付也就罢了,如今在这快要亡国的紧要关头,怎么还如此意气用事。

  兰陵长公主只是盯住了清河:“五妹,你这是存心要和我捣乱吗?”
  清河忽然伸手一甩,一根鱼骨头就甩到了兰陵长公主的衣裳上,长公主一让,那鱼骨头沾到她袖子上,把那件月白色的战袍染上了几滴油脂。
  “你……”兰陵长公主终于忍无可忍,冲过去一把将清河拎起来,清河也不甘示弱,两人打成一团,顷刻间便难分难舍。
  众人急忙上前去拉开。看看二人形容,却觉得有些奇怪,因为久经沙场的兰陵长公主头发和衣衫都乱了,而清河的发髻和发髻上的那根古簪却丝毫未动。
  像是……很重很重的样子。
  像山一样重。
  兰陵长公主的脸色有些发白,她握紧了手里的东西,是清河和她打架的时候,塞进她手里的,于是她伸手将一只酒杯端起来一饮而尽,然后,哐啷一声掷到地上,那只杯子是铜铸的,掉在地上哐啷哐啷几声,吓了众人一大跳。
  她身后的随从赶紧捡起来,放回原位,被她瞪了一眼,然后讪讪地退下了。

  清河依然在吃鱼。
  兰陵长公主冷笑一声:“那你先说……我看看你还能说出些什么事情来,能比我说的事情更重要。”
  众人都知晓,兰陵长公主以冷静著称,从不与人发生意气之争,此刻这番话却明显得表现出了赌气的意思,不免更觉得紧张。
  慕容山眼巴巴看着清河夹起了他最喜欢吃的鱼头,慕容瑛夹了一根鸡大腿,放到最小的慕容凤碗里。
  清河一边吃鱼,一边慢悠悠说道:“我要说的两件事。第一件事是:我不是世间最美的人。第二件事是——”
  清河看了一眼依旧低着头的慕容鳞,声音放得有些缓,但是却非常肯定。
  “慕容垂,不是叛徒。”
  慕容鳞垂着的头陡然抬了起来,坐在他旁边的慕容山惊讶地张大嘴巴,一块鱼肉从他口里落下来。
  六岁的慕容凤气得胖乎乎的小脸通红:“五姐,你在胡说些什么呢?五叔是叛徒,是叛徒,是叛徒……”说着,还用小拳头使劲敲桌子,敲得他跟前的碗筷落了一地。

  兰陵长公主冷笑一声:“我还以为是什么要紧之事,却原来是这两桩事情。慕容垂是叛徒这件事,早已经有了定论,没有什么好说的。至于你是不是世间最美之人,这是四叔说的话,你就算不认也由不得你。”
  说着,她上下打量了清河,神色有些不屑:“实话说,我也觉得你长得不怎么样,如果不是四叔选你当复国者,我早就把你赶回云雾山了。”
  清河呸的一声突出一根鱼骨头:“谁稀罕当这复国者?”说着又看了一眼慕容鳞,“慕容垂如果不是被慕容暐和可足浑氏密谋安置谋反的罪名,还杀了他媳妇儿,他会逃走吗?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慕容暐猜忌他。”
  燕国就算面临亡国之险,可是数千年皇权积威之下,从没有人敢直呼皇上和太后的名讳,所以当清河如此轻巧自然地称呼出来以后,所有人都惊呆了。
  虽然自从三个月前,清河从“墨宫”回来之后,便时常表现得十分异常,但是最近这段时间却表现得越来越异常了。
  兰陵长公主的脸色已经白了又白,就要白成一张纸了,清河冷哼一声,正当二人又要大打一场的时候,忽然听见一个尖细的声音响了起来——
  “噫吁戏……值此亡国灭种之际,你们居然还有心情吵架……真真痛杀我也……”
  紧接着,一个身材肥胖,然而脸颊瘦削清秀的年轻人蹭蹭地跑了过来,身上的肥肉一抖一抖的,神色十分苦大仇深。跟在他身后的是尺子,每一步都走得非常标准。
  正是牛肉干和尺子。
  牛肉干先对着兰陵长公主行了一礼,然后对着清河痛心疾首地叹息道:“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让你不要贪吃,要保持身材,你一天到晚这样吃吃吃……胖成这个样子,难看的要死……谁要是娶了你,真是晚上睡觉都要做噩梦,我真是替秦王感到悲哀……如果我是秦王,无论如何都看不上你,我真不明白为什么长姐会让你去迷惑秦王?”

  清河没理他,一边自顾自吃自己的鱼肉,吃完鱼肉吃鸡肉,毫不停歇,尺子用目光测量了下她的脸,声音平直得没有任何情绪:“现在你的脸中部比牛肉干的脸中部宽三十五页黄州纸。”
  兰陵长公主没有理会他二人的表演,她的眼神在慕容家的众位子弟中间一一闪过,似乎想要找到一些东西。最后,她的目光落在慕容鳞身上。
  从一开始,慕容鳞就一直安静地坐在慕容山旁边,没有说话,也不怎么吃东西,除了为自己分辨过一句,他曾经出卖过自己叛国投敌的父亲以外,再没有说过什么。
  既然曾经当过一次叛徒,那么自然不介意再当一次。
  这是兰陵长公主的想法,她捏紧了手中的那个东西,开口说道:“今天,我召集大家前来,是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这一次,清河再次打断了她的话。众人又不安起来,这是今天兰陵长公主第三次被打断了。

  “我也还有第三件事没有说完。”清河放下筷子,咽下一口鱼肉,环视了一下众人,“最近,宫里丢了一张图,我想知道是谁拿走了这张图,把它送到了宋三嫂羊肉馆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