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年少时》
第245节

作者: 梦幻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这只火鸡的存在,圣诞节的晚众人也没有出去聚餐,而是都聚到了许向晴的宿舍。这里锅碗瓢盆厨房用的东西一应俱全,大家在这等着吃许向晴做的大餐。
  火鸡的最传统做法非常简单,只需要用盐和花椒末将火鸡里外充分涂抹,然后在烘炉烘烤三小时左右即可。但是许向晴看看身边围着的一群吃货,他们哪里等得了三个小时

  向晴将火鸡肉厚的地方用刀切薄,像鸡腿这样不容易熟透的切下来,剩余的部分涂抹好调料放进烤箱。
  切下来的鸡腿许向晴做了一个醋椒火鸡和蒜苗火鸡排,其他的碎肉做了火鸡春卷。另外许向晴给大家做了布丁和水果饼,还开了一瓶红酒。等这些美味吃的差不多了,烤箱里的烤火鸡也该出锅了。
  众人在许向晴的宿舍里饱餐一顿之后,结伴离开了。回去的路季华风实在忍不住,到底还是拉着杨逸轩把心里的疑问说出来了。
  “我说兄弟,今天多好的机会,你送了礼物许向晴也收了,你应该再送一束玫瑰花,然后顺便表白。说不定许向晴一激动答应做你女朋友了。”
  杨逸轩看着好友,笑着摇头,“向晴很理性,不是你说的那种感性的人,现在还不是表白的时候。”
  季华风一听这话炸毛了,“怎么不是时候了,我都不知道你脑袋里想的是什么。许向晴那么优秀,万一哪天被别人给先下手了,你等着哭吧。我都不知道你在顾忌什么,那个张悦已经去北京了,她对你们没什么威胁了。”
  “我不是担心张悦捣乱,而是向晴她现在还不想谈恋爱,我如果贸然的去和她表白说不定还会让它反感。我会耐心的再等两年,等我们都大学了,我会让她成为我的女朋友。”杨逸轩想象着美好的未来,嘴角不由的翘,发在内心幸福的笑容。
  这下子季华风纳闷了,伸手挠挠脑袋,“你怎么知道她现在不想谈恋爱的,你套过她的话了?”
  杨逸轩摇摇头,“我没亲自问她,不过前段时间高一一班有个女生喜欢苏东死去活来的,向晴当着何汐雯和于晓丹的面说过那个女生是对自己不负责任,在她看来高是应该好好学习的。”
  “许向晴既然这么评价那个女生,那么自己肯定不会谈恋爱的,她那个人表里如一说到做到,看来这两年你还真没戏。不过你们两个学习成绩都那么好,大学的时候继续作学长学妹的可能性很大,在大学谈恋爱也不错。”杨逸轩这个当事人都有耐心等,季华风自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许向晴整理礼物的时候也发现围巾不一般了,虽然不像何汐雯知道的那么清楚是爱马仕的新品,但是她也清楚围巾的价值不菲,甚至与何汐雯送的水晶项链价值不相下。
  许向晴觉得不妥,但是没往感情方面想,她是觉得可能豪门的这些少爷小姐们平时送礼物出手一向都是这么大方的。
  眼看一个学期马要结束了,许向晴也和其他同学一起开始抓紧时间复习功课。寒假的这次考试大家尤其重视,这要是考不好了,这年都要过不好了。
  好几天没见到何汐雯了,原本以为是学习忙没有太在意,可是考完期末考试遇到了何汐雯,瞧着她一脸的憔悴,心不在焉的。许向晴在她身后叫了好几声都没听到,转头问一旁的罗诚,“你知道她怎么了吗,看样子好像出事了。”
  “是出事了可是我们也帮不忙,何汐雯的父亲得了怪病昏睡不醒,可是医院里的医生却连什么原因都没查出来。”罗诚也是哀声叹气,担忧的看着何汐雯的背影。

  于琳站在一旁愤慨的指责医院,“那些医生都是吃干饭的吗,连个病都治不好,医院养他们有什么用?”
  “听说何伯父一开始只是提不起精神容易犯困以为是太累了,可是后来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才发觉不对劲。这几天何汐雯和她母亲待在医院照顾着昏迷不醒的父亲,估计心里是担忧又害怕。不过这事也不能全怪医生,他们也是尽力了。”罗诚倒不是特意为医生开脱,只是实事求是。
  “何学姐这样一个人精神恍惚的实在让人不放心,要不你们在后面跟着她,别出意外。我们也帮着打听一下哪里有医术较高的大夫,我们不能放弃希望。”
  许向晴这么一说,罗诚和于琳也觉得在理,表示赞同。看着罗诚和于琳去追何汐雯了,许向晴一个人慢慢的走回家。
  何汐雯的父亲何国辉年纪不大做了市委书记,按理说他应该是大有前途,再过十几二十年成为一方大员或者央委员都是顺理成章的。可是许向晴印象里对这个人没什么印象,那么只有一种解释,他可能出事了,然后政治生命也终止了。
  何国辉病的怪,许向晴很清楚,自己要是不出手,他怕是很有可能要一直睡过去醒不过来了。
  许向晴回到家之后让赵大海去查了何国辉,为官清廉,政绩卓越,是个好官。再加他是好朋友何汐雯的父亲,许向晴决定出手帮何国辉治病。
  第二日在赵大海的陪同下,许向晴带一束鲜花来到了市里心医院。
  “小姐,何书记的病房在前面,不过有丨警丨察在门口站岗不一定允许我们进去。何书记的夫人去北京找专家了,保姆这个时候去买饭了,病房里只有何小姐一个人守着。”赵大海介绍着医院里的情况,许向晴听完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果然门口的丨警丨察叔叔不认识许向晴把人拦下了,把何汐雯从病房里叫出来说明是认识的人才同意进病房。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也不说,我们是朋友,你这样也太见外了。伯父怎么样了?”许向晴一边说着话,一边把花插进花瓶里。
  何汐雯一脸的担忧,浓浓的黑眼圈,看来是最近都没休息好。“我爸她这样一直睡着也不醒,医院的专家都看遍了也没法子。我妈去北京找医生了,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你也别太担心吉人自有天相,伯父会没事的。你要不眯一会,我替你看着伯父,看你这个样子在继续下去估计要累倒了。”许向晴趁何汐雯不注意点在了她的睡穴,给何国辉治病的事情暂时不想让何汐雯知道。
  何汐雯突然间觉的倦意涌来坚持不住了,“我不知怎么的好困,你帮我照顾一会我爸,保姆一会到了。”何汐雯说完话趴在床边睡着了
  许向晴在屋里检查了一遍,发现没有监控,转头吩咐赵大海看好门。“帮我守着门,不要让任何人进来,我要给何书记查看一下病情。”
  许向晴的话严肃又认真,虽然赵大海心里有很多疑问,但是他还是第一时间站在了门口的位置。
  许向晴给何国辉认真的把脉,脉象真的很怪,让她不由的皱起了眉头。这种脉案她在空间师傅留给她的医书里面是见过的,这不是普通的病,而是蛊了。

  蛊毒是苗疆独有,那里距离安市可是不近没有十万八千里,可是几千公里也是有的,按理说何国辉不大容易得罪到苗疆的人。可是他现在了蛊毒又是事实,真的是疑点重重。
  许向晴不想那么多了,还是先救人要紧。一会要是何家的保姆回来了,或者其他人进来了不方便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