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战长安(史上第一女间谍成功复国故事,南北朝的谍战神话爱情悬疑)》
第5节

作者: 孙大娘威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时,在潞川的西南岸,有一片黑色大营,大营中间拱卫着一处暗红色的营帐,路过的将领士兵每当经过那处营帐,看着里面那人,便会油然而生出一种敬畏。
  那是秦国大军的帅营。
  帅营里最上首坐着一个紫袍书生,约莫三十多岁年纪,清隽儒雅,面色白净,颌下三缕长须,看起来就像那些江南的大儒。
  他右手上拿着一把白色羽扇。
  他就是此次征伐燕国的统帅。
  王猛。
  如果有人第一次看见这个身穿紫袍,看起来像一个普通的江南儒生,一定不会相信他会是传闻中无所不能的当世第一英豪,秦国丞相王猛。
  他面前有一张书桌,书桌上有一张地图。

  那是燕国的地图。
  紫袍书生久久地凝视着那张图,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有人进来呈上来一封秘报,他拆开看了一眼,声音有些沉痛:“‘骷髅’暴露了。”
  骷髅就是黄河双鬼的代号。

  谍者暴露的结局就是死亡,在场的人也不免有些唏嘘。
  “他们在临死前完成了任务,大秦不会忘记他们的功劳。”紫袍书生轻摇羽扇,感叹道。
  书桌左侧站着一个腰粗膀圆,脸皮紫涨的中年汉子,穿着主将的黑色盔甲,乃是此次征燕的主将邓羌,号称秦军第一高手。
  邓羌一头雾水,看了一眼那那张地图,不解地问道:“丞相,末将就不明白了,现在整个燕国只剩下邺城了,这张燕国地图对于我们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值得大军在此等候七日吗?我们前几日才刚败了慕容评三十万大军,如今士气正旺,正该越过潞川,一股作风,攻下邺城,将那燕国臣子统统押往长安……”
  王猛微笑道:“已经等了十年,何须再等七天?”
  书桌右侧站着一个身材高瘦的中年将军,也着黑色盔甲,然而神态从容平和,乃是秦军的另一主将杨安,杨安素来以智谋见长,他猜测能令丞相这样的人物等待十年的图,想必非同凡响,世间除了寥寥数人以外,没有什么人和事,值得丞相等待十年,因为丞相是这个世上最聪明的人。
  所以,他想起了一些隐秘的传闻,于是,他小心翼翼猜测道:“丞相,莫非是在等传说中墨家留下的那张图?”
  王猛脸上露出了赞赏的微笑,抬起眼睛望着帐外,帐外是戎装整肃的大秦军队,士气正旺。
  邓羌茫然地望着杨安,又望着王猛:“墨家的机关术失传已有数百年,而且和北虏能扯上什么关系?”
  听见“北虏”这个对燕国人的蔑称,王猛笑了起来,望着营帐外面巡逻的秦军,目光深远,像是想起了什么久远的人和事情,如果那人还在,那人的弟弟也没有叛国入秦,那么今时今日的燕国,自己还真是无可奈何。
  又想起连那人和那人的弟弟都没能拯救燕国,不免又有些感慨,举世望之,发现这些年以来,自从那人去后,同时南方那人一直隐世不出以后,自己竟然愈来愈寂寞,没有对手、登临绝顶的寂寞。
  如今,连这些许小事,都需要自己解释,王猛轻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扇子,看了一眼杨安。
  “这是燕国最重要的一张图,也是燕国最后一道防线。”
  “我等的,不是这张图,而是另外一张图。”

  “梅花皎兮,冬去无枝;冰雪洁兮,日出化雨;三春万里兮,莫若兰陵……”
  邺城最大的茶楼“安乐”茶楼里有歌女在唱歌,唱歌的是邺城最当红的歌女黄莺儿,所有的歌曲只要经她一唱,便会立刻红遍全城。
  然而因为音调有些沉闷,台上的小歌女才唱了几句,就被客人不耐烦的打断了,有人提议:“这首不好听,换一首吧!”
  于是,琴声一转,台上的歌女就换了一首,那歌女不过十八九岁,面容俊俏,声音如同黄莺出谷,是邺城里最红的歌女,名叫黄莺儿。
  “月出于东山兮,花开于邺城。子栖于江南兮,人望之清河。钟天地之灵气兮,集山水之秀丽。若西子无颜兮,徒王嫱实惭愧,予愿采灵山之琼瑶兮,献之以佳人……”
  这一首歌,叫做《花开邺城》。
  这是最近刚从邺城最大的歌舞坊“天音阁”里传出来的,听说是从江南的建康传来的。
  建康是南方晋国的都城,那里诞生了无数著名的文人墨客,才子佳人,名士风流,无数奇技淫巧诞生,诗书礼乐盛行,是当时商业和文化最发达的地方,是无数文人墨客最向往的地方。
  其中,最有名的就是隐居于东山的名士谢安,与秦国的王猛,燕国已逝的慕容恪,被世人称之为“并世三杰”。
  在诗人们的眼里,江南是美的,是温柔的,是充满了诗意的,就连晋国朝廷的武力供奉,江南第一楼“浮月楼”的剑客们,也都充满了美感和诗意。
  所以,来自江南的歌曲,也自然是极好的。
  果然,这首《花开邺城》一唱出来,即刻之间,整个茶楼都陷入了寂静,所有人都渐渐沉醉其中,或点头,或扣手,或默默饮茶,脸上都露出了神往之色。
  到了最后,那首歌终于唱完了,余音绕梁,久久不绝。人们渐渐回到了现实之中,回想起那首歌里吟唱的那歌美人儿,她真有那么美吗?连远在江南的人,都会心生仰慕?
  人们开始窃窃私语,带着好奇,憧憬,疑惑……种种复杂的情绪。

  “似乎,这位美人儿就是邺城的?”
  “名字叫清河?”
  “噫?怎么有点耳熟?”
  “噫?怎么好像之前那首歌,也吟诵的是这位清河美人儿的美貌?”
  “我在邺城生活了几十年了,怎么以前没听说过这位叫清河的美人儿?”

  “……”
  众人正在议论纷纷之间,忽然有人恍然大悟,猛的一拍桌子:“我想起来了,五公主的封号不就是清河吗?”
  然后,又有人哐当一声放下茶杯,附和道:“近日,我听我在宫中当差的婶娘提起过清河公主,听说简直是个仙女,不不不,仙女也没有那么好看……”
  “比起中山王如何?中山王可是燕国第一美人……”
  说话的人忽然被人打断,有人低声提醒:“你不要命了?中山王可是最忌讳人家说他长得美,以前有人当面赞他长得美,他气得当场割了那人舌头……”

  有人咳嗽一声,赶紧转移话题,又谈起江南和长安那些著名的美人。
  “听说秦王新宠爱的夫人张夫人,就是江南人,是不是秦王要和晋国皇帝联合起来,来攻打我们燕国啊?”
  “那晋国皇帝不是要病死了吗?怎么还有闲心打仗?”
  “两国都来打我们的话,那我们岂不是要亡国?”
  眼见又扯到政治话题了,又有人赶紧忙不迭地转移话题:“那张夫人可不是晋国皇帝送给秦王的,是她自己参加铜镜台品美,听说通过了七十九台铜镜,被评为八品美人,所以才能进入秦宫,受到秦王宠爱。”
  “那铜镜台到底有何神妙之处,竟能品评美人,又为何那些王公贵族竟能认同它的品评?”
  “铜镜台”乃是江南著名一景,位于江南著名画家吴丹青西湖畔的“丹青小筑”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