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珠奇谈之玄冰青焰》
第11节

作者: 时光的碎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愿意忘记的事和人?那些光点里藏着怎样的前尘往事?

  “所以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忆尘珠。”
  我还期待他再说什么,却见他穿好衣衫,唇边难得的挂了一丝微笑:“如此,你可容我安睡了吗?”
  我醒悟过来,我还赖在人家床上。讪讪一笑,赶紧躺回自己床上。其实这一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我早已疲倦不堪,头一沾枕,便沉入了梦乡。自然是全然不知,那小师弟却并未如我一般,酣然入眠,而是拿着那粒忆尘珠,怔怔得不知在想什么。
  如水的月光照着他绝美的侧影。

  却又是为了谁风露中霄?
  日期:2017-11-10 15:37:46
  第二天一早,我睡意正浓,突然觉得脸上有凉意掠过。朦胧里睁开眼,却见小师弟负手而立,意态闲雅。
  “从今天起,你随我一起修炼吧。”语气霸道决断,绝无半分商量的语气。
  “凭什么呀?”我睡眼惺忪的嘟囔着。
  “因为我以后都不想再以身涉险,”顿了一顿,他轻轻接着说到“救你。”
  我脸倏得红了。想起昨夜情形,确是万分危急,若小师弟晚到一刻,我却不敢去想后果。而以小师弟身手,若非顾及我的安危,断不致被那穷奇伤了左肩。

  “好吧,好吧”我边伸腰打着呵欠边坐起身来,继续嘟囔道“师傅他老人家都没这么管束过我,你说咱们俩谁才是师兄啊?”
  小师弟笑而不答,转身却向屋外走去。
  我一边穿上鞋追出去,一边大声嚷道:“当然我是师兄啦。看在你昨儿也算帮过我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陪陪你吧。”
  从此以后,我也随那小师弟早起晚归,日夜用功。初时不惯,我却也咬牙忍住。我非石木,也知小师弟用心,是怕我一人游荡,修为不够再遇危险。经此一劫,我也把以前对修为一道的轻慢之心稍稍收敛了些。
  日期:2017-11-12 01:32:29
  两人同宿同行,日渐亲密了起来。我才慢慢觉得小师弟除了修仙问道,于那旁门左道,嗯,我是说诸如琴棋书画,品香论茶,煮酒观星之类,也是无一不精。甚至于对那衣食住行的点滴之处,也是眼光独到。品味之高,连我那眼高于顶的三师兄听我转述过几次小师弟的见解后,也是为之折服,击掌赞叹不已。
  他这一身的本领见识是从哪里而来?他却是甚少提及。我只知道他的厨艺确是得自他母亲乳母的传授,包括那年我想吃的云丝糕。
  我后来才知,小师弟的身世甚为离奇。他母妃是在冷宫生下的他,从他一出生,就有谣言说他并非天君亲子。就连天君的怒火都无法烧尽那些野草似的谣言,它们总是在空庭殿角悄悄滋生蔓延。而小师弟的童年乃至少年时代便是伴着这些谣言和白眼长大的。

  对于小师弟来讲,自己的童年整个就像沉在幽深黑暗的深海中,黯淡压抑。而为数不多的去冷宫探访母亲的记忆,就像穿透这深海的几缕阳光。
  那个深居在冷宫的女子,绝美的面庞,清冷的香气。裹在各色精巧绝伦的天衣霓裳中,却殊无一丝笑意,除了看见他的时候。
  日期:2017-11-12 01:38:35
  幼小的他读不懂母亲眼里哀怨的忧伤,只依稀记得母亲每每拂过自己面庞冰凉的指尖,像一声声的叹息。
  虽困居冷宫,吃穿用度却是世上无双的精致奢华。

  那些精巧繁琐的器具,世所罕见的珠宝饰物是他在天后宫中也从未见过的。
  却挡不住母亲的生命力像一株无根的植物般枯萎下去,除了和他相处的时候。后来天帝下旨特许他日日前去陪伴母亲。
  那些深宫寂寞的时光,是母亲慢慢握着他的手,一笔一画,写诗书隽永,涂落纸云烟。琴弦低鸣,拨弄中婉转了无数个春天。黑白进退间,陷落一座城,一个生香尘世,便是胜负成败又如何?不过是皓腕起落,幽幽的袖底风罢了。
  很多次,他似乎有种错觉,殿外有人窥视。说与母亲听,换来的却是唇边一抹凄绝的笑意和半日恍惚“不会的,那个人不会来的。”
  后来再也不问。
  直到他三百岁那年,毫无征兆的,有天他去见母亲。却见母亲华服盛装,有一种他从未见过的凛冽的美。

  “若我不能再继续陪伴于你,你,会恨我吗?”
  他摇了摇头,却轻声问道:“可是你为什么不再继续陪我了呢?”
  没有回答,他只记得母亲把自己紧紧拥入怀中。滴落的泪珠如雨,濡湿了他的脸。轻柔的声音仿佛是从极高极冷的半空飘来的,是母亲对他最后的叮嘱:
  “我的孩子,你要不断的,不断的强大自己。强大到可以保护自己,保护自己所爱的人。你的一生,一定要比我幸福”
  第二天,他再去时已是人去殿空,只余得空气中一抹冷香,如诉如泣。
  天宫的史书上是这样记载的:“帝景泰年,罪妇雪氏冰蕊,卒。帝惜其子沅冰尚幼,复其位。帝辍朝三日。”
  这一切的一切,他自己都觉得迷离扑索,又如何说给我这个不谙世事的小师兄听?
  自母亲不在那日,他便弃了一切,专心修道。却不料在这昆仑山中,竟与我慢慢投缘。偏偏我又酷好那琴棋,于那茶酒诗花之道爱之心切。
  少年时光中那些最温馨的片刻,原以为都已遗忘的干干净净了。却不料复又在心田抽枝发芽,开出花来。
  闲暇时分,免不了多少也和我谈及一二。却对我的那些刨根问底儿,一概略过。
  我想起二师兄托人问来的那张纸条,一面感叹那天帝锦妃究竟是何等样玲珑心意,锦绣才情的女子,才有得小师弟这般人材,一面也体谅他幼年丧母,心下愈加怜惜。
  山中岁月,遇此良伴,夫复何求?
  日期:2017-11-12 18:58:40
  第五章
  山樱
  如此寒来暑去。
  一样是每天无聊的练气打坐。无休止的吸取天地精华,纳清吐浊,运行大小周天,全身经络,再导归丹田气海,修炼真元。却因为身边多了一人,令我觉得不再是像以往那般枯燥的让人难以坚持。

  偶有闲暇,我也爱在那松风云涛间,抚琴一曲。
  此琴为我阿娘陪嫁,是用那离大食国西南两千余里外的一蛮夷小国所产的一种奇木制成。此木名曰人木,只生于深山峡谷的峭壁上。枝干上不着一叶,只开有形如人首的奇花。人若相问,并不作答,唯笑而已,频笑辄落。世人以讹传讹,遂称解语花。花虽不解语,用此木制成瑶琴,却可与人灵犀相通,曲音间传情达意,最是难得。
  小师弟有时听我琴声淙淙,兴之所至,也会舞剑相和。他所持宝剑虽不是轩辕,却也是天君特赐,有如一泓秋水。舞动起来清光凝影,衬着小师弟的素衣白裳,直若回风流雪,暖玉生烟。再加上剑柄上坠着的两枚嫣红的剑穗,随他身形前后左右回旋飞舞,恰如两尾红鲤追逐着那风中清荷般的身姿,灵动缱绻。
  这般情形当真是美伦美奂难描难画。只是我和那小师弟当时都没有料到,却会因此而无心中闯下了一桩大祸。但此是后话,暂且按下不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