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不算阴卦,这个规矩懂不懂?》
第27节

作者: 不谷布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让我去找孔老汉,他跟白德禄那丢失的盆骨,难道有关系?现在天都已经黑了,大晚上的去武清山那地方,让人瘆得慌,所以我还是等明日天亮了之后,再去找孔老汉吧!
  阳卦?我本想今日去找孔老汉的时候,再帮他看看呢!没想到我用阴阳钱卜出来的,居然是阳卦。
  从县城到武清山,要是打出租车,得三十多块,坐三轮车去,只要十块钱。我这人一向秉持的都是节约归己的态度,有三轮车坐,绝不坐出租车。
  我找了辆三轮车,去了武清山。
  我在武清山上转悠了半天,也没能看到孔老汉的身影。就在我以为自己要扑空了的时候,前面的山坳里,突然出现了一间小茅房。
  那小茅房的院子,看上去干干净净的,不仅没有生一根野草,就连青苔也没半点儿。
  日期:2018-06-11 13:34:00
  院子这么干净,这小茅房肯定有人住啊!孔老汉是这武清山的护林员,住小茅房里的那人,很可能认识他。
  刚一走进那院子,小茅房的门便开了,从门里走出来的,居然是孔老汉?
  “你怎么来了?”孔老汉问我。
  “瞎转悠,不知道怎么的,转着转着就转到这里来了。”我扯了一句。
  “赶紧走吧!上次就跟你说过,这地方不适合你待。”孔老汉锁了房门,整理了一下他那红袖标,迈着步子便要往山里去。

  “等一下!”我喊住了孔老汉。
  “有什么事儿吗?”孔老汉问我。
  “也没什么的大事儿,我就是有些好奇,想问问你知不知道一个叫白德禄的?”我问。
  “不知道。”
  在回答我这个问题的时候,孔老汉的脸上,那是一点儿表情都没有。从他的神色,我也看不出来,他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
  “如果你知道,还请告诉我。毕竟这事,关系到一条活生生的人命。”我说。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孔老汉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

  “这么说你知道白德禄?”我问。
  “我不知道白德禄,我只知道白彦材。那个不肖子,爹都死了,还让其死不安宁!”孔老汉这话说得,有些咬牙切齿的。
  跟白梦婷接触了这么久,对于白家的人,我还是知道一些的。
  日期:2018-06-11 13:54:00
  白彦材是白梦婷的爷爷,是白德禄的大儿子,现在瘫痪在床,虽然还没死,但话都已经说不出来了,喝水都得用棉签。
  “白彦材怎么个不肖法啊?”我问。
  “他们家的事,你最好少参合!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前人种祸后人遭殃,这是天道轮回,跑不了的。”孔老汉说。

  “谁的错就该报在谁的头上,就算是上天,也不能冤枉好人啊!父债子偿,这是不合理的。”我道。
  “合不合理,自有天道,不是你我二人说了算的。”孔老汉拂了拂衣袖,便准备走了。看这架势,他是不准备搭理我了。
  “天道是什么?”
  虽然我是看相算命的,但我确实不知道天道是个什么玩意儿,因此我便想问问孔老汉,看他能不能给我一个解释。
  “天道轮回,天机难测。”
  孔老汉这话我曾经听到过,说这话的人,正是我那师父。在初学看相的时候,他老说天机天机的,我便问他天机是什么,结果他跟我念叨了这么一句。

  “你怎么跟我师父一样,神叨叨的啊?老是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装出一副谁都看不穿的样子,故作高深!”我说。
  “刚才我说的那话,你师父也说过?”孔老汉有些好奇地问我。
  “是啊!”我点了下头,然后说道:“不仅念了,而且还不止念了一遍,念得我这耳朵都起茧了。”
  “师父都已经故去了,你却在背后说他坏话,就不怕他从棺材盖里跳起来抽你啊?”孔老汉问我。
  “他那坟埋得远,离这里有十好几公里呢!就算他要跳起来打我,得走上好一阵。”师父活着的时候,我就老跟他开玩笑。去了之后,自然得继续开下去啊!

  “你跟钱半仙,还真是挺像的,怪不得当年他死个舅子都要收你为徒。”。
  日期:2018-06-11 14:14:00
  听孔老汉这语气,他跟我师父似乎很熟啊!于是我便有些好奇地问:“我师父到底有没有找过师娘啊?”
  “他是个痴情的种子,这辈子就只爱过一个女人,她叫田婉君。只可惜红颜薄命,在捡到你之前,还没过你师父的门,便走了。”孔老汉说。
  “师娘是怎么死的?”我问。
  “天道轮回!”
  孔老汉只说了这么四个字,便不再说了。
  天道轮回?这四个字的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
  我总感觉师娘的死,没那么简单,但孔老汉守口如瓶,一个多余的字都不肯给我透露。

  这一趟,我本是来打听白德禄盆骨之事的,结果半点儿消息都没打听到,倒是意外知道了一些师娘的事儿。
  问白德禄,孔老汉却借着话题给我点了句师娘的死,该不会白家和我师娘,有什么关系吧?对于师娘之事,师父在世的时候,对我那是只字未提。
  在我的记忆中,二十多年来,师父好像从没跟白家人看过相。准确的说,在白楚楚来找我之前,没有哪个白家人,来过心生阁。
  做生意的人,尤其是做大生意的,看相算卦那是常有的事。师父的名声在外,白家人却一次没来,这实在是有些奇怪。
  孔老汉走了,我也回到了马路边。武清山这附近,没什么村庄,更没什么人,坐车很不方便。
  我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都没等到车。
  日期:2018-06-11 14:34:00
  就在这时候,白梦婷给我打来了电话,她问我在哪儿。我跟她说在武清山,坐不到车,她便说来接我。
  十来分钟后,那辆熟悉的Z4来了。
  “找到孔老汉了吗?”白梦婷问我。

  “人是找到了,但他什么都不肯跟我说,今天我卜的是阳卦,又不能给男的看相,只有改天再来看看。”我说。
  “白夫子说,楚楚最多还能坚持半个月,你可得抓紧些啊!”从白梦婷那眼神来看,似乎她是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我身上了啊!
  “有一个问题我很好奇,师父在世的时候,你们白家好像从没去心生阁看过相啊?”我问。
  “那段时间我们白家一直都顺顺利利的,没去任何地方看过相。”白梦婷说。

  “白楚楚第一次到心生阁来看相,是白夫子的主意?”我似乎想明白了什么。
  “嗯!”见已经瞒不住我了,白梦婷只能不好意思地点了下头。
  “心生阁的那些事儿,也是白夫子告诉你的?并不是你自己知道的?”我问。
  白梦婷又点了一下头,道:“嗯!”
  在第一次见我的时候,白梦婷对心生阁是那么的了解,在后续的接触中,她却很少提到心生阁,提到我师父。我还以为她是故意在回避,原来是她根本就不知道啊!
  “用我手机在你裙子底下照相那事儿,也是白夫子教你的?”我问。
  日期:2018-06-11 14:54:00
  “羞死人了,不许再说。见楚楚来了两次,你都不给看,白夫子便说,我能克你,就让我出马。”白梦婷说。
  这白夫子,该不会是早就把我给摸清楚了吧?连白梦婷能克我这个她都能算到,不过她算得确实很准。当日若不是突然杀出一个白梦婷,白楚楚那相,我肯定不会看。
  “那是克吗?分明就是对我耍流氓!耍流氓也就罢了,半点儿便宜都没占到,还害得我破了规矩,惹了一堆麻烦。”我说。
  “你这意思是说,要是占到了便宜,就不怕麻烦了是吗?”白梦婷笑吟吟地问我。
  “至少我不会觉得那么亏。”我说。
  “那你就占啊!”白梦婷还真是够大方的。
  她今天又穿的那一身超短的连衣裙,那大白腿一晃一晃的,惹眼得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