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天生命薄,姥姥年年为我烧替身,拜堂口,收兵马》
第23节

作者: 小叙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家这孩子打小身体就不好,内向,以后咱们都熟悉就好了,正好,等上秋了,我也给孩子送村里重念一年级,到时候跟您家小孙女儿上下学的也能做个伴儿!”
  寒暄了一阵,太姥留在那儿跟着刘莉聊天,姥姥则扯着我的手回家,一进门二话没说先把糖给我没收了,“没规矩,以后在外面姥姥不让你要的东西你不能要知道吗!“
  我满眼不甘的揉着头,“可你拽的我头皮疼,我吃点糖就不知道疼了。”

  姥姥噗嗤一声笑了,“就你精,还吃糖就忍住了,那小嘴还挺会的呢,行,看在你帮忙的份儿上我给你一颗,就吃一颗,多了好长虫牙了。”
  我美滋滋的接过糖扒开塞进嘴里,“姥,我帮你什么了啊。”
  姥姥转身走到厨房摘菜,“就是帮姥姥送走那个东西了啊,你的头发气壮,姥姥用一点就打的那个东西怕了,所以他就很痛快的走了。”
  我听不太懂,嘴里咕噜着那颗糖蹲到灶前鼓捣火,“姥,那个坐大车过来的女孩长得像个馒头…”
  姥姥摘菜的动作一顿,随即叹了一口气,“那孩子身体是不行,浮肿体虚,我瞅着面相福薄眼浅,长大了容易被骗啊…行了,四宝,别鼓捣火了,进屋姥给你换身新衣服,今晚咱家要定大事儿了。”
  日期:2018-06-11 15:38:45
  我被姥姥又拉进里屋,换了一件粉色的小外套跟黑色的格子裤,穿好后姥姥一边给我系着扣子嘴里一边念叨着,“四宝,姥告诉你啊,晚上那明月跟小六要过来吃饭,你得会叫人,可不能再叫小六兔子了,不然姥姥好生气了,知道吗。”
  “四儿,姥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

  我没搭理姥姥,穿着新衣服满屋子跑,跑到姥爷那屋胳膊一张,脚下跳着就唱起来了,“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在这里…”
  姥爷坐在炕上看着我笑个不停,姥姥则一脸无奈的摇头继续去厨房忙活了。
  天快黑时太姥回来了,帮着姥姥端菜的功夫嘴里还念叨个不停,“那李建国是个木匠,听说本来条件还行,可惜他们家那个姑娘打小身体不好,吃了很多药,病看好了,家里也拉下饥荒了,最后没办法,就把镇上的房子卖了买了老崔这个房子了,唉,那小姑娘你看着没,是不是感觉有点胖的不太正常,听说就是吃了带激素的药才那样的,你说说,这现在的…”
  “行了。”
  姥姥没什么耐心的打断她,“你就乐意瞎打听事儿。”
  “啧,这当邻居不得摸摸底儿啊,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要不是本分人可咋整。”
  姥姥笑了,“不是本分人你也得受着,选邻居那就跟撞大运是一样的,真碰到那心眼子不正的你也没招,再说,这心眼子正不正是你去唠一下午磕就能看出来的?”

  太姥撇嘴,“你就能跟我抬杠,一天的我说啥你都有话在那等…”
  “妈,姨姥,红姨和明月过来了!”
  姥姥跟太姥正呛呛呢,二舅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我趴窗户一看,那个花婆子一脸喜气的拉着那明月的手正往我家院子里进,“薛大姐,人我给你领来啦!”
  那明月的头垂的低低的,紧扯着花婆子的手羞涩的就跟自己不认道似得,我有点纳闷儿,以前我二舅在家她哪天都得扯绺子来好几趟,我家耗子几只她都得门清,现在还不好意思个啥!
  兔子倒是闷闷的,跟进大门时还溜着一侧的墙边走,怯怯的模样,好似生怕我家金刚咬他。

  日期:2018-06-11 15:58:45
  瞅了一阵我就继续看电视了,那明月进屋跟姥爷打招呼我也没看她,当然,她也没搭理我,直到天黑透了,姥姥叫我去吃饭,我磨蹭着走到饭桌边,“二舅,我要坐你旁边。”
  二舅点头,“妈,把凳子拿过来,让四宝坐这儿。”
  “你跟明月坐在一起!”

  姥姥张嘴,起身给我拽过去,“今儿你座我旁边!明月啊,四宝让我们惯坏了,以后你进门多担待啊。”
  那明月看着姥姥似乎有些紧张,“薛大姨,这话应该我说,我知道葆四是您家的眼珠子,虽然她是二哥的外甥女儿,但二哥疼她就跟疼亲姑娘似得,我这人脾气直,以前也骂过葆四,您多担待,我不是有心的,就是葆四这孩子的确是太淘了。”
  说着,那明月缓了一口气儿,端着手里的酒杯忽的就干了,这举动给太姥吓够呛,“明月,别喝这么急,你…“
  姥姥当即给了太姥一个眼神,示意她别说话,等那明月开口。

  那明月干了一盅白酒后擦了擦自己的嘴角,眼珠子微微的泛红,“姨姥,大姨,二哥,红姨,今儿我就把话说明白吧,我命苦,之前找的男人不行,看我儿子有病就跟我离婚了,我谢谢你们薛家看的起我,不光不嫌弃我家六子还找红姐去给我说亲,这恩情我这辈子都不能忘。
  我想跟二哥在一起,可我也知道,我只要是进门了,对葆四,我不光是舅妈,我还得把她当亲闺女,我今天就希望你们能明白,这后舅妈后妈都不好当,但我能跟你们保证,我咋对小六就咋对葆四,我要是偏一点心眼子…那我就,天打五雷轰!”
  “哎呦,话重了,重了。”
  日期:2018-06-11 16:18:45
  太姥赶忙张口,“明月啊,俺家四宝的确是作,可你放心,我这老家伙身体还行,四宝我看着,你们小两口就过好日子就行了。”
  二舅听着那明月的话也有些动容,伸手摸了摸兔子的头,“六儿,以后我就是你爸爸,你放心,我肯定会对你好的。”
  兔子低着头坐在那里,整张脸从进我家院子开始就那一个表情,委屈,害怕,好像我二舅真能揍他似得。
  “好了!好了,这是好事儿!来!大家喝酒!若文还用说吗,肯定会对小六好的,就跟自己亲儿子一样!”
  花婆子活跃着气氛,姥姥也在一边点头,结果这酒杯刚端起来,院子外就传来吵嚷的声音,“明月!那明月!那明月是不是在里面!”
  姥姥怔了一下,“明月,谁找你啊,要上你小卖店买东西啊。”

  那明月也不解的起身,“不能啊,我让隋大姐给我看着店呢…”
  “那明月!你在没!你家出大事儿啦!喂老娃子的索伦杆子倒了!”
  “啥?!”
  那明月一个趔趄,要不是二舅眼疾手快扶着她就摔地上了,“啥倒了?”
  外面人还在那扯着嗓子叫唤,“快点啊!那老娃子都要把你家屋顶给占满了!我的妈老吓人啦!你再不回去看看那老娃子都要吃人啦!”
  那明月整个人都软了,脸色煞白的躺在二舅的怀里哆嗦着,“杆子,杆子怎么会倒,那是我爷爷立的,倒了,倒了祖宗要发难的啊…”
  姥姥急着站起来,“赶紧回去看看啊,看看是咋倒的!若文,你快给明月背回去啊!快!”。
  日期:2018-06-11 16:38:45

  我一直没吱声,看着二舅背起六神无主的那明月就要往院子外赶,结果那明月全身瘫软,二舅没走两步她就仰壳往后栽,姥姥还得在后面扶着,生推着那明月怕她掉下来,“明月!明月没事儿!杆子倒了咱再立!”
  那明月的脸白的像墙纸一样,嘴唇木讷的动着,“要大祸临头了,我爷说,这索伦杆子一倒我们就要大祸临头了…”
  “没事儿!年月变了!你们的规矩也要变了,不就是一根用来喂乌鸦喜鹊的木头杆子吗,就是年头长了,木头烂了!没事儿的,别想太多!若文!快走啊!”
  姥姥花婆子他们是急三火四的往那明月的小卖店跑,兔子跟在后面,跑到我家大门外时还特意回过头看了我一眼,我笑嘻嘻的站在门口朝着兔子摆手,“宝很快就找到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