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最美的女人》
第345节

作者: 狂兵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河牵着黎佩玖的手,走出了私人会所。当走到门口时,黎佩玖却突然又甩开了陈河的手。
  陈河错愕,“怎么了?”
  黎佩玖美眸透着一丝冰冷,淡淡说道,“你自己开车回去吧,我打车。”
  陈河不禁愣住了,这女人……还在生气啊?
  “佩玖,别生气了,刚才都是误会……杨刻那混小子设计陷害我呢。”陈河有些无奈的解释道。
  “我有生气么?”黎佩玖美眸扫了他一眼,不再理会他,直接拿起手机预约了一辆滴滴打车。
  陈河很是无语,将奔驰车开到黎佩玖面前,二话不说,直接将黎佩玖拦腰抱起,在她错愕失措,将她抱进了副驾驶内……

  奔驰S600缓缓行驶在夜色,陈河小心翼翼地行驶着,车内很安静。
  黎佩玖气呼呼的坐在一旁,扭过头看着窗外的夜色。
  “佩玖,别生气了好吗?”陈河轻声说道。
  黎佩玖根本不理会他,仿佛当他是空气。
  “佩玖,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杨刻在算计,你难道没看出来么?”
  黎佩玖突然扭过头,冷冷看着他,“既然知道是算计,那你还凑去?那个柳秘书的感觉不错吧?”
  陈河登时愣住了……不知如何解释。的确,方才柳秘书勾引他时,他也并未强烈反抗……只不过,他当时只是想看这个柳如烟与杨刻打什么鬼主意……却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一出戏……
  “佩玖,我错了,原谅我咯。”陈河此刻只能认怂,女神是真的生气了,而且气的很厉害,他必须得道歉。
  “你不用跟我道歉。”黎佩玖冷冷啐了一句,扭头不再说话。
  陈河也是无奈,小心翼翼地将奔驰S600行驶到了黎家别墅。
  黎佩玖正欲开门下车,陈河却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黎佩玖扭过头冷冷看着他,“你还要干什么?”
  陈河却突然一把凑过去,将她紧紧搂住。

  唰!黎佩玖整个人顿时懵了!
  “佩玖,不要生气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跟其他女人勾搭了……”陈河轻声说道,声音带着一丝温柔,仿佛是在跟心爱的女人道歉。
  此时黎佩玖身那浅浅的发香传来,仿佛玫瑰般让人痴迷沉醉……陈河搂着女神,这一刻全世界都仿佛安静了下来。他将脸轻轻凑近了女神的脖颈处,感受着她的幽兰般迷人的体香……
  黎佩玖这一瞬间是懵的!她的心脏隐隐有跳动加速的感觉,但下一秒她的怒火蹭涌了,这个该死的混蛋!竟然敢占自己便宜?!竟然还是在自己最生气的时候占自己便宜?!
  黎佩玖下意识的直接扬起玉手,朝着陈河的脸颊唰的一下扇了过去!
  陈河当即变色了,急忙松开黎佩玖,直接避开了!
  不过在陈河避开之前,黎佩玖的玉手已经缓了下来……虽然被陈河避开了……但若他不避开,黎佩玖的玉手也不会扇下来……她虽然生气,但生气归生气……她又怎么会真的打陈河呢?这个男人救了她无数次,她又怎么下得了手?跟何况,此时的她心绪极度凌乱,心脏跳的呯呯快,自己都有些懵。
  “你若以后再敢对我动手动脚的,我一定阉了你!”黎佩玖美眸狠狠瞪了他一眼,带着母老虎的警告!说完她直接下车甩门而去!
  望着气呼呼甩门而去的女神身影……陈河轻叹了一口气,奔驰车一阵甩尾,疾驰而去……

  沪海清晨,阳光缓缓从东边天际升起沪海市逐渐从黑夜苏醒。
  而远在一千公里之外的齐鲁省,似乎有一场波澜正在酝酿。
  一辆黑色奥迪轿车一路疾驰,来到了齐鲁泉城市的一座隐世老宅院门前。
  奥迪轿车停下,司机前,小心翼翼地拉开了副驾驶门,将一位浑身缠着绷带的年男子搀扶了出来,这位浑身缠着绷带的年男子正是齐鲁武道会长,钱秋宗。
  此时的他早已没有了先前的狂傲锐气,浑身都被白色绷带缠着,胸口的伤依旧在隐隐作痛……自从那日从沪海市落败归来……他的伤口一直在复发,心神都差点被毁!陈河那一脚太过恐怖!仿佛噩梦般,每天每夜都出现在他的脑海!
  在手下司机的搀扶下,钱秋宗缓缓来到了老宅院门前,宅院的大门已经朱漆脱落,岁月的久远斑驳可见。在大门之,挂着一块牌匾,面刻着两个字:金宅
  那个牌匾的“金”字是用纯金镶嵌,面的黄金虽然已经蒙尘氧化,但却依旧透着一丝黄金的璀璨之芒!
  钱秋宗颤抖着举起缠满绷带的手,在大门前轻轻敲了敲。
  不一会儿,大门缓缓打开了,一名童子仆从眨着眼睛,看着门前缠满绷带的钱秋宗。在现在这个时代,已经很少有家族用童子做仆从了……能用童子作为仆从的,一般都是世代沿袭生存在家族内的门丁,孩子一旦出生,自小继承父母的职位,成为家族的仆从,打理照看家族。而这种家族,一般也都是古老社会的巨头家族……非富即贵,繁荣大庭之家。
  “先生,您找谁?”童子仆从问道。
  钱秋宗颤抖着声音,嘶哑道,“弟子钱秋宗……前来参拜鹤师傅……”
  童子仆眼睛一眨,“哦,是找三老爷呀,您稍等……我去通报一声。”
  童子仆从没有关门,而是转身朝着内院蹦跳轻跑而去……当他跑到内院门前时,小脚丫突然一顿,紧接着身躯倏然一跃,直接跃了墙头,脚丫在墙头轻轻一点,宛若轻功般飞檐走壁,直接一个凌空飞跃,跳进了内院……
  站在门前的钱秋宗与司机两人尽皆瞳孔一凝!仅仅只是这一手……便彻底将两人震住了!这个童子仆从才多大呀?!这看起来年仅不过十岁!才十岁……竟然能掌握如此凌厉的身手,飞檐走壁?这简直太过可怕!
  宅院大门没有关,院前也空无一人……但钱秋宗与司机两人却一步都不敢跨进……恭恭敬敬地守候在门口。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一名年纪苍古的老者才悄无声息的从内院走来,老者年纪并不是很大,约摸六十岁左右,乌黑头发夹杂着几缕银发,脸色仓朴却带着一股深邃。

  他这么踱步而来,脚步踏在地面,竟然没有丝毫声音,仿若幽灵般。
  当见到老者的瞬间,钱秋宗身躯一颤,脸带着恭敬,“齐鲁武道协会秋宗……拜见鹤师傅!”
  钱秋宗颤抖着要给老者下跪。
  老者却身形突然一闪,步伐犹如闪电般,瞬息闪到了钱秋宗面前,单指一点,将钱秋宗下跪的姿势给直接制止住了。

  “勿跪。”老者的声音平静深邃,然若山海般延绵。
  钱秋宗连连点头,将满是绷带的手做一鞠躬,给老者恭敬的行了一个礼仪!
  老者轻轻点头,眼睛淡淡的望着钱秋宗,眸古井无波,看不到任何波澜。
  “秋宗,你这一身,是被何人所伤?”
  钱秋宗眼眸闪过一丝悲愤,“数日前……败北于沪海市……”
  “哦?”老者双手负背,眸闪过一丝诧异,“沪海市?沪海武道协会那位冯老头已死,沪海武道落寞至今,还有人可以伤你?”

  钱秋宗眸悲愤更甚,猛地单膝下跪,“鹤师傅,还请鹤师傅出山,替我齐鲁武道报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