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珠奇谈之玄冰青焰》
第8节

作者: 时光的碎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行,今天晚上就算要舌粲莲花,我也要跟小师弟解释个清清楚楚。
  失节事小,饿死事大。
  日期:2017-11-07 15:17:31
  这一整天,我诸事无心,只盼着那日头快点落西。说来也怪,往日里游荡玩耍,未曾尽兴便已天黑。今日那太阳却象有人使细绳系住了一般,半日里动也不动。
  好容易盼到黄昏,倒变了天,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我站在屋门口,看了一会子暮色四合,云雾翻涌。
  那人,还是不见踪影。
  今天无论如何不能早睡。还是找点事情排遣下吧。
  我回屋点亮了油灯,坐在书桌旁,信手从案上拿了一卷书,正是平日里最不喜的《紫阆练气要诀》,赶忙换了一卷,却又是《寂心法门》。这书白日里看,都让人昏昏欲睡,何况现在空山雨夜,青灯孤焰,如何看的?
  想了想,我便起身去那床边搁的紫檀雕花小柜中,不论好歹,随意从那些在人间偷偷带回的志怪小说,评书话本中抽了一卷,回身坐定,就着那滴滴哒哒的雨声看了起来。
  日期:2017-11-07 15:21:02
  书中所记载的故事,也不知是那朝那代,姓甚名谁。只说一个年轻书生,上京赶考,夜宿荒山古刹,却偶遇得山中一狐女,正欲采补练丹。
  本来不过是一段儿露水姻缘,数宿缱绻后若两下里都丢开手,却正好做那醉后茶余,几段佐兴谈资;夜深衾暖,一番缠绵春梦。
  那书生自可再用那锦绣文章换一个富贵前程,封妻荫子;那狐女也可早日丹成功满,成仙得道。
  偏偏那书生动了真情,虽明知那狐女身为异类,却舍命相随。日渐羸弱,终至不起。狐女为真情所惑,竟也舍了那金丹救了书生性命,自己却化了草狐被猎人利箭穿心而死。书生本可继续上京应试,却痴恋狐女,踟蹰徘徊,苦候不至。一腔刻骨相思终做了索命无常。
  那书生临死前犹痴心未灭,央人刻碑撰文,以告狐女。句句泣血,字字锥心,然而满腹柔情,缠绵心事只徒留在得这荒烟蔓草间的断碑残篇。何人肯读?

  评曰:若非情动,焉得如此?
  读罢我正欲细思,却听得轻轻“嗤呐”一声。举目注视,却原是一只小小飞蛾,贪爱那烛焰,青烟一撩,顿时灰飞烟灭。
  不觉丢开了去。只把书一卷,往案头一塞了事。
  日期:2017-11-07 15:22:08
  看看那灯里的油倒熬去大半了。小师弟怎么还不回来?也罢,不如再写几个字消遣着驱赶睡意吧。
  我拖了一张朱丝格纸过来,随手写了几个字,心念闪动,却将自己心中垂涎之物,拣那省力省心之物,只管记了下来。一会儿功夫,写了满满一纸。昨儿我若过过脑子,说得是这里面的任何东西,也不致于现在灯下枯坐了。我呆呆得又看了一会儿,倦意上袭,那神思便渐渐不甚明白了。

  待到重新睁开眼来,却发现自己正好好得睡在床上,一床暗青色的絮棉夹被盖得严严实实。难道我在灯下读书写字之事,竟是南柯一梦? 这梦境也未免太过真实了。我在被窝中欠了欠懒腰,正待起身,一眼瞥见枕边搁有一纸。上面只有两字:何事?字如其人,骨清筋遒。
  我跳将起来,也顾不得穿鞋,光脚冲到书桌边一看。铁画银钩的一纸烟云,几处字迹还被口水洇得几不可辨,可不正是自己昨晚上写的那张食单。
  日期:2017-11-07 15:24:19
  便觉得丹田处一股血气上窜,那面皮乃至周身毛孔里都由内到外透着燥热。我红着脸把那纸一把团了,往废字篓中一丢,咬牙安慰自己道,他既留书相询,未必就留意到了。我冷静下来,想了想。又取了一张纸来,端端正正写了六个大字:无他,只欲面谢。也学了小师弟的样子,把纸条却往他枕边一放。
  待我收拾妥当,去厨房时却稍有忐忑之意。若小师弟今日不做我的饭食,也只得认了。
  未料仍是三个碗碟,仔细一瞧,俱都是我那单子上所列之物。吃了几口,却是破天荒的食不知味,两颊复又觉得火辣滚烫。唉,也不知那小师弟放了何种辛辣香料。
  自此之后,竟觉亲厚了不少。
  虽然彼此间依旧是不常碰面。
  日期:2017-11-07 21:53:55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

  我慢慢习惯也喜欢上了和小师弟这样的相处模式。我的清修生活似乎又换了个模式渐渐固定了下来。小师弟还是一如既往的夙兴夜寐,修为一日千里的神速提高。我呢,还是时不时因为小师弟,吃点挂落。不过,一来,是摸准了小师弟性子,每每这时,趁机额外提点非份之想,总不落空,当然也再不会让他一夜之间,千里往返奔波。二来,现在吃小师弟挂落的,可不止我一个人,谁叫他如此优秀呢?想想可怜的五师兄,八师兄,还有六师兄,他们和我有“难”同当,可是,“口福”却是我独享,我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不过是悠游岁月中,徜徉天地间罢了。
  日期:2017-11-07 21:54:44
  一日,我正在和儿时好友,那东海龙宫的三太子在水晶宫喝酒叙旧。酒至半酣,却突然殿摇房晃,珊瑚桌上的琉璃盏,砗磲碗也摔了不少在地上。就有巡海夜叉飞奔来报,那东海极荒之地,刚刚龙脉异动,地火奔涌,于那万顷碧波的深海中央,竟新生出了一座方圆十里见方的小岛,故而震动龙宫,却无大碍。
  我灵机一动,却向三太子把那荒岛讨了来。此天地间新添的方寸之土,机缘巧合,正好凭我一己喜好,布置安排,造一座只属于自己的避世孤岛,世外仙境,,岂不美哉?

  我青丘本精灵之国,主掌这宇宙洪荒中音乐,绘画,建筑,舞蹈等等一切与美相关联的事物,又兼持天下药典;识尽那奇花异草,珍禽异兽。六合之内,八荒之中,一应奇景炫物,我自忖无不烂熟于胸。我虽于那神仙们都孜孜追求的修真问道不甚热衷,对旁人都不屑的这些风花雪月之道,到颇为自负。
  胸中沟壑,正好借这海外寸屿一展为快。
  日期:2017-11-08 02:53:26
  此后一有闲暇,我便来此岛上,趁地火未熄尽,改造尚易,或磊石为峰,或跌水成瀑,或劈山分岭,或聚泉汇潭,何处群山叠嶂,何处翠屏绿茵,何处观星升日落?何处迎碧海长风?于那春日秋夜,冬雪夏雨,何处赏月,何处听歌?
  一一慢慢铺陈开去。
  待轮廓初定,已是几百年光阴过去。我把那岛上最高一处山峰捏成了两只狐耳形状,倒也惟妙惟肖。从此睥睨群峰,替我守护这一方净土乐园吧。
  日久藏风养气,积土蓄地。又过的几百年,渐渐的林木葱郁,鸟兽成群,有了一点子气候。我跑的越发勤快了,偷偷的将那青丘我喜欢的奇花异草也移了不少过来。
  那日我姑舅大寿,我特意在师父处告了假。喝了一个酒酣兴尽。驾云返回昆仑时,正好途径东海。只见海天一色,湛蓝的碧空中,银盘似的一轮满月,照得那四下里澄澈空明,纤尘不染。突然记挂起前儿不久,看那岛上我手值的一株幽兰已含苞待放。如今月下扶醉访名花,岂非与那月下寻美人一般,亦风雅事也。主意打定,便调转了云头,却往那岛上飞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