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战长安(史上第一女间谍成功复国故事,南北朝的谍战神话爱情悬疑)》
第3节

作者: 孙大娘威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国时期,曹操击败袁绍后营建邺都,修建了铜雀、金虎、冰井三台,即史书中之"邺三台",台高十丈,有屋百余间。
  前为金凤台、中为铜雀台、后为冰井台。三台南北直线相照,中间相距六十步,台与台之间用浮桥式阁道相连,开启则三台相通,关闭则中央悬绝。中间的两座桥一个宽,一个窄,被称为大桥和小桥。

  金凤台曾经是皇帝大宴群臣的地方,冰井台,上有三个冰室,每室有深九丈的井多口,用以贮藏冰块、粮食、食盐、煤炭等。后赵皇帝石虎每年以井藏冰,用以分赐群臣。
  其中,铜雀台为主台,高十五丈,窗皆用铜笼罩装饰,日初出时,流光照耀,光芒四射,在楼上又制作了一个高一丈五尺的铜雀,舒翼若飞。
  在台下引漳河水经暗道穿铜雀台流入玄武池,用以操练水军。每逢夏秋,云雾在台腰缭绕,素有“铜雀飞云”之美称。
  数十里外遥望三台,疑若仙居。
  乌篷船上微微荡漾,帘子一掀,两个绝色的粉衣小婢走了出来,其中一人掀着帘子静候片刻,一个身着春衫的身影出现在船头。
  细雨之中,那人风姿卓绝,艳丽妖娆,眼神空濛如月华倒影,水波潋滟,恍若从三月的西子湖,扬州楼里的歌舞楼里,踏月凌波而来,带着无尽的浓艳风情。
  他一袭春衫微湿,站在乌篷船船头,发出一声轻笑,笑声魅惑糜丽,便将这北国的冷雨之秋,化作了江南的三春之夜:“金凤台上有凤凰,凤凰为百鸟之王,我选金凤台。”说完,振衣而飞,如同一道青烟,落在金凤台上。
  在邺城西市的羊市上,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羊倌小六子,正蹲在一只羊下面撸羊毛,撸着撸着,觉得脖子有些酸,于是抬了抬脖子,便发现漳水方向,有一袭春衫乘风雨而起,飞上了高高的金凤台,坐在凤凰之上。
  他以为看花了眼,赶紧站起来再往上看,又有一袭白衣在风雨之中翩然飞上了铜雀台,坐在铜雀之上。
  “噫?有神仙啊?有两个神仙……”小六子兴奋地叫了起来,手上一使劲,手下的羊咩咩地叫了起来。其他几个小羊倌也顺着他望的方向看去,叽叽喳喳地闹着。
  管事的提着根棍子,举起来往小六子身上打:“啥神仙,啥神仙?不好好撸羊毛,看我不打死你这小蹄子……”
  小六子不敢再说话,只是沉默地撸羊毛。管事的走了之后,那群小羊倌望着铜雀台方向,除了一片茫茫雨幕,却什么也看不见,只隐约看见那两座高台之上,似乎有两朵花。
  金凤台上的金凤凰背上,约有一丈长,三尺宽的一道背脊,用黄铜铸成。一柄十二骨紫竹伞下,春衫客坐在这道背脊之上。
  他在吹一管洞箫。洞箫声时时有间断之意,似乎气机不畅,被某种外力强行打断。
  他吹的那首曲子是江南的名曲《江南采莲曲》。
  与他相隔三丈远的另外一座高台铜雀台之上,有一座铜铸的孔雀。孔雀的脊背之上,有一道一丈长,三尺宽的脊背,脊背上坐着一个白衣人。身上却有一层淡淡烟灰色,似乎枫叶被燃尽留下的灰烬。
  那白衣人撑着一把油纸伞,眉目清隽优雅,温柔庄严,尤其是那双眼睛极美,如同日月之光落在无穷的大海之上,美极慧极,光芒万丈,却又无穷之远。
  他左手撑伞,右手烤鱼。
  优雅之极,风华绝代。
  然而,鱼下并无火盆,如何烤鱼?那鱼却自己慢慢熟了,溢出了鱼香味。
  同坐高台,他在吹箫,他在烤鱼。
  他的洞箫已乱,而他的鱼已经熟了。
  对面的春衫客,看见那慢慢烤熟了的鱼,脸色微变,收起洞箫,叹息一声:“我输了。”
  然后,他振衣而起,翩然而飞,落在铜雀台之上,伸手捞起一点鱼肉,放进嘴里,脸色大变,发出一声惊叹——

  “此鱼真乃人间美味,我不及远矣。”
  那条鱼乃豆腐所做,竟比真正的鱼还要美味。不过数息之间,白衣人气机丝毫不乱,轻松优雅完成了一系列高难度的事情,用豆腐雕鱼,然后又以内力烤熟。
  这中间所展示的内力之强,工艺之巧妙,已达武力巅峰,所以就算春衫客是江南第一人,也大为惊叹。
  “听闻长安有圣人,号移光远。具三十二相,八十随好,有甚深智慧,偌大神通;三千世界,无所不知,无所不会。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春衫客明白了自己与那人的差距,于是脚步轻点,收起紫竹伞,望着那人,双手合十,语气诚恳:“先生何以教我?”
  白衣人默然片刻,双手合十:“多读书,少吃肉,早睡觉,勿生气耳。”
  春衫客如闻仙乐,神色陶醉,长啸一声,啸声之中畅快无比:“闻先生教诲,我得了。”
  然后,他翩然飞起,如同一只大鸟一般,落到乌篷船上,乌篷船船桨划动,不过数息之间,便消失在茫茫细雨之中。
  无人知晓,霜降那日,铜雀台上有雨,有人在铜雀之上,撑伞烤鱼。
  日期:2018-01-06 13:49:09

  第3章  丞相手里的图
  宋三嫂羊肉馆里。
  清河从胸前掏出哨子吹了三声,两长一短。从外面陆陆续续进来了几个人,他们看起来像是来送货的伙计,然而一走进来以后,就开始训练有素地收拾打扫现场。
  为首的人有些肥胖,肚子上的肉随着走路一抖一抖的,然而神奇的却是他的脸非常小,不仅不显得臃肿,反而十分瘦削清秀。
  他是当今燕国皇帝慕容暐的兄长慕容臧,封乐安王,被清河称之为“牛肉干”,然而他里提出抗议,因为他常自以为自己是个伟大的诗人,不该有这么庸俗的名字,然而,清河用暴力让他接受了这个名字。
  然后,他压低声音尖叫道:“噫吁戏——”正准备吟一首诗,看见清河挽起了袖子,于是赶紧转移话题,“五妹,你怎么又吃多了?看你这脸圆的。”
  清河叹了一口气:“既然要打架,总要吃饱才行。还有,我不是你妈,我是你妹。”
  牛肉干仔仔细细打量了她的微圆脸颊,苦着脸说道:“长姐吩咐过我,如果你脸胖一圈,就要我的手少一根指头,如今,我看,我这起码要少三根手指头。你知道的,我还没有成亲,要是身上少了点东西,会不好找媳妇儿的。噫吁戏……真真是痛杀我的心肠……你说说看,要是我找不到媳妇儿,就没儿子,没儿子我以后老了谁给我养老……虽然我是个伟大的诗人,可是再伟大的诗人也要娶媳妇儿……”

  听着他越扯越远,清河有些不悦地:“我不过才吃了两碗羊肉面而已。而且,我的脸哪里就算胖了?”
  有人打扫完了之后,走到他们二人跟前来,认真地看了看牛肉干的脸,又认真地看了看清河的脸,非常认真地说道:“五妹,你吃了三碗羊肉面。”
  说话的这人,二十来岁,长得非常规矩,身上的衣裳、神态、动作无处不规矩,规矩得就像一把精确的尺子。
  他的名字也叫尺子。
  当然,这是清河给他取的名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