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珠奇谈之玄冰青焰》
第26节

作者: 时光的碎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可是魇住了?却是梦到了什么?你这般模样。”
  我这才发现自己双手将身上盖着的簇新被子揪得皱皱巴巴的,被面也被我叼在嘴里,生生儿的撕出了道口子来。
  这床被子还是阿娘新近特意给我捎来的。别的倒还罢了,这被面的花色图案却甚是有些讲究。

  底色是取寒露后长得甚为老辣宽大,却还没有经过霜打的蓼蓝叶,拧出汁子来,配了烟墨遍染的偏暗的靛青色。
  上头又用各色的丝线绣了种种碗口大小的精巧图案:一色的深赭石的文房小几。上面端端的摆放着各色花瓶,或为圆底长颈,或为八角起棱,又有小口大腹顺势收紧下来的倒悬莲花式,琳琅满目,无一雷同。
  更难得的是,花瓶所用的绣线,竟是产自我青丘国所特有的一种月光蛛所抽的蛛丝。
  这种月光蛛生性娇贵,只吃一样东西。就是每隔六十年逢庚申夜的月华中所蕴帝流浆,用上等的白玉盘接了放在遮阴处七七四十九天,自然阴干成不拾针的磁石,又名绿秋的。再将其细细研成粉末,调上幽兰露,团成米粒大小的丸子喂食。极是琐碎麻烦,所以得的那蛛丝也是万中无一,不啻奇珍。
  拿这蛛丝绣成的花瓶,用其本色,恰到好处的还原了古瓷温润如玉的色泽质感,黑暗处还能隐隐透出几分皎皎的月华之气,说不出的清丽出尘。有些花瓶上还用经年退去了火气,变成了银灰色的冰丝仔细挑绣了几可乱真的冰裂纹。手工精巧,一看就是我三姐的针脚。
  每个瓶身上或多或少,皆饰有浅浅的石青色如意云纹。瓶身四周又绕着四只憨态可掬的小小松绿色蝙蝠。
  这般繁琐细致的风格原不是我素常喜好,抵不过阿娘说,这叫瓶安如意,瓶安四蝠,寓意着如意平安,平安是福。我如今快要过天劫了,多少要讨个好彩头去,这才拿来盖了。
  如今这般韧实的天丝被面都被我撕出来个口子,却不知所主是凶是吉?

  不过此刻,我口里叼着这撕开的被面,却无心顾及这个问题,只是回想起那个奇怪的梦里,这被面怕就是那乌云无疑了。那些还算好吃的闪电却又是何物?
  小师弟不明就里,见我叼着那被面,只管呆呆的出神,笑道:“你到底梦见了什么,怎么这会儿还咬着这被面儿舍不得丢?”
  我这才如梦初醒,赶紧吐了这被面,也不知怎么和小师弟解释,只打了一阵哈哈糊弄了过去。
  这便忙忙的起身,直奔厨房而去了。
  日期:2018-01-09 06:16:32

  既然说有很多细节有红楼梦的影子。岂能担个虚名?
  我今儿便发发狠,只管写写红楼梦的影子。
  好容易写完了,说了一声:“写虽写了,到底不像。我也再不能了!”
  开个玩笑。
  闲话少说,还是上上参考资料:

  宋叶适《送赵季清兼谢所惠诗》:「累珠贯冰丝,耿光发沈渊;二千八百字,字字合管弦。」 ○元伊世珍《琅嬛记》卷上:「沈休文雨夜斋中独坐,风开竹扉,有一女子携络丝具入门便坐。风飘细雨如丝,女随风引络,络绎不断,断时亦就口续之,若真丝焉。烛未及跋,得数两,起赠沈曰:`此谓冰丝,赠君造以为冰纨。`」
  1. 藥石名。一種不吸鐵的磁石。道家謂月華精氣中含有帝流漿。
  清 厲荃 《事物異名錄·藥材下》:“《石藥爾雅》:‘磁石不拾針者,名緑秋,又名帝流漿。’”
  清 袁枚 《續新齊諧·帝流漿》:“庚申夜月華,其中有帝流漿,其形如無數橄欖,萬道金絲,纍纍貫串,垂下人間,草木受其精氣,即能成妖。”
  岁寒更深,请陪我慢慢消磨这悠长的时光。
  日期:2018-01-09 21:37:24
  桌子上大大小小的碗碟,竟是满满的一桌子饭菜。
  有我昨儿点过的,也有我没点过的,却都是我平素里最爱吃的东西。额外还添了一碗寿面。那面条和汤头也不知是什么制成的,清澈的汤水中卧着的面丝雪白,热气腾腾,异香扑鼻。
  我喜出望外,欢呼一声就扑了上去,开怀大嚼起来。
  看到我这么高兴,小师弟也终于露出了很久都没有过的由衷笑容。
  想想也替他难过。五师兄和六师兄都已早早过了天劫,去寻那本命神器去了。如今连我这个天天不学无术,混天过日的小师兄也要过天劫了,他自己却还半点影信都还没有。今儿之后,这昆仑山就只剩得他和七师兄和八师兄了。

  我却知道只有在他笑得很开心时,脸颊才会有酒窝隐现。小小的一点,却是倾尽天下的风流标致也填不平去。
  他的笑靥落在我的眼里,我心里的一块石头便也落了下去,这便吃的更是香甜。
  一顿风卷残云,我吃的七七八八后,心中却突然升起一个可怕的念头,压也压不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