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战长安(史上第一女间谍成功复国故事,南北朝的谍战神话爱情悬疑)》
第8节

作者: 孙大娘威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余人望向了众将中唯一不穿戎装的男子。
  那人身材瘦高,穿深灰色旧长衫,左手一柄旧剑。
  他一直坐在王猛身后的角落里,沉默不语地看着桌子上那张手绢,几乎与灰色的帐幕化为一体。
  似乎,只要他不愿意,就没人能注意到他。而现在大家能看见他,只不过是因为他愿意被看见。
  邓羌看着那人,有些不可言说的情绪:“长乐公的话有理,上官壮士……可以出手了吗?”
  众将听见“上官壮士”这几个字,不由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三十多岁的瘦高男人,竟然就是传说中的“天意门”刺客门第一高手,上官无言。
  秦国的谍报系统“佛眼”原本属于天意门,所以天意门的组织结构也是东南西北四座门,每座门下有上中下三条路。
  一个年轻些的将军,禁不住脱口惊呼:“上官大侠,就是传说中的‘破日剑客’上官无言?”

  在江湖上,他还有一个名字叫——破日剑客。
  他的剑,唤作破日。
  破日剑,既然连日头都能破,那么人间还有什么是他的剑不能破的?
  手持破剑的长衫客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王猛。

  王猛屏退左右,和长衫客下了三盘棋,喝了两壶长安的米酒,忽然外面有人通传,王猛将一颗黑子啪的一声放在棋盘上,微笑道:“终于到了。”
  长衫客浑身一紧,目光中瞬间放出精光,然后又迅速地收敛起来,这是只有绝世剑客才能有的风采。
  然后,他站了起来,走到帐外。
  一人匆匆走进帐内,低声向城乡汇报了一些事情。然后,他退了出去。

  长衫客又进入了大帐。
  王猛伸手给他倒了一杯酒,神色有些凝重,有些诚恳; “一切拜托先生了。”
  长衫客点了点头,左手横剑于膝上,右手轻轻叩击了几下剑身,漠然道:“丞相答应我的,可别忘记。”
  长衫客走后,几位将军又进了大帐,都是一副志得意满,志在必得的模样,只有王猛神情凝重。
  王猛拿起地图放在牛油灯前,细细看着,觉得有些位置有细微的差别,他思考着那些位置,总觉得似乎不该是这样。
  众将见丞相一副郁郁的样子,心中有些不以为然,邓羌不屑道:“丞相未免太小心了些,到底在等什么图?那图到底有什么古怪,值得如此小心?如今连上官壮士都亲自来了,那邺城岂不是囊中之物?”
  苻丕也有些不解地问道:“老师,请问你等的是什么图?”
  牛油灯忽然“啪”的一声爆了个灯花,耀得丞相的脸亮了一下,他眼角的细纹因而更加明显了。他放下手中的图,声音冷冷地,带着无法言说的情绪——
  “墨者有守,名曰非攻。那座城的守城机关,叫做非攻。”“非攻机关阵,传说可以召唤燕国的亡灵。”
  “我等的,是非攻图。”

  日期:2018-01-06 14:25:57
  第7章  一顿锅子,一群孩子
  清河和牛肉干二人赶紧下楼,准备回宫。
  她想起那张图就是被某人送到了这里,然后送出城去,给了王猛,心情有些不好。
  可是现在邺城,除非得到她和兰陵长公主的允许,谁都不能进出城门,那张图到底是怎么被送出去的?
  或者,还未送出门去,还在城里?
  如果还在城里,那么藏在哪里呢?又怎么谋划送出城呢?
  摸了摸略微鼓着的肚子,心想这样一路走回燕国皇宫,走到铜雀台吃那顿牛骨汤炖的锅子,刚好消完食。

  虽然宫中的锅子味道不怎么样,但是在天冷的时候,坐在热腾腾的锅子边,喝完牛骨头汤还是很暖和的。
  从茶楼走到铜雀台,要经过三条正街,然后进东南门入内城。
  三条正街就要到头了,前面就是东南门,牛肉干左手提着两条活蹦乱跳的青鱼,右手提着只活野鸡和一包叫花鸡,尺子提着两斤黄酒。
  清河寻思着,要不要再买点其他生鲜,带回去煮在牛骨
  汤里面,还想买点零嘴,比如城门口的王记鹿肉干,独此一家。这时候却听见有人在唱歌。
  “月出于东山兮,花开于邺城。子栖于江南兮,人望之清河。钟天地之灵气兮,集山水之秀丽。若西子无颜兮,徒王嫱实惭愧,予愿采灵山之琼瑶兮,献之以佳人。”

  《花开邺城》。
  又是这首歌。
  唱歌的人是一个小乞丐,男孩,大概五六岁,面前放着一个破瓷碗,缺了个大口子,里面放着三粒米。他唱的歌声五音不全,口齿不清。
  尺子皱眉听了一会儿,有些嫌弃地说道:“调子都唱错了好几个。”
  牛肉干只顾着手中的鱼和鸡,没空搭理尺子这细节控。
  调子错了。
  之前在茶楼里听见的《广陵散》的音错了,《花开邺城》的音调也错了。只不过因为那歌女嗓子太过优美,音调的错误被她的嗓子掩盖了,可是在这个小乞丐这里,却完全暴露了出来。
  这一次,清河听懂了。

  那首歌是一个信息门,本是宫调式,然而在几个特殊的字上面变成了商调式。
  那几个变调的字就是——
  河,西,无,嫱。
  清河思考了一会儿,很快得出了一些结论,然而又不能十分确定。她看了看那个乞丐,从叫花鸡里掰了个鸡大腿,看了看,又放了回去,然后撕下了一个鸡屁股,给那小乞丐,然后继续往宫里走,神色漠然。
  东南门的侍卫老远看见清河走了过来,左手提鱼,右手拎鸡,并且是一只活鸡和一只死鸡,然而微圆的脸上却一派漠然,心中涌起了十分古怪的感受,暗自腹诽,莫非是因为要亡国了,所以宫里的贵人们都得了失心疯了?
  然而腹诽归腹诽,他们依旧躬身请安——
  “清河公主万安!”
  清河略微迟疑了一下,似乎在他们的称呼声中再一次确认自己现在的身份。

  在另外一个时空里,人们对她也是相同的恭敬,可是那时候他们不叫她“公主”,也不是这样的请安法。
  那时候,人们叫她“陛下”,人们请安的时候会说,“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果然是未经度化的国度,未经度化的时空。
  她提着鸡和鱼,站在即将灭亡的燕国皇宫门口,思念起那个繁荣富强的朝代,那个距离现在还有六百年的朝代。
  那是她来的时空,她来自六百年后。

  六百年后,会有一个繁荣富强的皇朝,名叫大唐。
  大唐有一个去往西天取经的高僧,那西天路上有一个全是女儿的国家,名叫西梁女国。
  她曾是女儿国国王。
  那高僧叫唐僧,那高僧有一个徒弟,叫孙悟空。
  然而,大唐距离现在还有六百年,六百年后,才有那个大唐盛世,才有那个取经的和尚,才有那个全是女儿的女儿国,才有那个痴情的女儿国国王。
  手中的青鱼砰砰跳了几下,溅出了几滴水,落在手背上凉凉的,清河醒悟过来,这不是她原来那个时空,她来这里背负着特殊的任务,于是她吸了一口气,然后往铜雀台方向走去。
  今晚的那顿牛骨头汤就是在铜雀台上煮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