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不算阴卦,这个规矩懂不懂?》
第26节

作者: 不谷布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转眼时间便过了两天,这天中午,我正趴在那张八仙桌上吃盖饭,那辆熟悉的Z4开来了。
  白梦婷已经有两天没来了,还以为她不会再来找我了呢?在今天,她终于是来了。
  “来了啊?”我指了指盘子里剩下的半碗盖饭,问:“吃了午饭没,要没吃一起吃点儿吧?”
  “你还真是不见外啊!吃剩下的喊我吃。”白梦婷白了我一眼,问:“今天卜的什么卦啊?”

  “阳卦!”我如实答道,然后问:“怎么,你这是想让我给你看相吗?虽然咱们俩已经很熟了,但若真是要看相,可得按规矩来啊!”
  “什么规矩?”白梦婷问我。
  “看相是要给钱的,不过你姿色不错,若是选择肉偿,那也是可以的。”我撩了白梦婷一句。
  “好啊!那你就给我看看啊!要是看准了,我一定肉偿哦!”白梦婷不仅反撩了我,还把心生阁的大门给关上了。
  日期:2018-06-11 11:54:00
  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还关上了门,白梦婷这是要干吗啊?从没见过这阵势的我,吓得赶紧往后退了两步。
  “哟!你这是怎么回事啊?是有色心没色胆,怕了吗?”白梦婷笑吟吟地问我。
  “你是为白楚楚来的吧?是不是想请我去,给白楚楚看相啊?”我这是从白梦婷的兄弟宫看出来的。
  “真是没情趣!”白梦婷收起了她的妩媚,问:“你刚才不是想要我肉偿吗?我这才来了兴趣,你怎么就转移话题了啊?”
  “办正事要紧!咱俩那事儿,还是等把正事忙过了之后,挑个好日子,再好好地说吧!”我说。

  “走吧!我带你去给楚楚看看。”白梦婷拉起了我的手,就要往门外走。
  “看相还是在心生阁看吧!在这里看,会准一些。”虽然这不是死规矩,但师父在的时候曾跟我讲过,心生阁是咱们的福地,在这里看相,是十看九稳的。
  “在我面前,你还摆大师的架子?”白梦婷故作生气地问我。
  “这不是架子,是规矩。”我很认真地说。
  “好吧!”
  见我在回答的时候,是一副很认真的表情,白梦婷自然就相信我了。她开着Z4离开了,走之前她让我在店里等着,等她把白楚楚带来。
  过了约莫半个小时,那辆Z4开了回来。白梦婷和白楚楚一起下了车,从气色上来看,白楚楚恢复得还不错。
  不过,白楚楚毕竟是大病初愈,看上去还是略微有那么一点儿病怏怏的。
  年寿明润,康泰;昏暗,疾病至。白楚楚疾厄宫的年寿之处,看上去略微有些昏暗,从这表现来看,她这是大病将至之兆啊!

  “怎么了?”见我原本还笑吟吟的脸,一下子沉了下去,白梦婷应该是预感到了什么,因此赶紧问了我一句。
  日期:2018-06-11 12:14:00
  “年寿昏暗疾病至。”我说。
  “疾病?”白梦婷十分焦急地看向了我,问:“什么疾病?”
  “我是看相的,又不是看病的,什么疾病,我自然是看不出来的啊!”我接过了话,说:“白夫子不是很厉害吗?这事儿我建议你去找她看看。”

  “行!”白梦婷点了一下头,然后建议道:“要不咱们一起去?”
  “我去干什么啊?白夫子是你们白家的人,跟我又没什么关系。”我说。
  “去不去?”白梦婷用那凶巴巴地瞪着我,问。
  就白梦婷这要杀了我的眼神,我敢说半个不字吗?
  “你这Z4就只有两个座位,我去也坐不下啊!”我说。
  “小县城又没什么交警,你坐后备箱就是了,罚款算我的。”白梦婷大大方方地说。

  让我坐后备箱?白梦婷还真是想得出来啊!当真是自己家的男人,随便折腾啊!
  “后备箱怎么坐啊?”我问。
  “一个大男人,坐坐后备箱怎么了?难道你想让楚楚坐?”白梦婷问我。
  坐后备箱就后备箱吧!反正白梦婷这车都是敞篷的,后备箱除了稍微硬那么一点儿之外,也没别的什么。
  “噔噔噔…噔…”
  车一开到三合园门口,便有琴声传出。
  “知道这是什么曲子吗?”白梦婷问我。
  我侧着耳朵听了一会儿,问:“该不会是《广陵散》吧?”
  “应该是。”

  日期:2018-06-11 12:34:00
  白梦婷点了下头,说:“有好几次来三合园,白夫子都是弹的这一曲。”
  《广陵散》讲述的是战国时期,聂政为父报仇,刺杀韩相侠累的事儿。白夫子经常弹这一曲,是仅仅因为喜好,还是有别的深意呢?
  “你们俩怎么来了?”白夫子轻轻将手按在了琴弦上面,对着白梦婷问道。
  “我想请你帮忙给楚楚看看。”白梦婷说。
  “过来!”
  白夫子这话,应该是对白梦婷和白楚楚说的。从进三合园到现在,那白夫子看都没看我一眼,就好像我是空气似的,搞得我有些尴尬。
  “傻愣着干什么,过来啊!”白梦婷见我没动,便转过身喊了我一句。
  “白夫子刚才只是叫你们两个过去,又没叫我。”我说。
  “你也来吧!”白夫子对着我招了招手,把我叫了过去。

  我们三个,跟着白夫子进了一间厢房,刚一走进去,我便闻到了一股子浓浓的中药味。
  厢房正面的墙上,立着一排药柜,上面的小标签写着白芷、麻黄什么的,全都是中草药的名字。最让我感到震惊的是,标签上那些用娟秀的小楷书写的药名,随便拎一个出来,都可以说是上等的书法作品。
  “这些标签是你写的吗?”我问白夫子。
  “嗯!”白夫子朱唇微动,毫齿未露地对着我回道。
  白夫子将食指和中指轻轻地搭在了白楚楚的手腕上,看样子像是在号她的脉。

  日期:2018-06-11 12:54:00
  “藏头露尾脉中筋,尺寸可凭关不诊,涩微动结似相随,主病逢之为难治,概似真元气多亏。”
  白夫子念的这些话,虽然我并没有完全听懂,但还是大致听明白了的。她这是在说,白楚楚的病难治,而且其病跟真元亏损有关。
  “楚楚怎么样了啊?”白梦婷问。

  “真元亏损,若是不补回来,华佗在世也难救回。”白夫子看向了我,道:“你是楚楚的贵人,她的性命,只有你救得了。”
  “怎么救啊?”我一脸懵逼地看着白夫子,问。
  “白德禄的盆骨一日不归,楚楚真元之亏便一日不止。”白夫子说。
  “你这意思,是想让我去把白德禄的盆骨找到?”我问。
  “嗯!”白夫子轻点了一下头,道:“你与那孔老汉有恩,若是去找他,定会得到一些信息。”
  在白夫子说完这话之后,我顿时就有了一种自己被套路了的感觉啊!白梦婷今天带我到这里来,应该不是她的主意,而是白夫子的意思。
  该说的白夫子都已经说完了,我们三个,自然是到了该离开三合园的时候了啊!
  白梦婷先把白楚楚送回了家,然后开着Z4,将我送到了心生阁的大门口。

  “是白夫子的意思?”我问。
  白梦婷愣了一下,不过在愣完之后,她立马就点了下头,答道:“嗯!”
  “你是为了救白楚楚,所以才骗我去三合园的?”我问。
  日期:2018-06-11 13:14:00
  “嗯!”白梦婷很不好意思地点了下头,然后对着我们说道:“白夫子说只有你才能救楚楚,我也没别的选择,所以就把你骗去了。”

  “骗了我,你是不是应该补偿我一点儿什么啊?”我问。
  “你想要什么补偿?”白梦婷笑吟吟地看向了我。
  “钱财乃身外之物,就算是拿来,那也是没多大用的。要不你还是肉偿吧?虽然会吃点儿亏,但我勉勉强强还是愿意的。”我说。
  “滚!”
  白梦婷甩了这么一个字给我,然后直接一脚油门,便开着她的那辆Z4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