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珠奇谈之玄冰青焰》
第10节

作者: 时光的碎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听得小师弟没好气得说:“一只穷奇便吓得这样,却还托大。今日若不是我…………”说道此处却忽然住口。
  我被那小师弟道破心事,正自羞的垂首搭耳,却没瞧见他此刻,却不知为何,也是面红过耳。
  少顷,那小师弟也不再言语,只伸过一只手,一把把我夹在臂弯,身子已是腾在了半空。
  他四下里望了望,又看到那座狐耳峰。眼里浮出了一抹难得的温柔笑意:“想不到你这只笨狐狸,倒也这般有趣。此地甚佳。”我正有惺惺相惜的知己之感,却听他接口道:“不过,我已设下了仙障,你若不能修成金身,大约这岛是进不去了。”

  我明知他说得有理。经过今日之事,我已意识到这个岛太过偏荒,以前没出事全凭运气。若非金仙之身,再孤身来此的确不妥。我无言以对,却又不甘心就这么听凭他教训了去,于是使出了我惯用的手段,转移话题。也不顾形象,索性拿出杀猪般的哀嚎声:“哎呦,哎呦,好痛,好痛,这样吊着,好痛。”
  果然见效,小师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我觉得他身形微滞,打横却用双手把我抱在了怀中。
  日期:2017-11-08 15:55:07
  隔着薄薄的衣襟,他的体温让我觉得温暖舒适,听着他的心跳,那股往昔我熟悉的若有若无的淡淡清香,如今却近在咫尺,萦绕鼻尖,闻着没来由的让人安心。一颗被那穷奇唬得怦怦乱跳的心终是慢慢平静了下来。
  我好像在那清香中又嗅出了一丝极淡的血腥味,想起他肩上的伤,我刚想扭头去看看,却听他轻斥一声:“别动。”
  他飞得很高,似乎那银盘似的圆月一伸手就可以摘下来,揽在手中玩赏。

  夜已深,万籁俱寂。天地间仿佛只有我和他,静静在这如水的月光中穿行。
  夜风凉凉的拂过。
  我和小师弟相识虽久,但相处总是淡然。我从未想过有一天,竟会与他如此亲近,竟会在他中怀抱中,月下御风而行。
  而那夜月色之美,也是我平生所仅见。
  余生不再,只可怀念。
  远山近郭,烟花江树。连那凡人屋脊上的鸱尾蹲兽,椽前挂的檐铃铁马,都被深深浅浅的涂抹上了一层温柔的银色月光。
  琉璃世界,江山如画。
  而我与他,则是这画中仙。
  日期:2017-11-09 15:59:43
  从东海飞回昆仑,其实是一段不算近的距离,不过觉得似乎只有一眨眼的功夫。
  我借小师弟把我往床上一抛之力,重又幻回人身。
  今夜险些就葬身兽腹,如今重新躺在松软的床褥上,恍如隔世。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却是那些噩梦般的残片:穷奇的利爪,沾满馋涎的白森森的牙齿,还有,还有小师弟肩上血肉模糊的伤口。
  我记起方才半空中我嗅到的那一丝血腥味。
  小师弟已卸下了束发玉冠。时值盛夏,仅着了一件雪白轻薄的中衣,方欲安寝,却见我心急火燎的跳上他的床榻,不由分说欲扯开他的衣襟。
  “你在做什么?”他猝不及防,只来得及一手掩住衣襟,另一只手撑在床上,方稳住了身体,不致被我推到。
  “我要看看你肩上的伤,可伤得重吗?刚刚我还闻到流血了……。”我担心他伤势,这一连串话,说得是又快又急,说着又欲扯他衣襟。

  他眼里的怒火熄灭了,温言到:“我的伤口已经不碍事了,快去睡了。”
  日期:2017-11-09 16:04:42
  “不,我明明还闻到有血腥味,若不看看你伤处,我如何睡得安心。”我兀自坚持到,“快脱了衣服,让我瞧瞧,可伤的怎样?”
  “不脱。”
  “脱”
  “不脱”
  “脱”
  我迎面向他逼近一分,他只得向后仰躺一分避开。不过几个来回,他的手臂便只是勉强还支撑着,身子却是已要堪堪被我压到在床了。乌发也是凌乱的散堆在枕席间。
  我酒劲上涌,且是关心则乱,全没觉得自己这番行径,不像关心别人伤势,倒像是正在逼良为娼的恶棍小流氓。小师弟到底耐不住了,冷着脸,松了掩住衣襟的一只手,欲用力把我推开。

  我的倔劲倒被他的举动激了上来,索性用双手双脚将他身子牢牢的抱住就不撒手,像一个大蜘蛛,姿势可笑可是管用,小师弟想甩开我却再不是易事。
  这些时日相处下来,我早就吃透了小师弟的性子,外冷内热。他再做得凶恶些我也不怕。
  他怒极反笑:“救命之恩,就是你这般报答的吗?
  “是啊”,我把头顺势埋在他胸前,瓮声瓮气,却是理直气壮的回答到“不然我才懒得管你呢。”
  贴着他温热的身体,我觉得又安全又舒服,就这么耗着也不错。
  这般僵持着,我也不知道有多久。只是觉得时间每过得一分,这气氛便微妙得一分。空气都似乎慢慢胶结起来,叫人呼吸有些困难。
  黑暗中小师弟面对着醉猫儿一样无赖的我,终是无可奈何。他轻叹了一声,“你究竟喝了多少?”见我不答,他用低到只让我刚刚听清的声音说:“你若不起身,我却如何宽衣呢?”
  日期:2017-11-10 15:34:05
  第四章

  忆尘珠
  衣襟微微掀开,露出线条极美的锁骨。
  那一股清香更加馥郁。
  我忍不住小声说了一句:“好香。”
  “我母亲原是草木之体得道成仙的。”难为他耳力极好竟听见了。
  “难怪你生得这般花容月貌……。”黑暗中我也能感觉出他眼风似刀,狠狠的剜了我一下,慌忙改口“丰神俊朗,我,我是说丰神俊朗。”
  他不再理会我的贫嘴,轻轻褪去衣衫,赤坦出上身。
  嘴角微扬,似笑非笑。
  他半是询问,半是调侃的说道:“你可看仔细了?”
  原来冰肌玉骨并非专为形容女子。
  配的上这个词的男子更是美的动人心魄。

  宽阔饱满的胸肌,修长有力的腰肢,无一不展示着力与美的极致。
  他虽没有穿衣服,身上那股出尘之气却不减分毫,反而更添了种别样魅惑,教人不敢逼视。
  我却顾不得小师弟的调侃,老着脸仔细看了看他左肩,肌肤紧致,伤口处隐隐只一丝红线,若非细看,再瞧不出。
  的确是无大碍了。我轻轻松了口气。
  这个举动落在小师弟幽潭般的眼眸里,那幽潭却似荡起了一丝温柔的涟漪。

  日期:2017-11-10 15:36:55
  这是什么?我忽然看到他胸口处有东西隐约闪烁着荧光,却是粒珍珠大小的珠子悬浮在半空。我好奇的伸出手去,触手温润。
  不料一摸之下,那珠子中突然飞出了一串淡绿色的光点。
  在屋子里幽微的光线下,飞舞回旋,仿佛夏夜山中流萤。
  那些光点似乎在慢慢变大,中间隐约可以看到有山川景物,人影幢幢。我正待细看,突然所有光影倏然而没。
  许是领教了我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好奇心,不待我出声相询,小师弟清冷的声音便如梦呓在我耳边响起:“这不过是我用法术炼成的一个小玩意。可以储存记忆。有些不愿意忘记的事和人,想的紧了,可以拿出来看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