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战长安(史上第一女间谍成功复国故事,南北朝的谍战神话爱情悬疑)》
第7节

作者: 孙大娘威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牛肉干沉醉其中:“自嵇康死后,《广陵散》已经失传多年,到处都是假冒伪劣,今天这人弹的,倒有几分真味……”
  尺子皱眉:“第五个音弹错了。”
  清河听见这琴声,皱了皱眉,继续往哪白衣人身上走去,然而,不过一瞬间,似乎只有眨眼的一瞬间,那靠窗的白衣人就消失不见了!
  清河走了过去,在那个位置上坐下,那杯茶只剩了一半,还冒着热气,应该是有人在这里坐过。
  桌子上还放着一本书。

  书本有些旧了,边角有些发黄,书页也有些卷曲折叠的痕迹,想必是经常在看的一本书。
  那本书上面写着三个大字。
  《西游记》。
  清河看着那杯茶,又看着那本书,心中有些疑惑。
  因为,悟空从来不喜读书。
  她翻开书,书里面夹着一张红叶制成的书签,上面写着三个字:“多读书,少吃肉,早睡觉,勿生气”。

  字迹清新俊逸,犹如他这个人。
  她静静地坐着,思考着这三个字的含义。她自以为已经读过了很多书,所以这留言应该不是给她的。
  这件事,这个人,透着一股浓浓的诡异。
  于是,她坐下来等了许久,也不曾有人来接头。
  歌女唱完之后,又换上了影子戏。
  牛肉干和尺子对视一眼,站起来悄悄走向对面的那个包间里,有人在弹琴,房间门打开了,里面空无一人。
  这时候,楼下那座台上,已经拉上了幕布,幕布后面的艺人,在妖妖娆娆地唱着江南著名的影子戏《苏三娘》。
  “美丽的姑娘,你的心上人到底是谁?是那满面皱纹,浑身迂腐的老夫子,还是那玉树临风,心意相通的少年郎?姑娘,回头看一眼你身后的少年吧!他和你正是一双好年华……”
  尺子和牛肉干下了楼,向清河走去,先是感叹了一声二楼那房间里并无一人,然后准备和她继续讨论一些事情。
  这时,忽然有人上前秘密禀告:“兰陵长公主请诸位速回铜雀台,有要事商议。”
  清河在回宫的路上,反复地思考,眼前掠过一幕幕画面,似乎都毫无意义,然而,却似乎又包含着什么特殊的意义。
  忽然,她想到了那弹错的音符。
  日期:2018-01-06 14:25:12
  第6章  墨者有守,名曰非攻
  牛肉干和尺子动作都是武林高手,动作向来迅速,然而,进入房间的时候,却未曾看见弹琴的那人。
  那人消失的速度那样快。
  那一楼靠窗位置坐着的那个人,也消失得那样快。
  而且,那本书上留下的指印,是那么精妙。
  “移形换影。”
  清河想起了江湖之中的一种轻功秘法,可是就算是那种轻功,也不会如此迅速地从与二楼转到一楼。
  他的速度比影子更快。
  他究竟是谁?是敌是友?来邺城做什么?

  ……
  潞川之畔。
  秦军的中军大营里。
  杨安会意,对邓羌解释道:“传闻,慕容家的先祖慕容仪曾经救过墨子的关门弟子墨子,墨子为了报恩,将墨家的绝学包括机关术,全部传给了慕容子弟。凡得了墨家传承的慕容子弟,都不能继承皇位,只能隐在幕后,保护燕国朝廷。那些隐藏在幕后的慕容子弟以及他们的部下,被人称之为‘墨宫’。”
  听见“墨宫”两个字,王猛颜色微微一动,然后继续看那张手绢,邓羌忽然想起了秦国和晋国也有两个极其隐秘的神秘组织,心中一直不忿,嗤笑一声:“那谁还愿意学这破玩意儿,学的再多,也不能当皇帝,有什么意思?要是学好了,直接暗杀了皇帝,自己坐上龙椅,岂不快哉?这墨子,看似在报恩,其实是在报仇,这分明就是给慕容家族埋下了一桩天大的祸根。”
  秋风席卷着落叶飘进了大帐,帐外传来了喂马的声音、马儿懒洋洋喘息的声音,士兵们靴子踩着沙滩在河边打水的声音,或者还有一些其他的声音。
  王猛微笑沉默,仍旧低头看着那张燕国地图,看的非常认真,非常仔细,似乎那张图上隐藏着什么秘密。
  帐内的其余将军纷纷赞同,面露不屑神色:“这样不亡国才怪呢?整天为了皇位,手足相残,同室操戈,别人没来打,自己就先自相残杀而死了……”

  说到这里,几位将军忽然极有默契地顿了一顿,似乎同时想起了什么类似的事情,有些紧张地相互对视一眼,正在忐忑不安之际,杨安咳嗽一声,转移了话题:“从前有很多人都这么认为,可是在慕容恪死后,慕容垂来投我大秦之前除去那些形式上的假意臣服,燕国实际已经存在了六百年。”
  众将无言,一个存在了六百年的王朝,无论如何,都不该小觑,虽然看似已经逼近了燕国都城,可是谁知晓,六百年国祚的沉淀之下,还有些什么不为人知的手段在等待着想要强行进城的人呢?
  这时候,一把年轻温和的声音响了起来:“‘墨宫’固然有些手段,可是我大秦也有‘天意门’,乃是武道一门的实力最强大者,可称天下第一门。”
  顿了一顿,那声音似乎想起了什么,又继续补充道:“就算晋国的‘浮月楼’里也有几个高手,可是,又怎能与我大秦的‘天意门’相较?老师,我看你有些过虑了。”
  听着这一把年轻温和的声音,王猛仍然没有抬头,只是微微笑了起来,众将的目光投向了那个声音的主人,神色便有些微妙。
  那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将军,身形微胖,脸也有些胖,不过胖得并不难看,甚至还有些英俊,他手上也摇着一把黑色的羽扇,似乎是在刻意模仿某人,他说话的时候总是微笑,因此显得非常宽厚可亲。
  他也穿着和其他将军一样的服饰,外面套着黑色盔甲,可是帐内的众位将军都知晓他的身份,绝不一样。
  他是王猛的弟子。
  他姓苻,名丕。
  他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身份,那就是秦王苻坚的长子,本来,身为皇族的长子是极为幸运之事,然而可惜的是,这个长子前面还要加一个庶字,幸运就变成不幸了。
  事实上也如此,因为现在秦国的太子叫苻宏,而他只是长乐公。
  杨安向那年轻人拱手,语气恭谨:“长乐公言之有理。可是,这‘墨宫’既然在燕国经营了六百年,他们留下的守城之术,想必有些棘手,丞相叫我等多等些时日,将这座大阵破解了,也好让我大秦将士们少些伤亡,想必天王一定也很赞同。”
  听见“天王”两个字,苻丕微笑起来,脸上的肉有些微颤抖:“杨将军所言有理,可是我觉得,值此大胜之际,我们不乘胜追击,却在这潞川河畔,坐等了整整七日,粮草耗费将尽。再等下去,我怕军心会不稳。”

  说到此处,他目光转向王猛,语气变得更加恭谨温和,拱手道:“老师,是不是应该请‘天意门’的人出手了?‘天意门’的高手,武艺高强,奇门异术层出不穷,想必可以将那‘墨宫’的守城大阵破解了。”
  杨安的目光也转向了一直低头看图的王猛。
  王猛一边摇扇子一边看图,似乎没有听见他们的谈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