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珠奇谈之玄冰青焰》
第3节

作者: 时光的碎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鳌背上驮着的一座白纱凉亭却甚是精致轻巧。水晶榻上斜倚着一个身材曼妙的妙龄女子,红衣银发。手执着一把银丝鲛纱扇,兀自在颌边轻轻扇动。姿态优雅从容,有种说不出的迷人气质。虽双目微闭,却更显得在银鲛扇下忽遮忽现的精致面容如一颗含在老蚌内的明珠,乍隐乍现,叫人恋恋的看个不够。
  日期:2017-10-29 19:46:04
  那鳌龟缓缓越众向前,直走到那清渊河畔才停了下来。却听天军阵中一名老者厉声惨呼道:“瑶姬,瑶姬,是你吗?你怎会……。瑶姬”。
  说话的正是东岳主君。他小女儿瑶姬万余年前在乱军中失散,从此了无音讯。不料今日却在敌军阵中一眼瞥见了酷似自己女儿的面容,怎不叫人衷心如焚?

  那红衣女子闻言轻轻一笑,声如银铃。她缓缓睁开了一双妙目,眼波及处,竟教人浑然忘了她是那魔界新君,只觉得骨酥心迷。耳闻得数记 叮当之声,却原来是几个道行浅微的下界小仙,手中兵器失神脱手。
  那魔君对此似已司空见惯,浑没放在心上。眼波流转间,且瞧着那白衣神君道: “原来这个女娃娃名唤瑶姬。到是个好名字,配得上这标致模样儿。”声音清丽娇美,言下之意却叫人寒毛直竖。那东岳主君闻言面红如血,手指着那魔君连连点动,须发愤张,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日期:2017-10-29 19:47:26
  那魔君笑意盈盈,接着缓缓到:“我不过是那日路过赤水之东的苍梧野,见这个被那藤妖吸成了人干的女娃娃模样儿到不坏。野地里风吹日晒,糟蹋了怪可惜了的,顺手捡回来,做了个人皮面具玩玩。”说罢用手指爱怜的轻轻摸了摸脸,对那神君注目到“我的手艺到还不算坏吧?这模样儿可瞧得过去?”
  东岳主君咋闻爱女凶讯,双目一翻,立时昏厥了过去。不提众人忙救治不迭,单说这魔君竟对此惨象视若无睹,鲛扇轻摇,只对那神君道:“一万余年了,神君以一己之力阻我大军于那无忧天,本君实在佩服的紧。只是那时本君的修罗赤炎功只修得七成。如今神功已成,今日清渊河畔,你我二人必有一番恶斗。如今既有这桩公案,本君到不妨提议,倘若神君能除下面具,让本君一睹真容。那本君也就将这人皮还了那东岳主君可好?”

  那神君也不搭话,略一沉思,便缓缓伸手摘下了那夔龙面具。红衣女子一见之下,不由得颔首赞道:“果然好个俏郎君。本君闻听这天界的轩辕神君姿容秀丽,乃是这天上人间第一美男子,无论仙凡的女子见之无不倾心。神君不胜其扰,才终日戴着这其状甚丑的夔龙面具。今日一见,方知传言不虚。”

  那神君依旧不言不语,一双乌珠静静的瞧着那女子,有若澄水。那魔君被瞧得心里突地升起了一股异样之感,似乎曾几何时,也有人这般深深得注视过自己。心神微乱,当下也不再逞口舌之快。伸手慢慢揭去了面上覆着的那张人皮。
  众人只觉眼前一亮。先前那女子容貌美则美矣,却也与其他美女在伯仲之间。如今眼前这张面孔,却美得教人第一眼瞧见,呼吸都为之一滞,目光所及,竟再舍不得移开分毫。且这魔君虽是嗜血凶残的阿修罗王,气质却清幽淡雅,浑不带一丝邪气。周身上下更是流动着一层隐隐如美玉明珠所蕴含的温润荧光,清丽如皎月,不染纤尘。
  日期:2017-10-30 02:43:08
  先前不过数声的兵器落地之声,如今竟不绝于耳。原本静肃沉稳的天军阵队一阵骚动,连天帝储君都不觉失神,口中喃喃道:“她怎会是那修罗恶魔,别是,别是弄错了吧?”

  幸而有如三清尊者,灵虚上人,南衡星君等几个老成持重,修为道法高强之辈在天君帮助下,敛定心神,迅速控制了局面,方不致军心涣散,自乱了阵脚。众人回过神来,都不免一阵惭愧后怕。几位德高望重的尊者对视了一眼,皆面色凝重,心中惊骇。他们知道这阿修罗王如今魔性全无,皆因已修成了魔界至高心法,超凡入圣,反而敛去了嗜血凶性,隐约有了天界至尊神君才有的清贵之光。此女越是法相庄重,毫无凶态,越发叫人摸不清其底细。

  那魔君见自己露出真容,竟能有如此声势,心下不免也略有得色,面上带出来一丝浅笑,更显得风华绝代,娇媚无匹;只一眼撇见那当先的轩辕神君却依旧和先前的神情一般无二,一张俊脸疏离而冷漠,那笑意便僵在了唇边。
  她缓缓从榻上坐正了身子,也没见她如何动作,就从身后铺天盖日的魔众中摄了一人径至榻前。却是个普通的凡人小孩,约莫10岁左右,衣裳褴褛,面黄肌瘦,陡然间被那魔君从人群中抓到近前,吓得身子如筛糠一般,抖个不停,一张小脸上也分不清是眼泪鼻涕,混着尘土,乌眉灶眼,模样一塌糊涂。
  那魔君也不禁皱了皱眉,轻轻挥了下鲛扇,施了个法术,给那孩子换了身仆僮摸样的装束,束了个发髻,脸也擦拭干净了,倒也是一副还算周正的清秀摸样。那魔君上下打量了下,方才满意,这便又挥了挥扇子,那孩子双手之中便倏得多了一个红漆的托盘,上面放着那张人皮面具。
  日期:2017-10-30 02:44:42
  那孩子显然吓的不轻,两个手举着那个托盘止不住的晃悠,面上一丝血色也无,虽勉力强忍,却止不住上下两排牙齿不住的磕碰。那魔君也不介意,鲛扇轻摇,笑吟吟的示意那孩子过来,俯身却在他耳旁低语了几句,见那孩子把头点得似捣蒜一般,方满意一笑,手中扇子微晃,一道银光却将那孩子托到了清渊天河边上。
  “你且好生把东西送过去,我就把你和你爹娘留到最后一个吃。”那魔君看着那个小小的背影,又高声叮嘱了一句,显见是想让对岸天军众人也都听见。
  众人听她话意恶毒,又见她想让一个羸弱的凡人小孩越过清渊天河送回面具,皆是吃了一惊。只因这清渊天河乃是这最后一层天界的护天神河,河面虽不甚宽广,水流也似不甚湍急,却深不可测,且水中另有玄机,芦花不扬鹅毛沉底。莫说是个普通的人类小孩,就是普通下界的散仙凭自己的法术都无法渡河,需得有专门的接引仙人施法搭桥才能得以通过。原本也是天军众将士觉得足可依靠的一道天然屏障。如今这魔君逼迫这孩子这样渡河,岂不是逼他白白送死?

  日期:2017-10-30 02:45:36
  那守河的小仙最先按耐不住,他排开众人,径直向天君走去,一稽首,正待说话。天君也神情凝重,用手势示意他噤声,开口道:“先静观其变,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出手,以防有诈。”那小仙点头称是,便留在天君近侧,随时待命。
  话说那孩子捧着那人皮托盘,颤颤巍巍的站在那天河边上。见那河水绀碧,一眼看不透底,河心白浪间又隐约似有巨鳞龟介之物出没,不免心生惧意; 一时又想起那魔君的话语,忧心自己的爹娘。迟疑再三,终是将心一横,依那魔头所言,闭了双眼,不管不顾,向那清渊天河中一脚踏了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