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珠奇谈之玄冰青焰》
第7节

作者: 时光的碎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心下一动,想起以前在青丘时,阿娘常常戏谑我:“我家小八这容貌怕是天上人间也再寻不出第二个了。可惜怎么就托身成了个男子,如若不然,怕要把你那七个姐姐们都要比下去。”
  我满心得意的盘算着,等我们都修得了那大罗金仙之身,我定要邀小师弟去青丘一游,羞羞我那见识短浅又好王婆自夸的阿娘。
  正盘算着,却听得一声熟悉的咳嗽声。却是师傅通玄真人到了。
  我赶紧收敛心神,整肃衣冠,和众师兄们分列左右两行,躬身一起行礼如仪“弟子叩拜师傅仙安。”声音清朗,穿堂越殿,响彻云霄。师傅不觉含笑抚须,微微颔首。又见我们师兄弟十人,今日都一般装束,更显得人人玉树临风,俱不凡之资;个个丰神俊朗,有上仙之仪。那面上不免露出了欣慰之色。
  我见了,不觉松了一口气。看来今日师傅心情不错,可以轻松过关。
  日期:2017-11-06 02:13:01
  果然,师傅考问功课,轮到我时,虽皱了皱眉心,终是没有深究。这么着,就轻轻过关了。我不禁心花怒放。可惜高兴的早了点,我忘了今年多了一个小师弟。
  等师傅知道小师弟已经修完了玄门心法的总章后,连连称好。眼风却向我一扫,我心道不妙。当初我可是花了三千年的功夫,才勉强通过。看来不只是我还记得此事。

  “小九,”师傅又习惯性得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你可记得,你当年……。”
  我赶忙横跨了一步,出列跪在地上,老老实实得回答道“弟子记得。”
  师傅的话匣子一旦打开,关上可不太容易。我暗暗叫苦,故意显了原形,装出一副虔心聆听教诲的样子。却偷偷把两个狐耳耷拉下来,遮得严严实实。耳不听,心不烦。
  往常我若使出这一招,往往就把师傅逗乐了,一笑便罢。今时却不同往日。师傅拂尘一拂,把我又变回了人身。“就会投机取巧。你如今也是做师兄的人了…………”

  冰冷的石砖地,跪的我膝盖生疼。
  师傅又足足训了我一个时辰,才拂袖而去。
  我脚酸腿麻,呲牙咧嘴的半坐在地上,一时竟起不了身。
  那沅冰却似没有看见,同众师兄们微一稽首,便自顾自施施然走了,姿态倒甚是潇洒,还似来时一样,清雅俊秀的一个翩翩少年郎。

  倒是七师兄看不过眼,赶忙扶了狼狈不堪的我起身,朝小师弟尚未远去的背影看了一眼,轻声道“你到底还是仔细些用点功罢。如今有了这位惊才绝艳的小师弟,你的好日子怕是到头了。”
  虽然当着众人的面,无端吃了这么一个挂落。幸而我素来性子惫赖,比这没脸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过。所以也不放在心上。略走了几步活络了下血脉,依旧潇潇洒洒辞别了众师兄。找了个地方混到了月上树梢头,这才懒懒的赶回家睡觉去。
  日期:2017-11-06 15:22:38
  我连灯也懒得点燃。“咚,咚”两声踢掉了登云靴,不管不顾,直身往床上一扑。正待美美的睡去,恍惚中竟似听见黑暗中有个声音在问“明儿早上可有什么想吃的?”
  我叹了一口气,翻了个身。把两只手交叉着支在脑后,翘了一个二郎腿,边晃悠边喃喃自语到“唉,我竟有了这种幻觉,说不得明天该去人间打个牙祭了。”
  黑暗里那声音又道“明儿早上可有什么想吃的?”这一次,可是听得明明白白。
  我霍得从床上坐了起来。月光如水,柔和的撒了一地。对面床上一个黑影似正在盘腿打坐。身形俊俏端庄,不是我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小师弟,又能是谁?

  我也来不及思索,脱口而出:“云丝糕,碧梗粥。”
  小师弟也不搭话,黑暗中见他只顿了顿首。竟从容起身,径直走到门口,轻轻启了门,再从外面回身又掩上了。
  留我一人在屋里。
  若非空气里依稀恍惚还萦绕着一缕衣香,竟如一梦。
  我听任身子又重新落回软软的床褥上。
  突然想起方才小师弟好似还未脱掉束发玉冠。
  莫非竟是特意在等我回来?
  心中微微一动。
  日期:2017-11-07 03:33:35

  第二天,我刚一睁眼,突然想起昨晚之事,忙忙起身。
  赶到厨房一瞧。石桌上端端的放着3个碗碟。一碟子雪白的云丝糕,一碗清香扑鼻的碧梗粥,兀自热气腾腾,旁边竟还格外又配了一个金黄喷香的煎蛋。颜色搭配如画,一看就引人馋涎,食指大动。
  我也不客气,一口气坐下来。也不拿筷子,却张开五爪金龙,取了一块云丝糕,囫囵就丢在了口里。
  这云丝糕是我游历人间时,偶然间尝到过的美味。当时因为喜欢还特意细细问了做法。
  主要原料倒甚平常,不过是上好的糯米粉,再加上熬好的海棠蜜膏。做法却很是繁琐麻烦。先要把那糯米粉放在锅里小火慢铲炒至断生。火候最是要紧,早了入口生涩,晚了却影响成品颜色。只这一条,就要那积年的老师傅才办得来。

  然后再用那蜜膏沾了米粉反复揉搓拉伸,所用力道要不急不缓,绵绵不绝,直将那琥珀色的糖膏慢慢制成了白云般的丝絮状才算初初完工,最后再要细细撒上一层雪白的糖霜才好。若要口感更好些,就要撒上火晶柿柿干上的那一层白霜。
  上好的云丝糕,观之似云,雪白绵软;入口清甜,酥脆化渣。
  日期:2017-11-07 03:34:11
  小师弟的这云丝糕,外观已是上品。待我入口一试,口感也属上上佳品。特别回口独有的果香,用的还真是隔年的火晶柿柿干上的糖霜。
  当下再无迟疑,三下五除二,我吃了一个风卷残云,一扫而光。碧梗粥的清香配上香喷喷的煎蛋。最后再搭上酥脆清甜的雪白云丝糕。这顿早餐,色香味都是完美。太好吃了。要能天天这样,神仙我都不修了。想不到我青丘的碧梗粥配上人间小菜,这般美味。
  青丘?碧梗粥?突然,我意识到一个问题。一个大问题。
  这碧梗粥在青丘虽是平常,熬粥的碧梗米却只产在青丘。此地离青丘何止千里。再加上那只出产在西京临潼关的火晶柿。现在,我的脑海里反复出现的片断就是那扇被小师弟昨晚上掩上的门。
  当时我还有点儿纳闷,他怎么不睡觉,大晚上的往外跑。

  为了这两样东西,估计他昨儿晚上是没觉睡了。
  我指天发誓,我真不是故意提出这么刁钻古怪的要求的。我只想换换口味,不用再吃那白粥而已。
  我只是随口说说的。谁知道他还就当真了。
  他怎么会知道那云丝糕,还会做?
  还有那碧梗粥,人家只是想家了嘛,顺口提了样家乡菜,不一定非要吃啊。

  我脑子里突然变得乱糟糟的,如果小师弟误会我是故意刁难他,那估计再不会有点菜这等美事了吧?
  谁教你第一次就点了这么两个要人通宵达旦,千里奔波的“小菜”的?
  万一,万一小师弟恼了,以后连那白粥都没了。我岂不是又要过回那“两鬓烟尘十指黑”的煮饭人生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