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珠奇谈之玄冰青焰》
第17节

作者: 时光的碎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1-24 04:52:52
  “岂有此理”我听得气愤不已,霍得站了起来。力道太猛,压得那竹稍上下颤动不已“他们怎敢如此龌龊?明儿我就陪你去禀明师尊,找你那天君天后去理论理论。”
  见我如此义愤填膺的打断了他的讲述,小师弟也颇为意外。他站起身来,携了我的手,从竹稍飘然落地。回身负手而立,不让我看见他的表情,轻声问我道:“我的身世,你早都知道了吗?”

  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喃喃道:“不止是我,大家都知道啊。”我赶紧又补上一句“不过你刚刚讲的这些,我们都没听说过。不然我早就去帮你讨回公道了。”
  他听了,转过身来,难得的用手揽了揽我的头。他身量原就比我略高,这番动作,自然而然,让我顿生亲昵之感。从小我就是家中唯一的男孩,从未体验过这般心境。此刻心里一暖,有似面对得是我的至亲兄长,说不出的亲切贴近。
  “笨狐狸。不要莽撞行事。此事我若认真追究起来,不过在这天地间添得几个替死鬼罢了。如今我还不是好好的在这儿吗?可见天道也不容那起子小人之心得逞。我只盼自己能早日得成金身,从此好远远的离了那看上去金尊玉贵的腌臜地方。能和自己心爱的人从此逍遥仙境。可惜,”他轻叹了一声,剑眉微蹙,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冷静下来,也知小师弟说得在理。无凭无据,如此追究下来,终究奈何不了元凶首恶,反而会逼的其狗急跳墙,不知又会生出何等祸端。还是先过天劫,证得金身更为重要。可是,小师弟明明修为早已超凡脱俗,不知为何却迟迟没有启动天劫。他一心念念早过天劫,不料背后竟隐着这么一个秘密。也亏的小师弟性子沉稳,若换了我,背负这种生死情仇,恐怕早就承受不起了。
  我知道今天四哥功德圆满,又触动了他的一番愁肠。 听他提到那心爱之人,忙转换话题道:“福祸相依。想来你就是因此才识得了你的心上人吧。”
  听我这么一说,小师弟的脸又红了。
  他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似苇草,掩住了心湖的波光潋滟。但是唇边荡漾出的那一抹浅浅笑意,还是泄露了他心中的旖旎风光。
  说起心爱之人,他的声音也变得无比温柔,有若春风拂过桃花:“不错。我就是在被他们贬下人世的第一天,遇见了她。”
  日期:2017-11-25 00:34:56

  第八章
  同心术
  “那日我见她们竟当着我的面,毫无顾忌的谈论如何处置于我,就心中冷如冰雪,知道自己万难再翻身了。她们既是这般有持无恐,怕我日后的性命也是难保。那十下庭杖,竟打得我身受重伤,两腿鲜血淋漓。尔后不容分说,那星官嬷嬷把我变成了一条丑陋不堪的乌蛇,扔在了人界一处极荒僻的山野小村边。不知是那嬷嬷有意为之还是无意巧合,我躺在那路边的烂泥之中,来不及遁去,就被一群人间的半大小子当成了玩物,肆意用竹枝,石块抽打敲击。方才我都还是云端之上的天君帝子,转眼间,我就身受重伤,躺在了腥臭的烂泥坑中,任人欺凌。”

  “竹枝扎入我的伤口,固然疼痛难忍,可是比起心里被人算计的那份绝望哀痛,又算得了什么?我素性喜洁,可是当时,我躺在那不知是什么污秽沤成的烂泥中,听凭那石块砸在身上,溅起的令人作呕的泥点,星星点点,落在我脸上,嘴边,恶臭熏天,我竟也似无知无觉了。耳边就听得那些和我无冤无仇的凡人小儿,兴奋的嚷嚷着,打,打,打,打死这个丑八怪。”
  “就在我眼前心中俱是漆黑一片时,我听得一个清丽的声音喝斥道:‘住手。’来者是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年轻女子。青衫窈窕,手里端着一木盆刚洗好的衣物。袖口扎得甚高,想是还没有来得及放下来,露出了嫩藕般的一截手臂。只是那姑娘脸上却不知为何,生有大片难看的黑斑。”
  “‘二狗子,好好的又造什么孽?这条小蛇又不是毒蛇,干嘛非要活活打死? ’她冲着为首的一个孩子大声说道。‘哟,又来了一个丑八怪’那个叫二狗子的孩子抬起头,挑衅的回嘴道‘我偏要打死它,谁叫它生得跟你一样,也是个丑八怪。’那姑娘一听,也气着了。回身放下木盆,一手叉在腰间,一手抽出洗衣的棒槌,握在手中,对着那个孩子说‘你敢。’旁边的一群小孩趁机起哄,打起来啦,打起来啦。”

  “我心情实在糟糕,不想和这些凡人们多做纠缠。趁乱变回了人形,打算赶紧离开,寻一处无人的深山老林,熬过这最后的日子。可惜双腿都受了重伤,勉强挪了几步,终是支撑不住,又跌坐在了烂泥之中。这时却听见那个孩子冲我嚷嚷道‘臭叫花子,小爷的蛇不见了,定是你这臭花子给偷了去。快拿出来。’我苦笑着摇了摇头。那帮孩子哪里肯信,依旧围着我呱噪不已。幸而那青衣姑娘挥舞着手中的棒槌,半认真半嬉耍的,把围着我的一帮孩子全赶走了。”

  日期:2017-11-25 00:38:02
  “我出言谢谢她为我解围。她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把手中的棒槌藏到了身后,上下打量了下我‘客官讲话甚是斯文,怎么会弄得这般模样?听口音,你也不是本地人吧?’我知道自己刚从泥泞地里变回人形,形容肯定狼狈。正在思忖该如何回答,却听那姑娘掩口惊呼道‘你受伤了吗?’我才发现刚才走的几步可能碰到了伤口,腿上殷红的血正不住的渗出来。我胡乱编了个寻亲不遇,遭逢歹徒的谎话。她也没有深究,反而好心邀我去她家养好伤势,再走不迟。”

  “我知道自己每天都要受硫火之刑,本欲寻个没人的所在,免得伤及无辜,此时见这姑娘好意相助,更想婉言拒绝,不想让好心之人牵扯进来。突然我们头顶上树枝摇晃,一个人跳将下来,正是刚才那个叫二狗子的孩子。原来他一直躲着树上偷偷在听我们的谈话。这时,他一边朝远处跑去,一边回头笑着对我说‘叫花子,别上她的当。我妈说她是天生的丧门星,连自己爹娘都克死了。长的也跟个妖怪似的,小心半夜吃了你。’那姑娘闻言气得脸都红了,更显得面上黑斑碍眼。我见她眼里隐约有泪花闪动,心中不忍,想找些话安慰她,温言道:‘姑娘好意,在下心领了。敢问姑娘芳名,容在下他日再登门相谢’她见我如此回答,只微微一笑,顺手擦去了眼角泪水,轻声道:‘客官不必客气,我不是妖怪,不会吃了你。我也没有名字,人人都只叫我丑姑,丑八怪。可是这不是我的名字。’说完黯然挽起那个沉重的木盆,转身就要离去。”

  “我看着她纤弱的背影,徒地生起了一股异样的感觉。我当时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一片黑暗。可是和眼前这位姑娘相比,我无疑已经很幸运了。她刚刚转身时的笑容,像一束光,穿透了令人绝望的黑暗。我情不自禁的说道:‘这位姑娘,请留步。’”
  “她回身低着头,轻声问道:‘客官还有何事?’我满心歉意,忍痛做了一揖,也轻声道:‘姑娘恕罪。在下其实有伤在身,实在是无处可去。只是身无长物,无以为报。若姑娘不嫌弃,容我叨登几日。我愿送姑娘一个名字,聊作答谢。’她闻言又是浅浅一笑,抬头对我道:‘从来都是人家嫌弃我,我何曾敢起嫌弃之心?你若无处可去,便去我家养好伤再去寻亲吧。我原不图你答谢。不过客官若能为我取个名字,却是再好也不过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